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原来(1/2)

加入书签

  --

  傍晚四阿哥夫妻俩送走众兄弟们后返回了正屋,四阿哥和澜惠说两句话后就回了书房,他进了书房后坐在椅子上对高无庸说道:“把欣姑姑叫来。******$百 度 搜  小 说 网 看 最 新 章 节****”

  高无庸闻言退下了,不一会欣姑姑走了进来,先向四阿哥行了一礼后就安静的等在那里。

  四阿哥微笑着说道:“今天安排的不错,那个宫女解决了吗?”

  “回主子的话,晓耳回去就已经自我了断了,绝不会出什么问题。”欣姑姑恭敬的说着。

  “嗯,她的兄弟爷会叫高无庸安排,也算是成全她一下吧!”四阿哥点头说道,然后又皱眉想想后问道:“你去查查那个萍儿,爷总觉得她不会这么凑巧在这种情况下疯了,看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人动手。”

  欣姑姑应了一声退下了。

  原来今天那个小宫女大吵大闹是四阿哥安排的,他从三阿哥院里的钉子知道了王氏是在自己的屋子摔倒才导致小产的,当时的洒扫宫女是另一个人,并不是这个上吊的小莲,可是在地上做手脚的却是小莲。那个宫女因为伺候不利已经被三福晋叫人打死了,小莲则因为不当值逃了过去。

  而这个喊着‘死人了’的宫女晓耳是小莲的同屋,她发现自从王氏小产后小莲总是心神不宁的,所以她就一直偷偷注意着小莲的一切,其实那个被打死的宫女是晓耳的亲妹妹,只不过两姐妹比较低调,所以知道她们是姐妹的人并不多,像三福晋这个主子就不知道晓耳和那个被自己打死的宫女是姐妹关系,这才让晓耳成功演出了今天这一幕,即使事后三福晋发现晓耳的身份也洗不脱今天这事造成的影响,毕竟自己院里的下人无故自杀了,何况她的贴身宫女还失心疯的说出了那样的话。

  晓耳一直记着自己离家小选时姐弟三人抱头痛哭的样子,自己本来是打算和妹妹想办法落选的,毕竟家里双亲都不在了,只有一个幼弟艰难的支撑着家,可是她和妹妹毕竟没有什么背景靠山,再加上两人还算标致的面容,所以理所当然的被选中了宫女,只有满25岁才能出宫。

  她知道这个消息后特地找妹妹交待着要低调听话,争取能在25岁时被平安的放出宫,她们也是一直那么做的,互相扶持着在深宫中待了几年,结果妹妹还是被牵连的死掉了,晓耳觉着天一下子塌了,她这段时间一直在想办法弄清事实的真相。虽然她已经意识到是同屋的小莲害死妹妹,可是她知道小莲肯定是听了某些人的命令,例如福晋……而这事仅凭她一个人是根本报不了仇。

  正当这时候四阿哥的钉子找到了她,先是帮她亲手勒死了小莲,然后又让她假装惊慌失措的跑到各位阿哥那里哭闹,其实这么做也只会让三阿哥一时没面子而已,并不能把三阿哥怎么样。不过这些个皇子阿哥可是把脸面看的很重的,这么丢面子的事怎么也能恶心三阿哥夫妻俩一段时间。而且四阿哥还在小莲屋内放了一些珍贵的首饰和大额的银票,只要一查就知道都是三福晋的东西。

  这样即使不能使人明说就是三福晋因为王氏那事赏赐的小莲,也能上折子给三阿哥安一个治家不严的罪状,毕竟出现了手脚不干净的奴才而且还被人弄死了,这些事怎么也得给三阿哥摸一身腥才是。当然现在萍儿一‘疯’就更有意思了,当时她说的那句‘是您让我往王氏那……’这话虽然没说完,可是给人留了充分的想象空间。这三福晋往王氏那放了什么?是不是这才导致王氏小产等等。

  四阿哥想到这些心里总算出了口气,终于让三阿哥在这么多兄弟和奴才面前丢了面子,看他还怎么在外面到处说澜惠的不是。想想今天宴会上三阿哥那张强颜欢笑的脸四阿哥就高兴,他抬头看向墙上写着‘喜怒不定’四个字的条幅,随手转起了手腕上的佛珠,试图把自己兴奋的心情压下去。

  而澜惠这边也正跟张嬷嬷说着话,只见张嬷嬷一脸笑容扯的脸上的皱纹都深了几分,对着皱眉头的澜惠说道:“福晋,您给奴婢拿的那个针实在太厉害了,奴婢只是在扶萍儿的时候点了她一下,没想到她没一会就疯魔了,那个样子可是让三福晋大大丢了面子。”

  说着张嬷嬷看向桌子上摆放的一根绣花针双眼连冒星光。这根绣花针正是澜惠用‘迷幻’药泡过的,当时澜惠泡了3根绣花针,在今天早上时特地把一根交给了心腹张嬷嬷,当时澜惠只是吩咐张嬷嬷在适当的时候接近三福晋的贴身下人,然后趁其不注意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