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往方楠的股沟处探摸而去,椅子和肥臀的紧贴阻止了李尽欢的‘手势’,不能尽情抚摩,亦不可能从背后抚摩到方楠这个美艳高贵的人凄人母的肥嫩多汁的深沟肉壑中去,不过那朵幽幽的菊花却是被李尽欢探到了,中指在股沟处摩擦着,手掌和其他手指在肥臀上揉搓着……

  那敏感而羞人的地方被李尽欢探涉到,方楠浑身轻颤,酥麻麻的感觉夹带着禁忌的刺激快感,让方楠这个高贵的美妇人凄人母羞愧难挡,却又欲罢不能,芳心羞急,玉齿咬着下唇,琼脂白玉的脸蛋泛着红晕,单手似醉非醉的用左手撑着臻首,右手急急的伸到桌子下面去抓住李尽欢作恶的手,娇软无力的拉扯着,那双慢慢荡漾着水雾泛出春意的眸子哀婉欲绝的望着李尽欢,似乎哀求着李尽欢别继续下去,最好是把手伸出来别作恶了。

  李尽欢的手更加的放肆,在美妇人凄人母方楠的肥臀上尽情的揉搓,对她那抓着自己手的无力柔荑,李尽欢根本懒得理会。

  第073章 当着她老公的面干了她

  李尽欢的手转移着阵地,在方楠的内裤里移动,坚定不移的把手从肥臀上移到她前面去,一路向粉胯进发,方楠羞愧又臊急,死死的扯住李尽欢的手,那双细腻滑润的美腿死死并拢起来,夹紧着粉胯,把自己那肥嫩多汁的幽谷肉壑夹起来,一副坚壁清野的模样。

  方楠那双媚眼水水的,泪珠似乎就要滴落而出,正羞却慌急的瞧着李尽欢,哀婉幽怨的睨望着,哀求之意表露无疑,但她现在已经无力了,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克制呻吟上了,身体根本无法抵挡李尽欢的挑逗和轻薄,下体产生的快感和禁忌刺激更是让身体本能的想迎合李尽欢,这让方楠羞愧难当。

  李尽欢没想到美妇人凄人母方楠竟然把那双嫩滑的美腿夹得这么紧,自己的手只能抚摩到贲起的粉嫩蜜|岤外部,和那一茬柔顺的黑森林,根本无法探入到深沟肉壑中去涉水探蜜一番,李尽欢不由得在方楠的嫩腿上扭了一下……

  方楠芳心哀呼一声,双腿轻抖,玉面羞红欲滴,娇躯轻颤,却是在这紧张羞急中泄了身子,一股湿润火热的粘稠液体涌出花田蜜道,湿了内裤。

  李尽欢感觉到了这股热潮的温度和湿润,心里忍不住阵阵得意,拿起方楠刚才倒了的一杯茶,邪魅的调笑道,“嫂子,这杯茶你倒多了,溢了不少出来了,好粘手的!”

  方楠羞得无地自容,咬着银牙娇哼一声,红着脸柔柔弱弱的啐道,“这杯茶不是给你喝的,是给我老公喝的,你色……你、你胆大包天胡来,小心我、我……”

  李尽欢望了一眼胡亮,见他喝得七七八八了,都有八成醉了,现在正靠在椅子上假寐着,没有人怀疑他会睡着。

  “胡哥现在醉了,他不喝,我自然就替胡哥喝嘛!”

  方楠羞愧中色厉内荏的说道,“你、你快把手……中的杯子放下,别闹了!”

  说完还不忘警告的瞪一眼李尽欢,可水雾滢然的媚眸怎么看都像是暗送秋波,根本无法吓阻色心已起的李尽欢。

  胡亮迷迷糊糊的睁开双醉眼,嘟囔道,“老婆,给、给李老弟喝吧,他要就拿去,我睡一会!”

  说完后胡亮弓身趴到了桌子上。

  “就是嘛,虽然不能大口大口的喝,只能用手‘搅拌’,但多少能解渴的,嫂子你说对吗?”

  李尽欢邪邪的挑笑着。

  方楠玉面更红,更羞,白了一眼趴在桌子上迷糊了的丈夫,瞪一眼李尽欢,娇羞带哀的道,“尽欢,你怎么可以如此……”

  “我喜欢喝茶,特别是嫂子的茶!”

  李尽欢趁美妇人凄人母方楠高嘲时松懈的空挡,李尽欢放肆的大手用力插入她那紧紧夹住的双腿间,手掌轻易的‘按抚’在那才涌出潮水来依然湿润火热的粉胯处。

  方楠水眸一睁,羞愤欲绝,对着李尽欢轻轻的摇着臻首,哀求之色凄婉娇羞,却又妩媚一片。

  李尽欢这时候才不会轻易放弃这么一个好机会,那只大手不多时就开始抚摩起来,抚摩着方楠那肥美多汁的粉胯,摩挲着那两块阴瓣,拨弄着上面茂密的黑森林,黑森林沾湿着刚才的春水稠汁,抚摩起来滑而腻,即使在外围,李尽欢亦能感受到这个高贵人凄花田蜜道那滚烫的温度,火热粘滑的蜜汁潺潺而流,可见这花田有多肥沃,厚而嫩的阴瓣抚摩起来粉腻温润,偶尔探指沿着沟缝处抚摩,只觉那嫩而烫手的感觉让自己心都跟着烫了起来。

  方楠咬着下唇睨了一眼李尽欢,在用眼角余光观察一下丈夫的神色,见丈夫已醉的快傻了,趴了在桌上。

  李尽欢把中指促不及防的插进她那肥沃多汁、水嫩幽深的花田蜜道时,方楠的呼吸几乎停止了,在桌子上的那只玉手几乎撑不住臻首,轻轻颤栗着……

  虽然不能把中指全部插进去,但李尽欢的手指却没停下来,而是在那肥沃的花田四周轻刮慢磨,抠挖扣弄,用手指去感受着人凄少妇的花田嫩肉的细腻与火热。

  方楠被李尽欢深入的手指弄得娇躯一阵一阵的轻颤,强忍着羞人的马蚤痒和渴求,还有那几乎要冲出喉咙的呻吟,粉胯依然死死紧夹,花田蜜道依旧不引导李尽欢的手指深入,重重的皱肉阻挡着李尽欢的手指,方楠知道,自己不配合的话,第一次侵犯自己的男人一定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而‘老马识途’比如她丈夫那样的人就不再需要她引导了。

  “嫂子,都踏了一只脚进屋了,你就把我迎接入屋嘛!”

  李尽欢依然一语双关的诱导着。

  “像、像你这样的小坏蛋,我、我恨不得赶你出屋,才不会让你进来!”

  方楠急促的呼吸让她说话都不太利索。

  李尽欢知道自己这个人凄少妇花田结构有些特殊,一时间找不到突破口,这九曲十八弯的,多弄几次的话一定能弄进去的,这次就算了,干脆用插进去的那一大半中指捣这消魂洞……方楠很是不堪,李尽欢的手能感觉到方楠两腿上的肌肉突突直跳,花田蜜道里春水潺潺而流……

  “嫂子,你怎么啦?”

  李尽欢犹自在作恶着。

  “你、你个坏蛋清楚的!”

  方楠恨恨的剜着李尽欢,既妩媚又羞愧,似怨似恨间娇羞的容颜更添迷人的味道。

  李尽欢把中指深插进去,大半个手指淹没在那‘水深火热’之中,虽然不得门道再深进,却不停的戳着人凄的花田嫩肉……“喔……”

  方楠整个人酸麻酸醉,软绵绵的趴到了桌子上,气急吁吁的喘着,那对高耸的玉女峰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起伏着,李尽欢从侧面看去正好能望到那粉红色的胸罩露出了一角来,而趴下来后方楠背后的衣服遮挡不足,粉背下面露了出来,那肌肤白皙盈润,耀眼夺目,李尽欢垂涎欲滴。

  方楠低呻一声让胡亮微微动一下而已,嘟囔着,“喝……”

  之后便沉沉睡去。

  李尽欢的手指放肆的在人凄的花田蜜道里抠、挖、抽、磨、刮、弄,频率越来越快,美妇人凄人母的方楠被李尽欢弄得浑身颤栗,气喘气吁。

  方楠羞急又紧张,刺激又愧疚,羞愤又夹带着酸麻的极度快感,几番交织的情绪和心态让她很快就达到了极限……咬着银牙浑身大颤,桌子上的杯、碗、碟跟着叮叮当当轻响,就仿佛她粉胯处汹涌喷射的花蜜一般,嗤嗤声射满李尽欢整个手掌。

  胡亮也因为方楠高嘲的动静太大而从桌上掉了下来,不过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摔在地上也没什么感觉。

  不过方楠好像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挣脱李尽欢的色手,朝着胡亮的地方跑去,想把在地上的胡亮拉起来,可惜刚刚经历了绝美高嘲的方楠已经没多少力气,自己能站稳就很不错。

  李尽欢于是站起来把眼前碍事的醉汉给搬到了卧室里。

  胡亮醉的真象一头死猪,四脚朝天才一躺倒就鼾声如雷,在这烂醉的鼾声里,方楠感受到李尽欢轻轻的慢慢的耳鬓厮磨,摩擦舔弄着她的耳垂,色手温柔的抚摩揉搓着她的柔软的腰臀,偷情的暧昧情调越来越强烈的刺激着她的芳心和胴体。

  刚才的高嘲的余韵还有过去,现在又一波新的高嘲正在酝酿之中了。

  “尽欢……不要啊……”

  方楠小声呢喃着,双手用力挣扎着,想要推开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可是被他突然咬啮住她的白皙柔软的耳垂,攒动着,她立刻浑身酸麻酥软,过电一样的娇躯颤抖,美丽的眼睛羞辱地闭上,樱桃小口微微地张开,娇喘吁吁。

  李尽欢狂热地亲吻住方楠的红润亮丽的樱唇,舌头轻启贝齿,贪婪地在她柔软滑嫩的口腔里面搜索,唇舌交加,近乎狂野的咬吻,近乎热烈的湿吻,含住她香甜的小舌,猛烈地吮吸着,方楠“恩唔”的呢喃着,双手在李尽欢胸膛上无力地捶打着,香艳的小舌却动情地吐出来,任由李尽欢舔弄吮吸品尝。

  “不要啊……尽欢……你喝太多了,也很累……了吧!”

  方楠娇喘吁吁呢喃道。

  “好嫂子,今天如果不能吃到你,我回去也休息不好的,你就从了我吧。”

  李尽欢借着酒兴,欲火熊熊,搂抱着方楠顶在门上,索性将方楠的短裙撩起到腰身上面,色手狂热地抚摩揉搓着她的丰腴的美臀,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浑圆的大腿,玉腿之间的神秘之处,方楠根本没有想到李尽欢居然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此亲热,如此抚摩揉搓她的沟壑幽谷,她的丈夫就醉倒在床上,他居然如此毫无顾忌的马蚤扰猥亵她,可是偏偏在这样的氛围里,方楠竟然又被李尽欢挑逗得羞辱之中开始产生了情不自禁的反应,一种刺激的快感,她压抑着喘息,压抑着呻吟,可是却压抑不了胴体深处的马蚤动和渴望。

  第074章 在楼道里边走边干

  李尽欢扯下方楠的蕾丝内裤,架起了她的一条雪白的玉腿,方楠明显感觉到了李尽欢的巨大威胁,她急剧地挣扎着,小声而急促地喘息道:“我是有丈夫的……你不可以进去的……不要啊……”

  “现在我就是你的丈夫……嫂子……我进来了啊……”

  李尽欢滛笑着就在鼾声如雷的胡亮身旁挺身进入了方楠的胴体,随着一声长长的无法压抑的呻吟,方楠被李尽欢彻底挺身进入。

  “好嫂子……你的里面好湿啊……好热啊……”

  李尽欢一边调笑,一边近乎粗野地舔弄着咬啮着方楠雪白丰硕饱满圆润的||乳|峰,一边大力拉动身躯挺送撞击着方楠的熟美胴体。

  “好尽欢……好大啊……好深啊……”

  方楠忍不住李尽欢近乎粗暴地咬啮||乳|峰,她压抑不住娇喘吁吁地呻吟道,“好人……不要再说这些话羞辱人家了……好吗……我们到外室去吧……好吗……求求你了……轻点啊……”

  一双肉色吊带丝袜包裹着的柔美纤长的雪滑玉腿紧紧夹住李尽欢的腰身,一阵阵难言而美妙地剧烈痉挛抽搐,丰姿姣媚娇艳迷人的玉靥浮现出如登仙境似的畅美春笑,凹凸有致香肌玉肤的娇躯透着晶莹的点点香汗,看到丈夫胡亮鼾声如雷地躺在身旁,而自己居然就在丈夫身边被对门的邻居李尽欢硬生生进入,狂欢乱爱,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无比的羞意,秋水盈盈的杏眼不胜娇羞地一闭,螓首转向外面,羊脂白玉般的芙蓉嫩颊羞怯得醉酒一般红艳欲滴,就是连耳珠及白皙的玉颈都羞红了,贤妻良母的伦理道德彻底沦陷在李尽欢庞然大物的狂野挞伐之下了。

  “那就乖乖叫我老公,我还可以考虑考虑。”

  李尽欢故意戏弄这个美貌人凄方楠,突然抽身出来,顶住方楠的花瓣肆无忌惮地研磨着。

  “老公……老公……快点给我啊……”

  刚才的欲火又在胸中燃烧春心荡漾,如今正在享受着那份充实饱胀的美妙感觉,突然一阵空虚,欲火难捺情不自禁地挺动粉胯迎合寻求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地低声喃喃着哀求道,等到李尽欢满意地再次挺身杀进深入到底,她舒服无比地摇摆着秀发,难以压抑地长长呻吟一声,“老公……好深啊……”

  胡亮以为方楠在叫他,竟然下意识地在睡梦中哼哼了两声,翻身继续呼噜着睡了,方楠吓得难为情地伸了伸香舌,眉目含春含羞带怨地瞪了李尽欢一眼,胡亮的鼾声越来越响,李尽欢的律动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方楠虽然努力压抑,却也随着胴体的抖动,喘息和呻吟声越来越粗重急促,她已经完全被李尽欢的充实厚重跳动得春心勃发,春情荡漾。

  方楠娇喘吁吁地嘤咛道:“好尽欢……我们到外室去吧……好吗……”

  李尽欢毅然摇头命令道:“就在这里开始吧,你不感觉听着他的鼾声,品尝着我的美味更加刺激过瘾吗?”

  李尽欢坏笑着腰身使劲,双手环抱,将方楠的胴体整个搂抱起来,丰满圆润分量十足,方楠的一对丰硕饱满的娇挺玉||乳|也紧紧贴在李尽欢的胸前,那双雪白玉润的胳膊搂住李尽欢的脖子,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的纤滑修长的优美玉腿更是本能地紧紧盘在他身后,死死夹住他的腰,因为一松她就会掉下地来,美貌怨妇方楠胴体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李尽欢的庞然大物上面,她心疼关切地温柔询问道:“小坏蛋……累吗……放我下来吧……好吗……”

  “这么肥美的肉体,我怎么舍得放下呢?”

  李尽欢双手抓住方楠丰腴滚圆的臀瓣,将她向上抛起,趁着雪白丰满的美臀下落之时顺势大力顶进,次次深入到底,连续猛烈耸动,方楠爽得头往后仰去,秀发摇曳摆动不停。

  李尽欢就这样搂抱着方楠丰满的胴体走到外室,也不放下到沙发上,直接顶在木墙壁上近乎粗暴地耸动撞击起来。

  方楠眉目含春,媚眼如丝,秀发散乱,柳腰挺动,美臀款摆,纵体承欢,婉娈逢迎,李尽欢很难想像方楠这样端庄娴雅的教育白领人凄美妇居然也有如此风马蚤放浪的时候。

  “尽欢……你坏死了……”

  方楠喘息吁吁地娇嗔道,“你快点出来吧……我不行了……你该回家了!”

  “好嫂子,那你就送我回去吧。”

  李尽欢滛笑道。

  “小坏蛋,你先出来啊。”

  方楠媚眼如丝地娇嗔道,“这样怎么开门送你回去呢?”

  “呵呵,这样一样出去。”

  李尽欢滛笑着,居然就这样搂抱着方楠向房门走去。

  “啊……怎么可以这样出去啊……不可以的……现在才下午一点多……万一被邻居看见……羞死人了……”

  方楠挣扎着娇嗔道。

  “正是这样才更加刺激啊……走吧……我就要这样干穿你……”

  李尽欢一边走,一边连续大力耸动,方楠爽得芊芊十指几乎隔着衬衣深深陷进李尽欢的背部,李尽欢虽然感觉有点痛,却更体会出方楠的陶醉,他更加狂野地强烈撞击,肆意挞伐,方楠立即产生一股妙不可言荡人心魄的快感,直涌心头,传上玉首,袭遍四肢百骸,散发出欲火的光彩把个人凄美妇方楠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宛如醉酒一般娇艳迷人,玲珑浮凸成熟而美丽的肉体由于有愉悦的快感而颤抖不已。

  开门关门,此时烈日当头,楼道里面死一般的静寂,李尽欢的庞然大物在方楠幽谷里面抽锸耸动的“扑哧扑哧”的动作声和“咕唧咕唧”的春水声清晰可闻,李尽欢一边慢慢走动,一边顺着方楠美臀上下颠簸的劲头大力耸动;方楠上身的衬衣虽然散乱,却还穿在身上,勉强遮住峰峦叠嶂的春光,下身的套裙却已经撩起在腰臀上面,两条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的修长玉腿赤裸裸地紧紧缠绕住李尽欢的腰身,玉手粉臂更是搂紧李尽欢的脖子不敢放松,这样异样的刺激快感,激起方楠胴体深处急剧痉挛,春水汩汩不断流淌出来,一路下来,滴滴答答在楼道里留下了一路的水痕。

  好不容易走到了李尽欢家的门前,李尽欢更是按住方楠近乎粗暴地猛烈抽送挞伐,她美绝人寰俏丽娇腻的芙蓉嫩颊媚态横生,荡意隐现,一声淒艳哀婉的撩人娇啼,方楠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猛地紧紧缠着李尽欢的身体,一阵令人窒息般的痉挛哆嗦,樱口一张,银牙死命地咬进李尽欢肩头的肌肉中,高贵端庄的美貌人凄方楠接二连三在李尽欢胯下体会到那前所未有的令人欲仙欲死的交欢高嘲。

  “嫂子,等着我马上喷射给你了。”

  李尽欢更加凶猛地抽送着,猛烈地耸动着,粗暴地挞伐着,庞然大物在方楠的花心深处膨胀到了极点,开始剧烈地抖动。

  “尽欢,不要射在里面啊,我现在是危险期,不可以的啊。”

  方楠娇喘吁吁地呻吟哀求道。

  “那就张开你的樱桃小嘴吧。”

  李尽欢抽出来,方楠还在羞赧地扭动着头颈,被李尽欢按住她的头,粗暴无礼地顶进她的樱桃小口里面,大力拉动身躯,在方楠湿润温暖的口腔里面猛烈抽锸,连续深喉,终于闷吼一声,火山爆发出来,滚烫浓厚的岩浆呛得方楠咳嗽连连,嘴角美目和瑶鼻之间都是白花花的岩浆,樱唇微张,娇喘吁吁,眼角淌出泪珠,也分不清是屈辱的眼泪还是快乐的泪水。

  方楠紧紧搂抱住李尽欢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高嘲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

  “好嫂子,我干得你舒服吗?”

  李尽欢搂抱住方楠,笑着给她一个亲吻,开心地笑道,“比起你老公来,谁更容易让你快乐啊?”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