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敬茶和西厢(1/2)

加入书签

  --

  下午澜惠随四阿哥来到了毓庆宫,一进正殿发现里面坐着一排阿哥,一身黄色衣服的太子最是明显。[*****$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四阿哥和众兄弟们见礼后,澜惠就开始敬茶了。第一个当然是太子,澜惠走到坐在首座的太子面前,接过茶杯跪下递给太子,嘴里说着:“太子殿下请用茶。”太子温和的说道:“弟妹请起。”然后太子身后的小太监递给澜惠一对玉如意。澜惠又上前给太子点烟,趁着这个时候,她飞快的瞄了一眼这个倒霉的太子,发现他面貌英俊,眼底透漏着自信和威严,长的和康熙很是相像,一点也看不出书上说的暴虐和纵欲过度的样子,不过澜惠转头一想就明白了,现在太子还年轻,他的弟弟们也并没长大,所以这时他的太子位子还是坐的稳稳的,不存在后期郁闷焦急的情况。

  太子之后就轮到了大阿哥,只见大阿哥面容和太子有很大不同,可能是上过战场的缘故,总给人一种军人的感觉,很粗狂、很豪爽。三阿哥则继承了容妃清秀的面貌,而且身上的书卷气很浓。五阿哥长的很俊朗,态度也最是温和,不过他总给人一种疏远的感觉。七阿哥神色间总有些阴沉,可能和他自小残疾有关,毕竟这么多兄弟都是健康的,唯有他腿上略有残疾,虽然不影响日常生活,不过也算是不可磨灭的缺陷了。接下来就是四阿哥此生最大的对手八阿哥了,澜惠仔细的打量了才11岁的八阿哥,发现他的长相真能给人一种想要靠近的感觉,就像冬天透过窗户照进来的温暖的阳光一般,看他不大的样子,真不知道他这种气质是怎么养成的。澜惠没敢在这种场合过多关注八阿哥,只是看一下后就走到九阿哥面前,9岁的九阿哥还是一个小男孩,虽然长的算是澜惠见过的最精致俊美的男孩,不过一看他那极度高傲的样子,澜惠不由心里大大的不爽,实在是她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么高傲的小孩。十阿哥就和九阿哥完全不同,一看就是个淘气的孩子,只见他不时偷偷挪动着屁股,显然是不耐烦坐这么久,澜惠心里觉得好笑,也对十阿哥第一印象好了起来,觉得这才像正常的九岁孩子,哪像九阿哥和才11岁的八阿哥那个大人的样子。真是可怜这些清朝的皇子一点没有现代小孩幸福啊!

  终于在澜惠行礼行的腰酸腿疼后,敬茶点烟的这些个例行规矩都做完了。“还好只有这几个,而且胤禛是排行老四的,只用跟太子和大阿哥三阿哥下跪,老十一以下又太小没有来,不然这一个个弄下去还不得累死,真是同情那些个嫁进皇家的媳妇了,怪不得这些阿哥都拼死的争这皇位呢,光不用向人行礼就是一个优点了。”澜惠心里想着。

  “你先回去吧!爷还要和太子爷商量事情。”四阿哥对着恭敬站着的澜惠说道,澜惠应了一声后走出了毓庆宫。沿着宫道走着,澜惠不由感叹着自己的不易,“刚嫁过来第一天就这么多事,以后可怎么办呀?还有四阿哥那俩格格,真是一想就头疼。这在宫中生活得处处小心,上有公婆要照顾,下有兄弟小妾要安排。真希望时间过得快点,早日出宫建府还能自由些。”

  澜惠回了阿哥所里自己的房间,打发掉随行的笔儿她们,直到屋里就她一个时,澜惠立刻甩掉花盆底,一下扑在了床上。说来这大老婆的待遇还是不错的,像澜惠就一人独占一进院子,除了四阿哥自己的那进院子,只有澜惠的地盘最大了,李氏和宋氏都是挤在最后一进院子中的。澜惠休息会后光着脚在自己屋子内仔细巡视一番,发现这个房间还是很合她心意,一切家具式样都是她在家里常用的。

  之后澜惠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声音,发现卧室周围没人后就一闪身进了空间。说起来最近她很少有时间打理空间,空间里的作物都自由它们生长,这回她也算安定下来了,当然要整理一下。她先是到种着七彩葫芦那里看了看,发现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澜惠想了想,拿出觉罗氏给她的玉瓶,把里面的灵液倒出一半在葫芦籽那。只见空间突然剧烈摇晃起来,澜惠无措的望着这一切,片刻后立刻反应过来快速的闪出空间,出现到屋子内的澜惠只感觉额头那颗红痣一点点发烫,不一会就烧的澜惠头晕脑胀了。澜惠困难的挪动着脚步来到床边,一下子摊在了床上,她心里恐慌着,不知道空间内怎么样了,就在刚刚她已经失去了空间的联系,于是澜惠只能难受的焦急的等着。只见外面天渐渐黑了,澜惠心里更加焦急,唯恐四阿哥回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