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大婚下(1/2)

加入书签

  --

  不知等了多长时间,澜惠只听到外面传来很多人的脚步声,然后一个男子走到了澜惠的床前。*****$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他低沉的声音响起:“妹妹,到哥哥背上来吧!哥哥背你上花轿。”澜惠这才发现来的人是新宁,她顺从的趴在了新宁宽阔的背上,抓着如意和苹果的双手费劲的扶着新宁的肩膀,新宁稳稳的起身,背着澜惠穿过大半个府邸,来到了花轿前。

  澜惠被女官扶着上了花轿,然后只听外面一声‘起’,花轿稳稳的动了起来。澜惠这时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她知道自己这是真的要离开家了,离开这个她感觉到异常温暖的家。她不由想起这些年在家中的情形,溺爱自己的哥哥和阿玛还有教导自己的额娘。澜惠是真的舍不得离开他们。就在澜惠陷在回忆中时,只感觉轿子猛的晃动起来,吓得澜惠立刻回过神来,她匆忙的用手帕擦好了泪,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四阿哥在踢轿,澜惠不由心里腹背道:“这什么破规矩,新娘还没进门呢就要给个下马威,要搁现代试试,女孩子们还不得来个野蛮女友不可。”

  这时轿旁的女官出声请澜惠下轿,澜惠下轿后女官从她手中拿走苹果和如意,又递给澜惠一个装了五谷的瓶子,澜惠手捧瓷瓶,只听‘当、当、当’三声,三支箭准确的插在瓶口,外面的人暴喝一声“好”!然后女官又拿走瓷瓶,扶着澜惠向新房走去,这一路澜惠跨火盆,跨马鞍,不一会就到了新房。澜惠盘腿坐在喜床上,只看盖头下一双蓝色的靴子出现,然后就眼前一亮,盖头被揭了起来。澜惠下意识的一眯眼后抬头向前方望去,只见四阿哥穿着一身蟒袍,手拿着喜秤立在床前,脸上隐约能见到一丝喜色,双目紧紧的盯着澜惠的脸庞。

  片刻后四阿哥收回目光盘腿坐在澜惠身旁,女官拿起夫妻二人的衣角系在一起,之后就是撒帐果,吃子孙饽饽等过程,这期间澜惠只是面露娇羞的照做着,四阿哥更是一言不发。所有程序都完毕后,四阿哥被请出新房到前面陪客去了。而澜惠还得坐在喜床上不能下地。澜惠看着新房内的嬷嬷和女官,无奈的放弃了从空间中拿吃的的打算。只好忍着饥饿等四阿哥回房。

  也不知等了多久,澜惠终于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片刻后四阿哥一身酒味的走进新房。他挥了挥手叫女官和嬷嬷退下后,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看起了澜惠。澜惠却没被四阿哥的目光影响,只是低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四阿哥可能也意识到自己锐利的目光对这个小福晋没有用处,于是开口说道:“你的诗做的不错,画也很有特点。”“爷谬赞了,妾身在家无事时喜欢画画,不过诗的确不是妾身的强项。”澜惠听四阿哥竟然会夸人连忙解释道。而四阿哥明显被澜惠的插话噎了一下,过了半晌才继续说道:“有才虽然很好,但是有德才是最主要的。你既然嫁给爷做福晋,以后就要用心管家、相夫教子、多多孝敬爷的长辈才是,至于这些个琴棋书画等有时间再练吧!不要到处炫耀你的才慧,惹爷让兄弟们笑话。”

  澜惠听四阿哥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的说个不停,完全无语了,这什么人嘛!当时要不是他叫澜惠作诗,澜惠至于绞尽脑汁的抄袭了曹大大的诗词吗?这做了诗还成问题了,什么叫到处炫耀?她除了对父母说起,可从未和别人说过,这四阿哥不知道在哪受了气,倒回来找自个媳妇毛病,这人是不是有病啊!

  澜惠虽然在心里一直叫自己忍,可是越想越气,终于忍不住讽刺道:“爷尽管放心,妾身也是从小读女戒女则长到大的,怎样做爷的福晋妾身心里清楚的很。而且以后要不是长辈要求妾身作诗,妾身再也不会做一首诗了,爷尽管督查,看看妾身是否能说到做到。”

  四阿哥听了澜惠的话身上的冷气散发的更烈了,他沉默半天,终于硬邦邦的挤出四个字:“那安置吧!”

  澜惠见四阿哥不爽的样子心里要乐翻天了,她强抑住欢快的声音,叫外面守夜的侍女把洗漱用具拿进屋。然后亲自伺候四阿哥洗漱后,又帮‘衣来伸手’的四阿哥脱掉繁重的礼服。四阿哥这期间一直沉默不语,见澜惠伺候完后就立刻躺在了床上。等澜惠自己也梳洗上床后才一下压在澜惠身上。

  澜惠只感觉四阿哥的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游走,他的嘴也一直亲吻着澜惠的脸颊脖颈。澜惠感觉到四阿哥的呼吸有些急促,应该是有感觉了,不过澜惠自己还没感觉呢,只是觉得身上被摸的地方痒痒的,弄得澜惠很想笑。

  实在是因为澜惠她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古代都怕痒的厉害,而她又对四阿哥没感情,达不到那种水**融的传说境界,所以澜惠现在倒是一直在忍耐。她知道自己千万不能在这时笑出来,所以一直僵硬着身子忍得很是辛苦。而正在澜惠身上忙活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