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70(1/2)

加入书签

  林修然眼力极佳,隔着很远便看清对面看台上原本正与秦子诺叙话的云琅神色逐渐严肃了起来,略蹙着眉关注着台下的动向。论起剑术和洞察力来说,林修然自认相差云琅远矣,既然云琅都显露出了这般神色,想来陈琰也确实不错,至少对于现在的云琳来说,算得上是一方劲敌。

  “飞墨可在?”林修然偏过头,对着身后的侍从询问道。

  “二公子之前曾言要晚些上台,想必现在正在台下观战呢。”

  林修然微微颔首,转身又吩咐了几句:“其他人呢?让他们莫要偷懒,今日未曾上台比试的,都过来仔细观摩揣测一番。此二人皆人中龙凤,对战精彩实在难得,让他们都学着点。”

  那侍从连忙领命而去,台上两人已经走了三百多招,仍是势均力敌,未有半点颓势。

  作品正文卷 第102章

  第102章

  云琳上有掌门师父,前有年少成名的师姐,万事不用操心,自己又天资聪颖,行事更是一向随心所欲,此番来参加清谈会,也是兴致勃勃,眼下与陈琰已经过了数百招都难分伯仲,反倒更激起了兴致。

  可陈琰与他不同。

  陈琰幼时受父亲疼宠,身为郡守之子,自然也是千娇万宠着长大的,原本父亲见他聪明好学过目不忘,是打算延请名师好生教导,将来好博个前程出将入相的,可没想到他聪明过了头,懵懂之间,便自己引气入了体。

  陈琰身为凡人的父亲陈霄这才知道自己这么个儿子是有灵根的,可虽说也算出身仙门,陈霄却几乎已经与广陵陈氏断绝了来往,他自己固然是能逍遥自在了,可他这个身怀灵根可以修行的儿子,难道就要这么埋没在凡人之中么?

  为人父母,总是宁愿自己委屈受累,也要尽力给子女铺出条路来的,陈霄早就为陈氏所厌弃,眼下就算回去,怕是也讨不得什么好处,无奈之下,陈霄只好剑走偏锋,设法同性格洒脱狂放不羁的柳庭芝搭上了关系。

  柳庭芝交友甚广,又是陈氏姻亲长辈,陈霄设法入了他的眼后不久,他就在陈远亭面前提了几句,陈远亭这才想起他那个远谪俗世的儿子,碍着面子好歹给了几瓶丹药。

  陈家给的丹药,包括后来林修然送给他的丹药和功法,陈霄自己一粒都没有用过,全部留给了陈琰。陈琰也并未辜负他的期望,十七岁时便成功筑基,终于引起了陈家的注意,派人将他给接了回去。

  陈琰原以为自己也能求仙问道,日后照拂家里,可没想到回到广陵之后,他才知道原本在凡人堆中“天子骄子”的自己,也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低阶修士罢了。在这里没有人会管他是不是郡守之子,也没有人会问他能熟读多少经书典籍弹拨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