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直沁心扉,让人意乱神迷,看见罗淑娴千娇百媚令人沉醉的娇羞之态,差点让李尽欢忍不住把她就地正法。

  第025章 熟妇狂潮

  当李尽欢继续用力吸时,罗淑娴感觉到疼了,丁香妙舌在李尽欢嘴中挣扎着直欲收回,但是无济于事,罗淑娴看李尽欢不停止,急得使劲哼哼,头左右摇动,李尽欢也适时的张开嘴放开她香舌头来,罗淑娴傲挺的酥胸不住的起伏,不停地喘气,温热清香的呼吸喷在李尽欢脸上,李尽欢感觉很是舒服。

  罗淑娴被李尽欢揉搓得娇躯轻轻颤抖,麻酥酥的感觉刺激着空虚好久的芳心,羞羞怯怯却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惬意,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小坏蛋,你想让我透不过气来啊?”

  李尽欢意犹未尽地舔着嘴边的液汁道:“不会的,我可以帮你呼吸。”

  罗淑娴羊脂白玉般的玉靥隐含春意,秋水盈盈的美眸娇媚的看着李尽欢道:“想的到美,我不会在上你当了。”

  接着又低声惊呼一声道:“快把你的手拿开。”

  说着不等李尽欢动手,就急不可待的抓起他的色手,抽离自己的隐秘之处。

  李尽欢看着带有丝丝水迹的手指,邪笑道:“好娴姐,你这么快就湿了。”

  罗淑娴一听,连忙夹紧了双腿,抓住李尽欢的色手,拿起已经凌乱的摆在大腿上的餐巾把他的手指上的罪证擦的不留痕迹。

  “罪魁祸首又要怎么办呢?”

  李尽欢色色地看着罗淑娴紧闭的双腿间的凸起三角地带道。

  “你有什么办法吗?”

  罗淑娴羞急地脱口问道。

  李尽欢闻言一怔,不可置信地看着罗淑娴,祸从口出的罗淑娴羞的粉面绊红,慌乱的放开他的色手,拿起一旁的米黄|色的小包,慌里慌张站了起来,道:“我去洗手间。”

  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身影,李尽欢春风得意的笑了起来。

  李尽欢抬头一看从洗手间回来罗淑娴那薄施脂粉微微晕红美丽得炫人眼目的娇靥,不由一呆道:“淑娴,如果你现在去参加世界小姐选美肯定能一鸣惊人。”

  “少贫嘴了,我们回去吧。”

  罗淑娴媚眼异光闪耀,芳心喜道。

  “可是你的甜品才吃了几口啊。”

  李尽欢看了一眼桌上融化成浆糊状的巧克力冰淇淋,道:“要不再叫过吧。”

  “不用了,我已经够饱了。”

  罗淑娴不是很自然的夹了一下修长美白的双腿,皓齿略现嫣然一笑道。

  这一下李尽欢终于明白罗淑娴为什么要急着走了,想必是下面湿透贴身的感觉不好受,横竖今天的已经有很大的进展了,也差不多到了可以收网的时候了,于是口中到:“好啊。”

  付帐的时候,李尽欢直接掏张银行卡,刷完卡看了一眼单上的没上四位却差不了多远的数字,暗想:这平明化也不是便宜的连小资都能吃的起。罗淑娴瞧了眼账单,也不禁一阵肉痛,见李尽欢面不改色后,才稍稍的宽心了点。

  在刚才罗淑娴进洗手间的时候,李尽欢还特意打了陈依依的手机,得到她这个时候正在图书馆用功,完成博士论文可不是个小工作量,而且午饭也会在食堂自己解决,还让李尽欢先忙自己的,看样子是昨天被自己干的有点太猛了,今天还得好好休息恢复一番。

  虽然女儿不能一亲芳泽,那就由岳母来补上。

  走到大街上的李尽欢没有去拉罗淑娴的玉手,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想,罗淑娴也不会大胆的任其拖,怎么说人家也还算得上是大众人物,一个不小心被亲朋好友或同事学生见到了那就招人话柄了,所以说什么李尽欢也不能自私地不为她着想,李尽欢叫了辆计程车,对罗淑娴道:“我送你回去吧?”

  罗淑娴看着李尽欢微微一笑,口中也没说什么,于是他便替罗淑娴开好车门,比了个请上车的绅士手势,道:“娴姐,请上车。”

  罗淑娴心头只觉甜甜的嫣然一笑,弯下腰抚了一下衣裙走了进去,李尽欢紧挨着她坐下关山车门,罗淑娴报了一下地点后,司机应了声便启动而行。

  李尽欢瞄了一眼专心驾驶的司机,悄悄的握住罗淑娴放在大腿上的雪嫩柔荑,罗淑娴含水双眸注视着李尽欢一眼,把头瞥到车窗外,却没有甩开他的大手。

  李尽欢眯眯一笑用自己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罗淑娴的柔荑,抚摸着她那如青葱般的玉指,罗淑娴任由李尽欢抚摸、轻捏、玩弄着自己的玉手,李尽欢知道她此刻的脸蛋一定又红了起来,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了人前端庄的罗淑娴肯定受不了他这样的挑逗。

  回程的道路比来的时候繁忙,所以车子经过将近二十分钟才到南校门外,下车后的罗淑娴发现李尽欢并没有要跟她一起进去的意思,而是站在车门前,既没有付钱也没有从新坐进去,罗淑娴不解道:“怎么了,你不一起进去吗?”

  其实李尽欢是故意这么做的,他就是想罗淑娴主动邀请自己进去,罗淑娴说完就有些后悔了,原因是她发觉自己好像有点请君入瓮的意思,可事实上她确实想要将坏人凄的想法进行到底,因为她内心深处的情欲已起的空虚、酥痒、燥热,令她再也无法忍受长久以来的寂寞,而且她还是一个容易动情的女人,有时夜深人静,看着空荡荡的枕边,一想到从前销魂蚀骨的鱼水之欢,她就情欲涌上心痛,辗转反侧,孤枕难眠,只觉奇痒遍体,尤其是那荒废已久的桃源洞府感到无比的空虚和马蚤痒,无奈之下她就会用手来解决肉体的需要。

  本以为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哪知李尽欢却偏偏不知趣似的一点也不知道配合,罗淑娴心中是不断的在暗骂:李尽欢是个小笨蛋,蠢木头,却哪知李尽欢是在等着她自动送上门。

  罗淑娴好像是怕李尽欢误会似的,又添加了一句,“去我那里喝点东西吧。”

  李尽欢耐人寻味地看了罗淑娴一眼,笑了笑道:“好啊。”

  说完就把车费给付了。

  罗淑娴感觉自己内心羞人的想法仿佛被李尽欢看穿了似的,脸色瞬间泛红,便如玫瑰般娇艳,可是她思想一转,暗暗的鼓舞道:怕什么,反正都已经决定了。

  一进房门的罗淑娴把包往床头柜一放,然后媚眼含春一看李尽欢,娇声道:“尽欢,你坐一下,我去洗个澡。”

  说着不给李尽欢说话的机会就跑进了浴室。

  昨天刚和陈依依战斗过的地方,几个小时之后又故地重游,幸亏陈依依很准信的没在家。

  其实罗淑娴对于女儿的生活作息比李尽欢了解的多了,通常这样的日子是不会在家的,一般都在学校准备论文,更何况刚刚交了一个男朋友,更没什么功夫回家了。

  不过李尽欢听了罗淑娴的话还是有些嘀咕道:还说请我喝东西,结果却把我晾在一边,自己跑去舒服。他气呼呼地坐在床上,看了一眼衣柜,忽然想到不对的地方,原来是罗淑娴根本没有拿换洗的衣服进去,那她等一下要怎么出来呢?一丝不挂,这不就是故意引诱我了?

  想起之前偷窥的门缝,李尽欢经不住又悄悄地溜了过去,刚把头往前一靠,却发现门缝比先前的大,他轻轻一推,发现塑胶浴室房门果然是没有上锁,什么都不用猜了,罗淑娴明摆着是为了方便自己,人家都做到这个份上了,李尽欢如果还装傻充愣那就太对不起她和自己。

  从校门走到宿舍这一段简短的路上,罗淑娴想到一个进一步引诱李尽欢这个木头的方法,那就是一进房门什么也不做,就说要先冲凉,而且还故意不拿换洗的衣服,她相信要是李尽欢今天也跟她一样有那个意思,肯定会发现浴室门没有关紧,如果最后什么也没发生,今天她也就此作罢了。

  李尽欢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推开浴室门,发现面对着门口而站的罗淑娴已经脱的是剩下之前偷窥的那一套白色蕾丝玫瑰花的诱惑性内衣裤了,白嫩细腻的胴体晶莹剔透,一双玉手自然下垂,娇美的瓜子脸羞红,神情看起来即紧张又兴奋。

  那份紧张可能是担心李尽欢不识趣或着怕他真的进来了自己不知道要怎么办,而兴奋则是期待和心喜吧。

  罗淑娴看见李尽欢进来,脸上挂着羞涩的微笑,当她的目光和李尽欢四目交接的时候,美丽的大眼睛微微眯起,白皙的脸颊浮上红晕,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带动高耸酥胸轻微起伏,李尽欢走过去轻轻拉起罗淑娴的小手,用含情幕幕的眼光看着罗淑娴,道:“我来了。”

  罗淑娴的手心泌出不知何等心情的汗水,用亮丽的美眸娇媚地一看李尽欢,“嗯”了一声,算是回答李尽欢那充满异样色彩的三个字,此时是无声胜有声。

  李尽欢朝罗淑娴投去色咪咪的眼光,窈窕娇躯是那样的优美,完美的肌肤和魔鬼般的身材是那么的性感和幽雅,白色蕾丝玫瑰花胸罩的雪白娇挺的||乳|球半遮半掩下的||乳|晕是那么的诱人,同样是白色蕾丝神秘的三角地带有一朵湿透了的玫瑰花,黑黝黝的芳草能清晰可见的小内裤又是那么的迷人。

  第026章 熟妇狂潮2

  罗淑娴看见李尽欢色色的目光盯着她胴体扫视,不由得娇嗔妩媚的白了他一眼,像是在怪他只看不动,李尽欢仿佛接受到了她的信息一样,把罗淑娴的苗条娇躯抱在怀中,将嘴巴慢慢的压近她樱桃般的性感小嘴。

  罗淑娴闭上眼睛,微微撅起嫣红的嘴唇,李尽欢马上用嘴封住她柔软的嘴唇,四唇相接轻柔厮磨,罗淑娴张开小嘴,滑嫩的舌头伸进了李尽欢的口腔,围着李尽欢的舌头打转,李尽欢吸吮她的香舌湿吻,罗淑娴将她的小手更紧的抱着李尽欢的腰,李尽欢的双手从她纤细柔软的小腰缓慢的向她圆润滑翘的雪臀移去,停在柔软滑腻的臀瓣上大力的揉捏,罗淑娴的嘴唇间马上发出阵阵呻吟。

  李尽欢的双手紧接着从她圆润滑翘的雪臀缓缓上移,手从后背绕到胸前轻轻的抚摸,隔着薄薄的白色蕾丝玫瑰花胸罩感觉出娇挺柔软,罗淑娴轻轻扭动窈窕胴体,李尽欢将下身靠近罗淑娴嫩白的大腿,舌头围着她的舌头打转,罗淑娴嘴唇里传出来的“嗯嗯”声更响,温软的胴体发热发烫。

  激吻过后的罗淑娴把头靠在李尽欢厚实的肩膀上,将嘴唇靠近李尽欢的耳朵吹气如兰道:“尽欢,我们去外面吧。”

  李尽欢一把抱起罗淑娴滑嫩粉红的肉体,矫健的走到了床边轻轻地把她放下,然后三下五除二将外衣外裤脱了,罗淑娴明媚的美眸看了下李尽欢涨鼓鼓的庞然大物,顿时觉得欲念横生,心旌摇荡,春心一荡,头脑昏眩,滛兴萌发,只觉深处更加马蚤痒了。

  李尽欢穿着平角内裤,望着罗淑娴那一对被白色蕾丝玫瑰花胸罩约束着呼之欲出的饱满丰||乳|。

  浑圆的||乳|球包夹出深邃的||乳|沟,李尽欢爬上床满心欢喜地将罗淑娴白玉半球形丰硕的嫩||乳|隔着白色蕾丝玫瑰花胸罩握入手中揉搓,接着用嘴贴上白色蕾丝玫瑰花胸罩包裹的饱满ru房,闻着嫩白||乳|肉散发的醉人||乳|香,伸出舌头舔动蕾丝罩杯中央微微硬立的,手贴着她腻滑的皮肤摸到后背解开||乳|罩的背扣,抬起头看着她的酥胸,高耸的ru房是那样的嫩白,粉红||乳|尖挺立,此时的罗淑娴是无比的性感,饱满ru房耸在白皙酥胸上,柔滑的玉臂垂在||乳|峰两侧,使原本深邃的||乳|沟更加诱人,李尽欢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将脸伏于罗淑娴丰盈香馥馥的酥||乳|中间,嘴贪婪地吸吮着她粉嫩的||乳|尖,她蠕动着娇躯情不自禁的低呼着李尽欢的名字,在李尽欢背上热情地抚摸着,李尽欢的唇在娇挺的红润||乳|尖缠绵,罗淑娴按着李尽欢的头贴在滚烫的肌肤上,手指在李尽欢的黑发中穿梭,小嘴里快乐地呻吟着。

  罗淑娴吹弹可破的俏脸晕红,隐生春情,樱口中发出的呻吟声渐高,呼吸粗浊,李尽欢也是情欲渐起,神魂飘荡,更为用力地吸吮舔舐着,揉按着酥||乳|,忽然,罗淑娴修长圆润的嫩腿缠在李尽欢屁股上,将李尽欢的屁股用力向下压,使硬挺的庞然大物紧紧地抵压在她芳草萋萋鹦鹉洲上。

  虽然隔着一层平角内裤,但罗淑娴犹感觉到李尽欢庞然大物的硬度和热度,她顿时再次春潮涌动,将浑圆挺翘的粉臀在下转动,以使庞然大物磨擦着马蚤痒的蜜谷,虽是隔靴搔痒,却也聊胜于无,略解马蚤痒。

  片刻,欲火高涨的罗淑娴竟化被动为主动,用尽全身的力量把李尽欢翻身压下,然后狂热的低头将嘴唇附上他的结实的胸口,伸出香舌去反舔起李尽欢的||乳|头,学着他围绕着||乳|头打转、吮吸、轻咬。

  李尽欢是着实被罗淑娴的举动吓了一跳,一直以来他都认为身为大学教授贤妻良母的罗淑娴是温柔端庄大方高雅的,可没想到情欲难耐之下的她会变得轻浮放荡急切,相比之下,李尽欢更喜欢像她这样一上床就变的荡妇一样的女人,他拂弄着罗淑娴顺滑的秀发,右手绕到她的脑后解开水晶发夹,释放亮丽的秀发,使她更加性感动人。

  渐渐的罗淑娴的身子慢慢的往下移去,伸出白净的纤纤玉手,微微颤抖着把李尽欢的裤头脱了下来,那根男性的庞然大物立刻跳了出来,威风凛凛地昂然而立,又粗又长的粉红色的庞然大物让罗淑娴像先前所有初次见到的大小女人一样目瞪口呆,小嘴张的大足够容乃眼前的庞然大物。

  李尽欢用脚摩擦着愣神的罗淑娴的光滑玉背,坏笑着说道:“好娴姐,怎么没见过吗?”

  罗淑娴用滑滑的小手轻轻抓着李尽欢翘得老高的庞然大物捋上捋下地滑动,千娇百媚地白了他一眼,樱桃小嘴地吐气如兰地道:“是没见过像你这么大的。”

  罗淑娴没有半点矜持的大胆回答,让李尽欢对她有了士别三分钟,当刮目相看的感觉,现在他更加可以肯定罗淑娴是一个外纯内马蚤的女人了。

  “这么说你是见过很多了?”

  罗淑娴闻言掐了李尽欢男性弱点一下,啐骂道:“呸,你以为人家是什么人啊?”

  说完却为自己现在的滛荡的举动而玉靥一红发热,接着好像是怕李尽欢误会自己是滛娃荡妇一样,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趴回到李尽欢的胸前,一脸情真意切的望着他的双眼,喃喃地道:“尽欢,说了你也许不信,这还是我第一次帮男人摸那里,你不要这样就以为我是个滛妇,虽然人家在床上可能比平时放荡,但这么多年来,我可是千真万确只对你才这样的。”

  眼睛是窥探他人心灵的窗口,内心隐秘和冲突,总是会不自觉地通过变化的眼神流露出来,一个人所思所想很多时候会通过他的眼神表现出来,通过观察一个人丰富的眼睛语言,也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对他有一个大致的了解和认识,因此眼睛也就成了外人窥探他人心灵的窗口。

  从罗淑娴的眼睛中,李尽欢可以看出她的真挚、实情和情意,尽管已经知道了罗淑娴说的是真话,可是李尽欢还是忍不住问道:“连你老公的都没有碰过吗?”

  罗淑娴当即一口否认道:“当然没有啊。”

  抚摸了一下李尽欢的俊脸,又道:“这个时候,不要提他。”

  “那好娴姐,我们说些什么好?”

  李尽欢将罗淑娴白玉半球形丰硕的嫩||乳|握入手中爱不释手的揉搓着道。

  罗淑娴淡下的情欲立刻又被他弄得心儿痒痒的,春情萌发,香唇微张,微微气喘地媚声说道:“小坏蛋,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李尽欢用胯下硬若铁杵烫如火碳的庞然大物,在罗淑娴滑腻白净的玉腿根部的白色蕾丝玫瑰花三角内裤上摩擦着道:“怎么没好说的,比如说说好娴姐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少了一层衣物阻隔的玉腿里更为真切地感受到了庞然大物的硬度及热度,罗淑娴春心一荡,欲火蔓延,情难自禁的配合着李尽欢的摩擦扭动起肥美的翘臀,腻声道:“你还好意思说,也不知道哪个坏家伙第一次见面就在撩拨我。”

  “那也不代表你就喜欢上我了啊。”

  李尽欢一双色手正大光明的伸进罗淑娴的白色蕾丝玫瑰花三角内裤里,抓起两瓣白嫩嫩的肥臀揉捏着道。

  罗淑娴吹弹可破的俏脸晕红,隐生春情,樱口中发出的呻吟声渐高,呼吸粗浊,断断续续地道:“我也不知道,总之自从见了你这个小冤家后就像是被你带走了魂一样。”

  话语停顿了一下,又自怜自艾地说道:“你说我是不是天生就放荡啊,明明还是个有丈夫女儿的人,却又忍不住想跟你好。”

  李尽欢用发自内心的神情深深地望着她,道:“你没有错,是他对不起你先的,我也喜欢你对我的放荡,至于依依,相信她会谅解你的。”

  心中却在想,就算她不能谅解你,我也要让她谅解在我的棒下。

  说完,将嘴唇吻合在罗淑娴最人温软红润的香唇上,左手握住罗淑娴饱满柔软而弹性十足的丰||乳|用力揉按着,右手则在她凝脂般滑腻雪白的玲珑浮凸的胴体上四下活动,最后轻轻的把白色蕾丝玫瑰花三角内裤往下一拉,右手落在了罗淑娴大腿根部、隆起如丘包子般大小、温暖软绵绵的毛绒绒的蜜唇上,右手一展开覆盖住蜜唇揉摸起来。

  罗淑娴只觉玉||乳|及下身传来一阵阵麻痒,只痒得她芳心砰砰只跳,滛兴大起,只感到浑身恍如千虫万蚁在爬行噬咬似的马蚤痒遍体,尤其是下身那桃源洞|岤中无比的空虚及酥痒,阴液涓涓而流,弄得李尽欢的手湿糊糊的,罗淑娴浑身血脉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