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初次见面(1/2)

加入书签

  --

  澜惠已经在宫中待了20多天了,这期间她一直小心谨慎的不多走一步路,不多说一句话。**********请到w~w~ws~i~k~u~s~h~uc~o~m看最新章节******不过身边有个喜欢八卦的秀云时时在她耳朵边念叨个不停,所以该知道的她也都知道了。像是那个美如天仙的少女就是总喜欢在人家丧礼剪头的倒霉老三的福晋,都统、勇勤公鹏春的闺女董鄂氏*廷芳。听说这个廷芳最近频频出入容妃娘娘和宜妃娘娘的宫殿,而两个娘娘也对廷芳十分感兴趣,虽没有明说,不过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为她们的儿子相媳妇呢。据说现在两宫主位火药劲十足,势必要拿下这个董鄂氏廷芳不可。不过廷芳的表现还是不错的,这小姑娘并没因为这个就骄傲的翘尾巴,反而还一改刚开始高傲的性子,变得随和起来。现在廷芳的周围有不少秀女巴结着,弄得她每天出入都跟一屁股尾巴。

  秀云则和之前一个样,喜欢绕着澜惠说八卦,平时在外面就老实巴交的一点不出头,看这样她是要把自己透明到底。

  这一天澜惠正在屋内练习绘画,彩屏把她叫了出去,“小主,德妃娘娘请您到永和宫赏花。请您收拾一下跟奴婢来吧。”澜惠看了看自己的装束,一身嫩黄柳叶纹旗装,并没有什么问题,于是说道“不用收拾了,我们这就去吧!不好叫娘娘久等。”

  彩屏见状也没有多说,就带着澜惠走向永和宫。走在蜿蜒的宫中小道上,澜惠的心里还是有点激动的,她默念着三字经舒缓着自己紧张的心情,走了一会终于到了永和宫,而这时澜惠也已经平静了很多。只见彩屏把她交给宫门前的一名宫女就转身离去了。那名宫女又带着澜惠走进永和宫,在正殿外向殿门的宫女通报了一声,那名宫女掀帘进去后不久就出来,对澜惠说道“娘娘请你进去。”澜惠低头走进殿内,快速的扫了一眼上方,仿佛见到踏上坐着一位身穿宫装的女子,她立刻跪下道“奴婢乌喇那拉氏澜惠给德妃娘娘请安,德妃娘娘吉祥。”只听踏上的女子过了半响才温和的说道“起吧。赐座。”澜惠闻言起身后小心的坐在绣墩上,不过屁股也只坐了四分之一,以便随时起身答话,眼睛也一直微微向下,不敢直视殿内的情况。

  德妃貌似对澜惠的识礼很满意,只听她说道“这次本宫叫你来也就是想找你说说话,你不用紧张。听说你出生时是带着祥瑞的,你跟本宫学学,本宫好奇的很。”

  “回娘娘的话,奴婢那时还小,本身是不记得的。不过听额娘说只是天佑我皇,赐下祥瑞,奴婢只是托皇上的洪福在那天出生罢了。并不敢居功。”澜惠把早先准备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恩,你有什么才艺,说来听听。”德妃面上看不出对澜惠的回答满不满意,不过也没有纠缠那个问题,反而换了个话题。

  “回娘娘的话,奴婢虽学了琴棋书画四艺但只是对画一项略有精通。”

  “哦?你擅长画画?那倒好了,皇上昨天才赐给本宫两盆海棠,你把它们画下来让本宫欣赏一下。来人,取画具来。”德妃欣喜的声音传来。

  宫女取来画具放到两盆海棠花前。澜惠连忙起身,先服了服身说道“是,娘娘,请稍等片刻。”

  说完走到桌前画了起来。她不敢过于掩饰自己的才艺,唯恐德妃知道自己擅长画画,所以发挥出正常的水平,一会就把两株海棠画了出来。由于受现代油画的影响,澜惠的画一直很注意光影效果,所以两株海棠一经画出立刻跃于纸上,仿佛能闻到海棠散发出的香味似的。就在澜惠也为自己的画感到微微骄傲的时候,身边突然传出一个稚嫩的声音“额娘,这位姐姐的画好漂亮,儿子喜欢,您叫这位姐姐教我吧!”

  澜惠听到声音身体一顿,立刻请安说道“奴婢给十四阿哥请安,十四阿哥吉祥。”

  这时德妃的声音才传来“澜惠快起来吧!本宫虽不是很懂绘画,不过也能感觉你这画很不错,本宫很喜欢。十四,别总说一出是一出的,这丫头是秀女,是不能给你当宫女的。”澜惠听出德妃对十四阿哥虽是微斥,不过语气不是一般的宠溺。

  她闻言站起想回到德妃跟前,不过十四阿哥显然还是不想放过这个会画画的‘宫女’,他拽着澜惠的衣摆不依的嚷道“不嘛!不嘛!我就要这个姐姐陪我玩,额娘你去跟皇阿玛说好不好。让她留在宫里陪我,我就是喜欢她。”澜惠看着这个才到她腰那么高的小屁孩,恨的牙痒痒。什么人嘛!看上了就要,这要是德妃一抽风真去说了,别再叫她在宫里当个几年的宫女,那还不如立刻嫁给冷面四四呢!这可是伺候一个人和伺候n个人的本质区别。

  还好德妃没宠儿子宠坏了脑子,她闻言终于板上了脸,呵斥道“瞎说什么,选秀是国之大典,哪容你这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