分卷阅读114(1/2)

加入书签

  等到林修然和林飞墨都醒来之后,殷承宇特意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昨夜睡眠如何,听见他们二人都说一夜正常的时候,殷承宇便可以确定他是被人盯上了。

  只是这种话毕竟还是不好直接宣之于口,林修然还以为殷承宇昨夜没有睡好,连声追问,殷承宇索性便干脆顺着他的话接道:“昨夜孤身一人枕寒衾冷,自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啊。”

  林修然只当他是找借口耍流氓,笑骂了他几句便也不再追问此事,三人一同步行出城,林修然又取出那竹叶舟,仍是如之前那般开始赶路。

  行至次日清晨,他们在云端便已经能看见西河高大巍峨的城门和直入云霄的箭塔了,竹叶舟刚刚靠近,便有一声鸣笛划破长空,正心急回家的林修然毫无防备,差点没能操纵竹叶舟躲开,还是林飞墨眼疾手快扶住了他,殷承宇又替他操控好飞舟,徐徐落下了地面。

  ……这种装比不成秒打脸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甫一落地,便立刻就有守城的护卫围了上来,各个披坚执锐,杀气腾腾:“何人胆敢擅闯西河?”

  林修然一脸茫然,他这才不过一年没有回去,前几日才刚刚和他爹联络过,难不成这么快西河就变了天不成?

  还是林飞墨波澜不惊地上前了一步,取出块令牌来:“少主归家,还不前来拜见?”

  为首的那护卫验过令牌,这才满是尴尬地行礼赔罪,真要算起来,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林修然已经一年多没有回来,此番虽说林修然提前与他爹联系过,但具体的日子却是没有提前定下来的,加上林修然此番乘坐的飞舟并非林家之物,而是找秦子诺借的,这般一路嚣张地直往里冲,也难怪被守门的护卫给拦下了。

  既是误会,林修然自然不会因此不悦,殷承宇虽说皱了皱眉,但毕竟不好越过林修然去对林家的护卫指手画脚,因此也没再说些什么,倒是林飞墨冷声训斥了他们几句。

  虽说这比喻不大合适,但看在殷承宇眼中,林飞墨这就是趋炎附势的狗腿子嘴脸了。

  因为这个乌龙的缘故,城门护卫连忙护送着他们一行入了城,又令派了人去林家传信,生怕自己惹了少主不快,受什么责罚。等到他们一行走到林家门口的时候,便已经看见有人守在那里等候着了。

  仍是上次接林修然回去的周伯,一年未见,周伯显得有些垂垂老矣,他资质算不上好,虽说已经是元婴修为,但若要突破却十分艰难。

  “公子怎么未曾提前招呼一声?”周伯颤颤巍巍地迎了过来,见了林飞墨和殷承宇,又上来见礼,“小公子,殷公子。”

  林飞墨将要记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