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1/2)

加入书签

  殷承宇见屋外脚步声想起,仓皇逃了出去,林修然晚了一步,没能将他拦下。

  “少主,您没事吧?”几个护卫破门而入,紧张地涌了过来,见窗户开着,屋内又有打斗过的痕迹,当即脸色大变。

  林修然平日里一向待护卫们十分亲厚,但眼下也不由得有些恼怒了,质问道:“楼下巡夜的护卫是谁?”

  其中两个瑟缩了一下,跪地请罪道:“是属下。”

  “现在才来?”林修然压下心中怒火,尽量平静地道。

  “少主息怒!”护卫长带着另外几个护卫也齐刷刷跪下了,“并非属下懈怠,只是方才正好交班,二长老打坐时发觉西厢房有人闯入的迹象,属下等便被召去了那边,没想到贼人不止一个。”

  没过多久,林茂繁也带着另一队护卫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修然,怎么回事?”林茂繁紧张地将林修然从头到脚都打量了一番,见他没什么大碍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

  “并无大碍,叔父可有发现?”

  林茂繁摇了摇头,抬起脚就将跪在地上的护卫踹了一脚,骂道:“林家与你等提供庇佑,便是让你们混吃等死的么!混进来人都不知道?”

  众护卫都一声不吭地任他数落,还是林修然率先平复下来了心情,劝了几句,让众人先彻查一番,自己则修补了屋内被破坏的法阵,重新上榻休息。

  护卫搜寻了许久都没有什么发现,客栈又渐渐归于平静,林修然在床上打坐了半夜,好在已经筑基,睡眠已经并非必须,干脆便仔细梳理了一下夜里的遭遇。

  殷承宇已经拜入鸣鹤山,出现在鸣鹤山脚下倒也不奇怪,但为什么他会如此精准地摸到自己房间呢?护卫们在西厢房发现闯入者,但是殷承宇却立刻出现在最东侧的房间,除非是神识强大到能绕过林茂繁和所有护卫进行搜寻,否则即便是一间间房地搜,也不会这么笃定地就找到他的位置。如果另一个闯入者是殷承宇的同谋,那引开护卫倒还情有可原,但殷承宇这般费尽心机,却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显然解释不通。

  林修然苦苦思索了大半夜,却不知道殷承宇那边其实也没睡好。

  林家派人来护送林修然上山拜师并不是什么秘密,山下小镇的客栈也不多,殷承宇很容易地就知道了林修然下榻的地点,他虽然现在不过筑基修为,但好歹也是当过一次魔尊的,避开守卫倒是易如反掌,他刚摸进客栈,就听见护卫低声交谈说西厢房那边有人入侵,正好给他留下了好大一个空档,正准备摸去林修然的房间,就意外看见了上辈子害他变成五灵根的那个魔修。

  那魔修其实也不过筑基后期的修为,没什么别的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