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勇猛十足的冲刺着,不多时,章蕙一声高亢的尖叫顿时传来,“泄……泄了……啊……”

  “呜呜呜……”李尽欢的呼叫和身体的高嘲反应使得章蕙银牙暗咬,娇躯僵硬了好久好久,她感觉到身后那让自己欲仙欲死的男人正一震一震的在自己身体里射入烫人的精子,芓宫深处亦激射出一股股溽热的yin水……

  周华偷鸡不成,反而蚀把米,最让他受不了的是自己眼睁睁的望着妻子被那男人内射进去,以至于男人那根东西拔出来后,老婆那被插得红肿的滛|岤里源源不断的流出||乳|白色的jing液,一幅滛秽而邪恶的画面……

  既然已经撕破脸了,李尽欢就一点不留情面了,从章蕙丰腴的身子上面爬起来,直接给了周华一脚,周华就像一个中枪的可怜虫,直接就摔倒在了地板上,昏死过去了。

  第191章 肉债肉偿

  既然已经被周华看见了,索性干脆干到底。

  而且李尽欢在公司的这段时间里,也知道了一些周华的事情以及他的弱点,今晚更是把他自己的命门一股脑都抖了出来。

  于是李尽欢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虽然老约翰并没有给自己下达什么对付周华的指令,但对于这种欺上瞒下颐指气使的贱人,能灭掉就别放过,留在这个地方作恶。

  只是如今李尽欢并没有特别的权力能够把周华一击致命,和他翻脸已经是最大的动作,更何况还当着他的面干了他的女人。

  不过女人终归是无辜的,特别是在这件事情上的章蕙。

  为了安全起见,李尽欢索性让章蕙当即就收拾了一下衣物,一起离开了周华的别墅。

  自己家里的公寓陈依依会回去睡觉,而且房子也不是很大,哎,自己女人又那么多,赶明儿得弄一套大别墅了。

  坐到了车里,李尽欢想到了白圆圆,到香格里拉酒店去包一个房间常住应该是不错的选择,而且有白圆圆的照顾,更妙的是,两个诱人少妇级别的尤物在一起,更是让人无限遐想。

  少妇之间更会理解体谅彼此作为女人的难处,这也是李尽欢考虑的重点,尽管自己可以用身体去征服这些女人,但是要让女人对你死心塌地,全身心的投入,光凭床上的勇猛还是不够的。

  拉着章蕙直接下了楼,上了车。

  李尽欢刚才喝了好多酒,已经有些醉了,虽然自己可以用金瓶神力化解那些酒劲,但是微醺的状态确实是让人迷恋不已。

  这才是喝酒喝到最好的状态!

  于是就让章蕙来开了,在李尽欢的手指乱指外加乱摸的情况下,章蕙终于把车开到了香格里拉大酒店。

  白圆圆早早就等在了那里。

  为了省去两个女人的麻烦,李尽欢直接就装醉,两个女人万一有火气也不好随便乱发。

  不过白圆圆终归是念头通达的女人,很清楚像李尽欢这样的男人不可能只会有一个女人,事实上,没有哪一个女人可以降服这头公牛,在床上多一个女人才是多一个帮手。

  自己因为身份缘故,也从不奢望有什么美好的未来,只是期望如今这些神奇的时刻延续的长久一点!

  章蕙的情况,李尽欢刚才在电话里也大概说了一点,少妇相知,同为女人更能理解彼此的难处!

  没等章蕙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白圆圆挥了挥手说道:“先把这头笨牛弄上去再说。”

  房间早已开好,直接一个总统套房。

  两个少妇好不容易把装醉的李尽欢弄进房间扶上床,都累得够呛。

  章蕙刚才来的匆忙,连澡都没洗,跟白圆圆打了声招呼,就先去洗澡了,房间里只留下了白圆圆和李尽欢。

  白圆圆也以为李尽欢真的喝醉了,把李尽欢摆正了身子,脱下了衣裤,却发现下面的家伙已经蠢蠢欲动,白圆圆不怀好意的弹了一下羞赧道:“你个坏东西,专门欺负女人!”

  玩弄了一番之后,白圆圆心满意足的想拉开房门回自己的房间。

  就在这时,白圆圆听到后面一阵风声,马上就感觉自己背后被人给抱住了,她转身一看,李尽欢正坏笑着抱着自己,双手已经把自己的旗袍的斜扣的解开,一大片白色的胸脯露了出来,半个||乳|峰也显现出来。

  “圆圆姐,你刚才好坏啊,差点被打塌下去了,你说该怎么惩罚你?”李尽欢坏笑着说道。

  “你,你没醉!”白圆圆也没想到李尽欢会装得那么像,只是外面还有章蕙在,也不敢大声说话。

  “当然没醉,千杯不醉说的就是,你说说我该惩罚你?”李尽欢用下面的坏家伙使劲的顶着白圆圆那令人发狂的丰腴肉臀说道,“刚才你打了这个坏东西好几下,那就得肉债肉偿,现在就要进行棍刑!”

  没等她回话,李尽欢一下子就把嘴压在了白圆圆性感的红唇上,舌头伸到了她的嘴里,在她的嘴中滑动着。

  非但如此,白圆圆胸前的||乳|峰还紧紧的顶着李尽欢的胸膛,他立刻感到下体胀得非常厉害。

  冷艳美妇的一条腿环扣在李尽欢的腿上,紧紧的夹住他的腰,轻轻的扭动着身子。

  冷艳美妇口中呢喃着,不时发出“嗯……”呻吟声。

  情迷意乱的李尽欢俯在白圆圆耳边轻声说道:“圆圆姐,你这个诱人的小妖精啊!”

  “我们到床上去吧!”

  白圆圆的腿放下来,嘴仍然吻着李尽欢的嘴,和李尽欢一起慢慢移向里面的床上。

  到了床上,李尽欢一下子就把白圆圆给放倒了,冷艳贵妇脸色潮红,媚眼如丝,娇喘吁吁道:“我早就看出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外面的那个章蕙又是刚勾搭上的吧!”

  “圆圆姐,冤枉啊!”

  李尽欢嘿嘿一笑,毫无愧色地说道:“我真的不是随便的男人啊!蕙姐也是被逼不得已,你也知道,你们女人在这个世界上比男人苦多了,我只是伸出小手挽救了一下而已!”

  “不是随便的人?”

  白圆圆白了李尽欢一眼,美妇喝酒后慵懒风情,简直勾死人不偿命,“那随便起来呢?”

  “随便起来啊……”

  李尽欢凑到她耳边,灼灼的热气喷在她的耳朵上,笑着说道:“随便起来不是人。”

  白圆圆也没把章蕙当着心上,只是这么一问一答,彼此显得相当的默契,像是走一个流程一般。

  白圆圆说着就把那双穿着粉红丝袜的美腿就伸在李尽欢的眼前,包裹在丝袜内的双脚也正好压在李尽欢的那话儿上。

  李尽欢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两条玉腿,白圆圆几乎全裸的躺在床上,粉红色的裤袜下真的连内裤都没有穿。

  第192章 大被同眠

  李尽欢的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两条玉腿,白圆圆几乎全裸的躺在床上,粉红色的裤袜下真的连内裤都没有穿。

  白圆圆把一条腿抬起压在了李尽欢的肩上,另一条腿用脚趾隔着他的裤子逗弄起李尽欢的那话儿来,在丝袜的衬托下那迷人的肉缝隐约可见。

  然后白圆圆慢慢的褪去丝袜,她一条腿架在李尽欢身上,另一条腿则撑在地上,随着她最后一道衣物——性感蕾丝胸罩的除去,她那迷人的胴体便在李尽欢的眼前展露无遗,他情不自禁的俯身将白圆圆揽到了怀里。

  “它硬了!”

  白圆圆在李尽欢耳边呢喃着,并轻轻的挣出李尽欢的怀抱,向着他的分身把身子蜷了下去。

  李尽欢火热坚挺的小弟弟蓦然一凉,立刻又被一团温暧包围了,原来白圆圆竟然拉下他的拉链,把那根硬挺的东西含入了嘴里。

  白圆圆那调皮的舌头轻巧的在分身的下缘转动着,那是李尽欢最敏感的地方。

  然后白圆圆开始努力的用嘴容纳李尽欢的命根子,似乎要把整根都含进去,直到他的rou棍根部也感触到白圆圆双唇的柔软。

  接着白圆圆就吐了出来,说道:“太长了,顶得我都要吐了!”

  在卧室内昏暗的灯光中,只听白圆圆轻轻笑了起来。

  李尽欢抚摸着白圆圆的长发,心里感动得想哭。

  接着白圆圆又含进去了,这次她没有试图把整根吞入,只是双唇紧紧的包着李尽欢的巨物,做起一进一出的活塞运动。

  进入的时候,白圆圆尽量把它吸到最深处,退出来时,她的舌头又会在龙头上舔舐。

  过了一会儿,白圆圆的手开始解李尽欢的皮带,当她把他的裤子褪到膝盖时,白圆圆又把那根为了褪下裤子而不得不吐出的宝贝含入嘴里,这次她的舌头开始专攻前端了。

  白圆圆一手轻轻抚弄着李尽欢的子孙袋,一手在他命根子的根部来回套弄。

  强烈的快感使李尽欢不由得扶住白圆圆的头,她明白他的想法便停下不动,改由李尽欢主动进攻。

  在昏暗的灯光中,白圆圆的口中由于李尽欢的抽锸而发出轻微的“唔唔”的呻吟声。

  白圆圆的双手抱住李尽欢的臀部,柔软纤细的手指在他的后庭到枪囊处轻轻的搔动。

  这里也是李尽欢最敏感的地方,那里传来的刺激令他差一点儿一泄如注。

  李尽欢急忙抽出长枪,在白圆圆的脸上轻轻捏了一下,她“嘻嘻”轻笑,为自己的顽皮而得意。

  他把白圆圆拉起来,手直接从她裤袜里伸进去,手掌贴在那片隆起的小丘上,手指也向那桃源洞口探去,那里果然早已泛滥成灾。

  “好湿啊!”

  李尽欢对着白圆圆笑道:“姐姐,想要了?”

  “嗯!刚才在外边就湿了。”

  白圆圆爬起身贴在李尽欢耳边,含着他耳垂,腻声说道:“不想,人家一点也不想。”

  “不想才怪。”

  李尽欢的心一荡,小弟弟也禁不住跳了一下。

  白圆圆的裤袜尽头是松紧带,李尽欢双手插了进去,很容易就把它们拉到膝盖了。

  接着李尽欢和白圆圆转了一圈,让她站在床榻并贴靠在墙上,随后自下而上的进入了温暖的洞|岤。

  “啊……”

  白圆圆呻吟了一声,双手紧紧拥住了李尽欢,他的舌头寻找着那两粒樱桃,在一路留下了舔舐的痕迹后,终于将凸起的两粒含入嘴中,慢慢的品尝起来。

  由于姿势的问题,当李尽欢爱抚白圆圆的上面时,下面就无法很方便的抽动,有几次还差点滑出来。

  无奈之下,李尽欢只得放弃上面,集中精力专攻下面。

  因为丝袜还没有完全褪下,大腿反而把她的花房挤得更紧了,抽动起来不太容易,但是感觉却更强烈。

  而白圆圆的反应显然也是如此,李尽欢没动几下,她就已经开始喘息了。

  因此她搂着李尽欢的一只手也缩回去捂住自己的嘴,深怕自己在情不自禁中叫了出来,毕竟外面还有个人呢!

  “真是太舒服了!”

  李尽欢说道:“没想到站着做感觉这么强烈。”

  他放慢了抽锸的速度,白圆圆可以正常说话了。

  “停一下,我快站不住了。”

  白圆圆轻轻的说道,她的腿都软了。

  李尽欢便抽出了自己的长枪,白圆圆很自然的伏下身去,双手扶住了床头,雪白肥美的两瓣屁股对着他高高撅起。

  他不由得一阵惊喜,白圆圆居然用了这个自己最喜欢的姿势。

  很多女人,因为后入式像狗一样很难堪,而且不能抱住自己,所以即便是结婚夫妇很少有人愿意这样做。

  李尽欢就这样在白圆圆的身后挥枪而入,然后飞快的一下一下抽动着,她的嘴里开始发出低沉的,极力压抑着的呻吟。

  在李尽欢的冲撞下,白圆圆的身体前后摆动着,连带整张床都跟着晃动起来。

  李尽欢看不清楚自己在白圆圆身后进进出出的绮丽风光,只能感觉到她的蜜道紧紧的包围着自己,丰满的臀部不时撞击自己的小腹。

  小弟弟微微下压的角度使它感觉上去更加坚挺,用正常体位时接触感并不强烈的靠内一侧,此刻也强烈的感受到了蜜道深处那些皱折的磨擦。

  “换个姿势吧!”

  李尽欢说完,将白圆圆的修长玉腿举起来,直至贴住她的小腹,手握住饱满的ru房搓揉着,rou棍深深地插进去,让白圆圆充分体会rou棍的热度和硬度。

  “嗯……嗯……好舒服……啊……”

  白圆圆将樱桃小嘴附上李尽欢肩膀上的肉吸着,他卖力的将rou棍使劲插到湿润蜜洞最深处,肩膀上的小嘴强烈的吸吮让李尽欢爽到底。

  李尽欢疯狂的使劲抽锸,白圆圆不由自主的搂紧他的脖子,蜜洞收缩得越来越急剧。

  李尽欢加快频率,一下下朝她的芓宫袭去,白圆圆享受地闭着眼睛,头靠在他头的一侧,用手从后面抱住了李尽欢,双腿也圈住了他的屁股,圆臀起落,挺耸的ru房随着雪白肉体的摇摆上下翻飞。

  李尽欢忍不住用嘴轮流叼住她的||乳|头吮吸着,白圆圆更是酥爽难当,酥胸后仰,长发凌乱的遮住脸,娇喘吁吁香汗淋漓,细小紧滑的蜜洞里无数的小肉瓣裹着rou棍又压又夹,白圆圆被他插得销魂低吟:“啊……好舒服……啊……”

  白圆圆蜜洞深处象小嘴一样含住龙头,yin水随着rou棍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李尽欢大腿上。

  白圆圆白嫩修长的美腿,高高地竖在李尽欢腰后,蹬得又直又硬,李尽欢每插一下,她的双腿就抖一抖,嘴里呻吟,屁股挺动着有节奏地伴着他的进攻在套弄。

  “啊……美死了……啊……舒服死了……啊……我要晕过去了……”

  白圆圆全身酸软地抱着李尽欢的头,大口大口喘着气。

  李尽欢吸吮着她饱满的ru房,rou棍在蜜洞中抽锸,手从腋下伸过紧握住丰满的ru房。

  “啊……喔……”

  白圆圆的呻吟逐渐升高,蜜洞深处发出yin水激荡的声音。

  李尽欢的阴囊随着抽锸一下下的打着她雪白的屁股,发出肉与肉的撞击的“啪啪”声。

  李尽欢将rou棍完全插进她湿润紧窄的蜜洞研磨几下后再完全抽出,只把龙头留在里面再全力急速插入,冲击着她的芓宫颈。

  “啊……我不行了……快……干死我了……”

  白圆圆流露出类似哭泣的滛荡呻吟,饱满的ru房随着rou棍对蜜洞的冲击前后摆动,娇躯僵硬的向后挺起,“啊……你好坏……磨人家的……哦……”

  李尽欢的rou棍感受到白圆圆的蜜洞达到高嘲时连续痉挛,好像小手紧紧地捏着龙头,紧暖麻酥的感觉由龙头传至rou棍。。

  硕大的龙头猛烈的冲击着白圆圆的芓宫滚烫的精华浇在芓宫壁上,加上龙头撑张芓宫颈的痛楚与快感,使尚在高嘲中的白圆圆又被顶上巅峰,再一次全身抽搐发出的强烈颤抖连他的身躯也受到震撼。

  yin水顺着rou棍流到李尽欢的腿上,他将she精后疲软的rou棍抽出白圆圆的蜜洞。

  白圆圆软软的趴在床上,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小嘴因高嘲快感冲击时的喊叫还张着,一缕口水从嘴角淌下,顺着脸颊流到白嫩的ru房上,||乳|白的精华从她微张的小荫唇里满满的淌出,混着高嘲的yin水与荫精顺着白嫩的大腿缓缓流下。

  李尽欢贴着白圆圆的耳朵说道:“圆圆姐,我爱死你啦!”

  白圆圆对李尽欢羞涩一笑,说道:“你喜欢我的什么地方啊?”

  李尽欢什么都没有说,而是伸手擦拭白圆圆身上的汗珠,从她的头发到她那天使般的面孔,再到高高耸起的ru房,明显收缩的细腰,令他醉生梦死的丰隆阴阜,修长性感的大腿,纤细匀称的小腿,最后到嫩嫩的小脚丫。

  从他认真的动作,白圆圆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李尽欢的爱,脸上晕红流霞,丽色生春,将嘴凑到他耳边娇嗔:“尽欢,我还要……”

  话音刚落,“哦……”

  白圆圆娇呼一声,李尽欢的rou棍已经用力插进了她的蜜|岤。

  “好一对痴男怨女啊!”

  就在两人正疯狂的时候,章蕙不知何时竟开锁推门走了进来。

  白圆圆羞得面红耳赤,就要翻身而起,章蕙连忙按住她的娇躯,温柔的说道:“好姐姐,看你刚到兴头上,快别起来,继续吧!”

  女人就是这样,一旦和男人有了那种关系,在这个男人面前羞涩的面纱就揭开了,也不用遮掩了。

  于是白圆圆马上变得很自然的说道:“刚才我都被他弄得都快要疯了,看来他真是咱们的女人的冤家啊!”

  “别说了,我不也一样啊!”章蕙再次将门反锁,嫣然一笑道。

  “看看你,竟然搞些难看的花样,也不知道好好珍惜她!”

  章蕙又看着白圆圆像母狗一般的姿势,开始用一种埋怨的口吻数落着两人,“也亏了圆圆肯让你占这个便宜,就不怕他走了你的后门?”

  章蕙比白圆圆还大上几岁,更是以姐姐自居,而且在床上比白圆圆除了自己老公就不知道和其他男人接触的纯情少妇经验还是多了一点。

  李尽欢望着如同慈母般温柔的总裁助理章蕙,那美如天仙般的俏脸,一笑之间如桃花绚烂、千娇百媚、艳丽无边。

  于是李尽欢一只手扶住白圆圆的腰际,同时伸出另一手一把将章蕙拉过来,转头对着红红的樱唇就是一个热烈的长吻。

  好久,章蕙才推开李尽欢,娇媚的白了他一眼,骂道:“哼!一边做着坏事,还想对我毛手毛脚,也不怕圆圆恼火?”

  “怎么?和她做,我们就不能亲热了吗?”

  说着李尽欢又加快了攻击的速度,猛烈的撞击了白圆圆十几下。

  “啊……啊啊啊……啊……”

  白圆圆让李尽欢搞得难受,就说道:“尽欢,我刚被你弄得也差不多了,禁不起你这么厉害的挑逗,快去找蕙姐吧!别在这里吃着碗里望着锅里了。”

  “圆圆,你敢取笑我?”

  章蕙一边说着,一边走过来探手抓住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