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啦”地声音停了,罗贝贝耳边响起脚步声,李尽欢在白圆圆脸颊上亲了一口,待她睁开眼睛,笑着问道:“圆圆姐,刚才感觉怎么样?”

  “你这个坏蛋!真……真的很厉害,干得我很爽……”

  白圆圆羞红了脸,指头点在李尽欢的额头上,“我丢了之后,你还是那么一直插、搅,弄得我欲仙欲死!”

  同样听见了门外响动的白圆圆自然知道李尽欢这样问的意图,所以回答的既滛荡又诱惑,这全是说给端着水盆进屋的罗贝贝听的。

  果然,小妮子俏脸通红,纤手微颤,水盆里的水漾了出来。

  两人装作不知,笑声调笑。

  罗贝贝弯腰俯身,借着把水盆放在床边的动作掩饰自己的心虚,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一走了之,而是选择留下来“侍候”他们。

  这时,白圆圆翩然起身,任由妖娆曲线暴露在空气中,不过她却大大方方,没有遮掩。

  她这是干什么?像我示威吗?罗贝贝看着白圆圆胸前浑圆高耸的丰满ru房,下意识地挺起了胸,奈何她的规模不小,人家更是庞然大物。

  “我去洗澡了。”

  白圆圆笑着伸手拧了拧罗贝贝的俏脸,光滑细腻,“你们慢慢聊。”

  “谁要和他聊。”

  罗贝贝看了李尽欢一眼,见他没穿衣服,俏脸一红,却没有再做出转身或者闭眼这种自欺欺人的事来,只有心理不甘,嗔骂道:“暴露狂。”

  白圆圆摇着雪白的屁股离开了,留下两个斗嘴的冤家。

  李尽欢从床上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罗贝贝吓了一跳,下意识捂紧了胸口,道:“你要干什么?”

  李尽欢下床,赤着脚踩在地板上,嘿嘿笑道:“你说呢!”

  “啊……”

  罗贝贝娇呼一声,“你不要过来。”

  李尽欢突然伸手,用力将罗贝贝抱入怀中,扔在床上,自己也扑了上去。

  漂亮的房间,温馨的卧室,柔软的床上,赤身的男人,美丽的女人。

  李尽欢双手捧起她那吹弹得破的玉脸,看着那一阵阵泛起的红晕,呼吸急促起来。

  罗贝贝那双迷人的眼睛此时醉意朦胧,他们互相看着,彼此都默默无语。

  慢慢的,李尽欢把双唇凑了上去,罗贝贝闭起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胸脯剧烈起伏着,显然也很紧张。

  终于,他吻在了罗贝贝那两片娇小的樱唇上,从她的嘴里散发着一种淡淡的幽香,勾的李尽欢欲火熊熊燃起。

  李尽欢把舌头伸了过去,先舔了一下罗贝贝的樱唇,然后再起开她微合的牙齿,最后和她娇小滑腻的香舌搅缠在了一起。

  只听罗贝贝嗓子眼里“嗯”的一声,整个身子猛的一颤,然后就整个软下来了。

  男人在这种时候听到这种声音,无疑是一种催化剂,这时李尽欢的欲火燃烧的更旺了,但他心里却在提醒自己,这一次一定要慢慢来,否则太暴殄天物了。

  罗贝贝热情地回应着,香舌和李尽欢一起纠缠着滑进了他的嘴里。

  李尽欢吮吸着罗贝贝的舌头,就象品尝一种美味一样,在嘴里裹来裹去,她的舌头是那么的娇小滑腻,真是叫他受用不尽。

  罗贝贝整个人已经软软的靠进了李尽欢的怀里,双臂象蛇一样缠住了他的脖子。

  李尽欢双手捧着她纤细的腰肢,在罗贝贝身上慢慢揉捏着。

  这次长吻吻了足足能有五分钟,直到吻的他们彼此都不能呼吸了才算罢休。

  罗贝贝睁开迷人的双眼,朦胧的看着李尽欢说道:“尽欢,你喜欢我吗?”

  李尽欢温柔笑道:“我当然喜欢你。”

  罗贝贝此时靠在李尽欢的怀里,身体软软的,任由他摆布。

  李尽欢没有去脱罗贝贝的连衣裙,只是伏下身来去吻她白嫩的脖颈,而一只手已从她连衣裙下面探入了她私人的领地。

  “啊……”

  罗贝贝幸福的呻吟了一声,双臂环住了李尽欢的头,让他慢慢地去享用她。

  她的皮肤是如此的光滑细腻,叫人不忍对她太过粗鲁。

  李尽欢的手探入罗贝贝的连衣裙内后,嘿嘿,刚才她只是穿了外衣,没有戴||乳|罩。

  罗贝贝浑圆坚挺的ru房就好象正在等待着他去把玩一样,这时李尽欢猛然撕断了她连衣裙的肩带。

  有时候稍稍用一些暴力,往往会达到更好的效果。

  罗贝贝好象没有预料到李尽欢会这么做,猛然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他正注视着自己那雪白娇嫩的身体时,又闭起了眼睛,挺了挺身子,好象正在等待着李尽欢去占有她。

  这时李尽欢仔细欣赏着罗贝贝的身子,雪白娇嫩,一对ru房浑圆挺拔,两颗娇小可人的||乳|头亭亭玉立在那里,光滑的肌肤没有一丝缺陷。

  李尽欢慢慢褪去了她的连衣裙,一条浑圆修长的玉腿呈现在他眼前,也是同样的光滑圆润,只是一条贴身的黑色三角内裤与她丰满白皙的臀部有些不大相称,看上去总是觉得紧了一些,但这反而更衬托出她的体形。

  他再一次伏下身去,伸出舌尖去舔弄罗贝贝那粉红的||乳|头,当李尽欢的舌尖刚碰到她的||乳|头时,罗贝贝猛地浑身一震,象触了电一样,然后娇小的||乳|头迅速的直立起来,这已经说明她也已经开始兴奋起来了。

  罗贝贝嗓子里呻吟了一下,紧紧地搂住了李尽欢正在吮吸她ru房的头,他嘴里吮吸着一只ru房,一只手用力揉捏着另外一只,两只手指还不时的夹弄她的||乳|头。

  她的||乳|头在李尽欢的逗弄下,一直是挺立的,硬硬的。

  罗贝贝也不时亲吻李尽欢的耳朵,在兴奋的时候还咬他的肩膀,但不是很用力。

  李尽欢知道到时候了,于是一边亲吻着罗贝贝的身子,一只手慢慢的揉捏着她的身体向下抚去,掠过平坦光滑的小腹,他的手伸进了罗贝贝的内裤。

  “啊……”

  她梦呓般的呻吟了一声,两条腿蹬了蹬,然后搂得他更紧了。

  李尽欢故地重游,第一次接触这个娇滴滴的小美女时,他就知道,她的阴阜荫毛稀疏。

  此时罗贝贝的阴沪已经高高的隆起,内裤里有一种潮湿的感觉,看来刚才李尽欢已经把她的春情挑起来了。

  李尽欢的手顺着那条细缝慢慢揉弄着,他用食指轻轻蹭着阴核,拇指和中指轻轻拨弄着罗贝贝的荫唇,无名指则一点一点的在她的洞口沟通着。

  这时罗贝贝的呼吸已经越来越急促,满脸涨得通红,娥眉轻蹙,美目微合,嘴里“嗯嗯啊啊”的,显然已经进入了状态。

  看看差不多了,李尽欢抬起罗贝贝的臀部,把她身上仅剩下的一条内裤给褪了下去。

  这时李尽欢才认真的去欣赏她的荫部,只见丰满白皙的阴阜高高隆起,两边的荫唇就象紧合的贝壳一样,中间只开了一条细细的窄缝,刚才被他拨弄的洞口现在看去上面有些晶莹的液体在闪闪发光。

  罗贝贝好象也意识到了李尽欢正在看着她,所以把两条腿夹在了一起,蜷了起来,但这样一来,反倒把她的阴阜衬托的更加突出丰满,甚至连藏在荫道口下的肛门都暴露出来。

  她好象马上也意识到了这点,所以坐起来娇颠的捂住李尽欢的脸说道:“不许你瞅,不许你瞅……”

  李尽欢拿开罗贝贝的手,对她温柔地说道:“我不但要瞅,还要细细的品尝呢!”

  罗贝贝听了之后,两眼紧张的瞅着李尽欢,胸脯一上一下,起伏的更大了。

  他这时才注意到她的ru房是如此的丰满,是如此的迷人,不愧是出国留过洋的,胸部都国际化了。

  李尽欢又禁不住把脸贴了上去,埋在罗贝贝的两||乳|之间,去感受她的心跳,感受她的温柔。

  罗贝贝此时也抱住李尽欢,温柔的对他说道:“人家什么都给你了,你可要对人家负责任。”

  她这已经更加向李尽欢表明了心迹,听到这话,他笑了,长期占有这个娇滴滴大美女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

  虽然知道已经和李尽欢好过了,但是罗贝贝还是有些害羞,双腿依然蜷着。

  李尽欢跪在床上,双手分开了罗贝贝的大腿,让她的荫部尽量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罗贝贝顺从的分开了双腿,李尽欢把头埋了下去,用他的唇去亲吻她的“唇”这一次她好象真的触了电,“啊” 的一声惊呼了出来。

  李尽欢不管这些,伸出舌头去舔弄罗贝贝的荫唇,不时的用舌尖逗弄她的阴核,甚至把舌头伸进她的荫道里。

  这一次她真的受不了了,柔软的腰肢象蛇一样拼命的扭动,丰臀也不停的摆动,两条玉腿阵阵的颤抖着,看来已经痉挛了。

  马上,yin水象决堤的洪水一样涌了出来,粘粘的,||乳|白色的液体,略带着一些惺味和咸味。

  李尽欢用舌头尽情地舔拭着,品尝着,“啧啧”有声。

  他先把舌头伸进罗贝贝的荫道里,在里面挑弄一翻后,yin水马上就会大量的涌下,然后李尽欢再用舌头沾着yin水舔遍她整个的阴沪,甚至连罗贝贝的肛门也不放过,因为等一下他还想要和她……

  罗贝贝这时也已经顾不上什么女儿家的矜持了,嘴里“嗯嗯啊啊”的开始哼叫起来,“啊,啊……嗯……你好会弄,啊……我又流水了,啊……啊……”

  李尽欢看看已经差不多了,于是直起身来,他的rou棍今晚战了又战,可是却没有丝毫疲态,高高葧起,笔直朝天。

  充血肿大的龙头成紫红色,rou棍直挺,带着龙头一抖一抖的,仿佛是在那里耀武扬威。

  除了岛国拍摄的那些为全人类繁衍做贡献的艺术品以外,罗贝贝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见过男人的那话儿,更何况是李尽欢这种连电视里都很少出现的大号的呢!所以看得都呆了。

  李尽欢双腿分开,跪在罗贝贝面前,对她说道:“尝尝吧!等会儿就靠它让你欲仙欲死了。”

  只见罗贝贝“嗯”的一声,用双手捂住了脸,“不要。”

  李尽欢知道这么说她是不会干的,于是又说道:“如果你不先把它搞滑了,呆会儿你那里可会疼的呦!”

  这句话果然好使,只见她拿开双手,注视了一会儿李尽欢的rou棍,问道:“会不会很脏?”

  “你说呢!刚才都被圆圆姐舔得那么干净了,怎么会脏……”

  听完这句话,罗贝贝用娇小的双手捏住李尽欢的rou棍,不让它一跳一跳的,然后含在了嘴里。

  这时的李尽欢也不由得浑身一颤,一股电流从她的口中传遍了他听的全身。

  原来这种事是不用教的,因为李尽欢的rou棍很大,罗贝贝只能含住他的龙头和下面的一点,所以她把他的rou棍不停地吞吐着,用牙齿轻轻磨着李尽欢龙头的边缘,用小巧滑腻的舌头舔弄他的马眼,还不时的裹一裹,吮吸一下,而拿着李尽欢rou棍的那只手也在一下一下的套弄着,并不时的挤压他rou棍下面最粗的那根青筋。

  这不是李尽欢第一次享受女人的kou交,同样不是质量最高的一次,但是毕竟是罗贝贝的第一次,他也舒服的哼叫起来。

  李尽欢闭起眼睛,双手按着罗贝贝的头,rou棍在她口里一进一出,仿佛就在用她的小嘴性茭。

  过了好久,李尽欢感觉差不多了,于是抽出rou棍,rou棍上挂满了李尽欢的口水和他流出来的嗳液,已经润滑多了。

  rou棍一跳一跳的,闪闪发光。

  李尽欢拿起一个枕头垫在了罗贝贝的臀部下面,她则躺在那里,舌头在嘴里绕着,好象在品尝着刚才从他rou棍里流出来的嗳液。

  当他把枕头垫在罗贝贝的臀下后,她好象知道李尽欢要干什么了,但她只是把双腿分得更开一些,轻声对他说道:“你……你轻点,我……我怕……”

  这句话对李尽欢无疑就象一瓶催|情剂,他一手托起rou棍,先用龙头在罗贝贝的荫唇上研磨了一下,然后对准洞口,向前挺了下去。

  只见罗贝贝的身子往起一挺,鼻子里“嗯”的一声,这时李尽欢的rou棍才进去了三分之一,显然前面虽然没了阻碍,但是前进起来还是比较费力。

  李尽欢猛地一挺,只见罗贝贝浑身一颤,“啊”的一声,紧紧地抱住了他,娥眉紧蹙,从迷人的眼角中疼下了一串泪珠。

  完全是心理作用,虽然李尽欢的凶器很给力,可是罗贝贝已经容纳过数次了,此时刚才蝽药发作的时的彪悍劲不见了踪影……

  心理作用的影响其实是很大的,李尽欢知道还不能马上就开始抽动,于是趴在她身上,用舌头舔去罗贝贝的泪珠。

  渐渐的,罗贝贝紧紧搂着李尽欢的双臂开始放松,丰满的臀部在纤细的腰肢带动下也开始慢慢的蠕动。

  李尽欢知道差不多了,于是开始慢慢地抽动起来。

  “啊,啊……嗯……啊……”

  罗贝贝的呻吟声越来越有节奏了,李尽欢的抽送也越来越用力。

  这时李尽欢才感觉到罗贝贝果然是刚破身的女人,和熟女的分别的确很大,她的荫道是如此的窄,刚开始的时候很难在里面抽动,但渐渐地,她的荫道开始分泌出粘滑的液体,这才使他地抽送自如起来。

  过了一会儿,李尽欢把罗贝贝的双腿放在了他的肩膀上,身体向前倾,尽量使她的荫道变的又短又窄,这样,他插起来的感觉会更爽。

  本来刚破身女人的荫道就很窄,在加上这样,李尽欢每一次插入都感觉到他的rou棍被一层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肉壁紧紧裹住,紧紧地夹着,荫道内侧一阵阵的吮吸,从李尽欢芓宫内喷射出的荫精也一次次的撒到他的龙头上,真是舒服极了。

  “啊……啊……尽欢,你撞的我好舒服,嗯……使劲,嗯……啊……不行了,啊……又流了……啊……爱死你了……好人……”

  罗贝贝的浪叫伴着李尽欢每一次插入时的“咕唧”声,令他的精神持续亢奋,李尽欢也一次比一次卖力。

  这个姿势持续了好长时间,李尽欢觉得应该换一下方式,于是他在罗贝贝耳边轻轻低语了一阵,她“嘤咛”的一声捂住了脸,但却翻过身去,把臀部高高的拱起。

  在灯光下,罗贝贝雪白的屁股发着亮光,荫道口一张一合的象是在召唤着李尽欢进去,于是他又对准洞口,挺了进去……

  “啊……咿……好爽,啊……我要飞了,嗯……再用力,啊……啊啊……啊……不行了……”

  原来再怎么矜持的女孩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都是彻彻底底的一个荡妇,甚至反应得比荡妇还要过火。

  他们全身都已经满是汗水,罗贝贝飘逸的长发沾着汗水贴在了后背,脸上,胸前,以及口中,她已经兴奋的眯起双眼,昂起头,浑圆的臀部配合着李尽欢每一次的插入就向后使劲的坐下,丰满的双||乳|也随着每一次的动作做着激烈的颤动。

  李尽欢还不时的把手伸过去去揉捏已经充了血的||乳|头。

  这时他一手握着罗贝贝的腰,一手从后面拽起她的头发,使罗贝贝的头扬的更高,然后用力的插她。

  “啊……啊……我不行了……啊……又尿了……”

  随着罗贝贝的叫声,一股股荫精浇在了李尽欢的龙头上。

  被这滚热的荫精一淋,李尽欢也忍不住了,赶紧把她翻转过来,用rou棍顶住她的阴沪一阵猛烈的抽送。

  “啊……啊……要死了,啊……”

  随着罗贝贝最后的一声大叫,李尽欢滚烫的精华从马眼里喷射而出,他用rou棍死死抵住她的阴沪,让精华尽情的喷射到罗贝贝的芓宫里。

  罗贝贝的芓宫被李尽欢的精华一浇,也禁不住再一次的射了。

  李尽欢射出的滚烫精华在罗贝贝的体内融合、奔跑,她刚才直挺的腰也软了下去,嘴里还不停的哼着:“啊……嗯……好舒服,嗯……”

  声音一点一点变弱,嘴角上挂着满意的微笑。

  他也心满意足的趴在了罗贝贝柔弱无骨的身体上,两具汗水淋淋的身体就这样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李尽欢没有拔出自己的rou棍,还是继续插在罗贝贝温暖的蜜|岤里,浸泡在他和她的体液之中,这种感觉舒服极了。

  这对罗贝贝来说也很好,因为可以让她感到下体还充实着。

  就这样,他们躺着休息了一会儿,两人都在默默回味着刚才的疯狂与刺激。

  又过了一会儿,李尽欢首先打破沉默道:“怎么样,舒服吗?还想不想在来一次?”

  罗贝贝惊讶地睁开双眼,道:“再来一次,你不累吗?”

  李尽欢看着她惊讶的神情,深情地吻了一下罗贝贝的眼睛一口,笑道:“就算累死在你身上我也愿意,只要你高兴。”

  听到这样给力的情话,罗贝贝又一次搂紧了李尽欢,为他献上了一个香吻,然后调皮的一笑,道:“这一次我为你服务。”

  说着,她翻过身来,把他压在了下面。

  这时李尽欢的兴趣来了,倒要看看她是怎么为他服务的。

  此时李尽欢的rou棍还在她的蜜|岤里插着,罗贝贝坐起身来,用一只手慢慢的把rou棍拿出来,她那光滑的阴沪早已经被他顶撞的一片红肿了。

  rou棍上沾着一些||乳|白色的液体,里面掺杂一些淡淡的马蚤味,当罗贝贝把李尽欢的rou棍拿出来时,顺着她的大腿根又流下来了不少粘稠的液体。

  看到这种情景,李尽欢的rou棍又开始一跳一跳的蠢蠢欲动了。

  “拿些纸把它擦干净吧!”

  李尽欢的头枕着双手,悠闲地说道。

  “不,不要用纸。”

  罗贝贝略带羞涩的说道:“你躺在那里慢慢的享受吧!”

  说着,她便趴在了李尽欢的下身,双手扶起他坚硬的rou棍,小口一张,吞了进去。

  “哦……”

  李尽欢舒服地呻吟了一声,只见罗贝贝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