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勾勒出一个优美的曲线,粉色短袖衬衣下,白色的长裤间隐隐可以看到一个鼓鼓的阜部,让李尽欢不禁心慌意乱。

  昏暗的光线抹杀不了李尽欢那火辣辣的目光,那眼光有如一束闪电,投射在罗淑宜的娇躯上,被罗淑宜敏锐的捕捉到了,罗淑宜慌乱了,她不是出尘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如果非要加一个形容词,那就是一个美艳的美妇,此刻她的心中浮出异样的难以名状的感觉,更是多了一分慌乱,她慌了,她急急的说道:“我们快离开这里吧。”

  “不,我要给你将蛇毒吸出来,不然的话你会死的。”

  李尽欢坚决的说道。

  “尽欢你……”

  罗淑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身子动弹不了,原来李尽欢已经抓住了罗淑宜的双手,并且用脚压住了罗淑宜的双腿。

  “尽欢……你……不要……”

  罗淑宜不知道想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毒蛇的毒性很大,这点她自己十分明白,她也不想死,可是治疗却不能让侄儿李尽欢来治疗啊,这……这就算不传扬出去,自己以后如何和他相处呢?

  “你这样,我以后怎么见人啊?”

  罗淑宜在慌乱之中,终于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就是无法见人了。

  “如果我能救小姨而不救,到时候亲友们又会怎么看待我,我又有什么面目见人呢?”

  李尽欢冷静说道。

  “我……”

  罗淑宜住了嘴,李尽欢的话真的让她不知道说才好了。罗淑宜叹了口气,不再说话,她似乎已经认命了,可就在放弃心防的那一瞬间,一股子异样感觉冲了脑海里面,再想到在家中与侄儿李尽欢的暖味,这股异样的感觉是更加的强烈起来,身子要给生命中第二个男人看了吗?

  罗淑宜中了蛇毒之后,全身酸软无力,先前几次差点昏迷过去,这个时候连手举都举不起来,这脱衣服的事情只能让李尽欢代劳了,罗淑宜羞涩的瞟了一眼侄儿李尽欢,自己居然被蛇咬到那种羞人的地方,又要脱了来吸毒,前胸后背,外加臀部,不是全都要被他给看了一遍吗?

  她想闭上眼睛,就当这是一场噩梦好了,心里却痒痒的,似乎还有些期待,她的脸红了,她有些痛恨自己的这个想法,自己是怎么了,身子要被侄儿李尽欢看到了,怎么还……还有一种裸露了欲望了呢?

  她心里暗骂着自己,正准备闭上眼睛,可李尽欢的动作让她心里忽然涌上来了一丝感激,还带有点点失落。

  李尽欢在做了什么呢?这个时候李尽欢竟然扯下自己的衣袖来,往眼上一蒙。

  这孩子,真是懂事。罗淑宜在内心赞道,看不出李尽欢年龄不大,做起事情来却是分得清轻重。

  李尽欢的那双大手,就在罗淑宜的暗赞声中光明正大的摸上了罗淑宜的娇躯,一下子握在那柔润的雪肩上,罗淑宜穿的粉色短袖衬衣,是上好的丝绸料子,不仅色泽亮丽,而且触手光滑异样,再好的衣服也要绝好的身材才能体现出衣服的妙处。

  罗淑宜的肩膀颇为丰厚,摸起来柔若无骨,和丝绸料子相得益彰,滑而不腻。

  李尽欢的一双大手从两侧渐渐向中间靠拢,这衬衣的衣领也在中间倾斜了下去,大手越过了衣领,入手处犹如一块温玉一样,暖暖的柔柔的。

  罗淑宜年纪有三十多岁,可天生丽质,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褶皱的痕迹,她的皮肤和那上好的丝绸料子相比,在光滑细腻这方面竟然不相上下,丝绸都是薄薄,可是她的肌肤则是富有着青春的弹性。

  李尽欢的大手温柔的抚摸着罗淑宜的雪颈,一片火热的气息从那大手上传来透过雪颈,直直涌向了罗淑宜的脑门,她喉咙发出“嗯嗯”的声音,不知道是由于喜欢,还是疼痛。

  罗淑宜的呻吟,让李尽欢的大手不再做停留,大手按着雪玉般的肌肤,顺着衣领子划了下来,先碰到一个横着突起,想必是罗淑宜的胸罩,李尽欢不去理会胸罩,继续向下滑移,这衣领顺着身子,慢慢的向外突出,最后融合在一个对襟的衣扣上面,衣扣下面就是高耸的酥胸,那接着衣扣的大手总是若有意若无意的轻轻在酥胸上拂过,李尽欢的手让罗淑宜的心颤抖着,心里怦怦直跳,这硕大的ru房也随着呼吸,一会儿高高的顶起,亲密的挤压着正在接着的大手,这丰满的酥胸上,挤出一个羞人的手印;一会儿又渐渐的消退,那肉球上的手印又在弹性的作用下,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

  罗淑宜的脸红了,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他确实是看不见了,可是正因为看不见,他解起衣扣来,速度也慢的,也还时不时的碰到不该碰的地方。从李尽欢僵硬的胳膊上,也看的出来,李尽欢似乎也颇为窘迫,罗淑宜有些想张口指点一下方位,可话到了嘴边,又羞涩收了回去,李尽欢就这样摸摸索索的将粉色短袖衬衣彻底给解了下来,右||乳|忽的一热,被一只大手握了个正着,“哦……”

  李尽欢忍不住娇呼了一声。

  “对不起……小姨……我不是有意的……我……我只是想扶着你的腰……把衬衣给脱掉……”

  李尽欢赶紧解释道,其实他是故意的摸了一下小姨罗淑宜的酥胸,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喜欢这种带着点犯罪感的快意。

  罗淑宜本想指责李尽欢,见李尽欢这么紧张,她心里一软,说道:“不怪你……你……你也不是有意的……”

  她话是这么说,身子却莫名其妙的向右侧倾斜了一下,刚才正好握着罗淑宜右||乳|的大手,正好在向右边一动,她身子这么一斜,酥胸凸起,挤压着那渐渐远去的大手,似乎有些恋恋不舍。我是怎么了?罗淑宜恍惚中默默的询问着自己,侄儿李尽欢的手移开,我为什么要凑上去呢?

  第225章 再往下面一点啊

  李尽欢的右手从酥胸滑倒了柳腰,他轻轻的抱着小姨罗淑宜,另一只手则拉着衣襟,轻快的去除了衬衣,衬衣一去,就只剩下黑色的蕾丝胸罩了,黑色的蕾丝胸罩紧急的贴着罗淑宜的身子,托起那高耸的ru房,中间是被黑色蕾丝胸罩仅仅束缚形成的深深的||乳|沟,这黑色蕾丝胸罩的扣子并不是在后面,而是在前面,李尽欢的大手再次抚在了罗淑宜的肩膀上,这次这双大手并不是顺着香肩从两边向中间挺进,而是顺着香肩而下,入手是白花花的一片肌肤,犹如盈盈卧雪一般,柔软却不松弛,细腻有富含弹性,手指轻轻一按,就是一个浅浅的小|岤,挥手而下,那小窝儿立刻又恢复了原状。

  李尽欢的手,五个指头大开着,顺着雪肩,慢慢的滑移了下来,丰腻的肌肤渐渐升高,终于碰到了黑色蕾丝胸罩的边缘,李尽欢似乎长出了一口气,罗淑宜半个屁股欠着,斜靠着一块大石头,而李尽欢则在她正前面离她很近,这重重的一口气,一下子就喷在了罗淑宜的身上,痒痒的、暖暖的,李尽欢长出了一口气,罗淑宜的身子却仍然绷得紧紧的,因为侄儿李尽欢没有正确的找到地点,他现在找到的,却是罗淑宜才买不久的黑色蕾丝胸罩。

  罗淑宜张开嘴,正准备提醒:“尽欢……”

  捏着黑色蕾丝胸罩的边沿,李尽欢做了一个常人最长做的动作,大拇指在外,其余四指在内,紧紧抓着黑色蕾丝胸罩的边儿,这胸罩下面就是雪峰了,李尽欢的四指顺势而上,一下子就紧紧的贴着了酥胸,巧无可巧的是,他的食指和中指爬得最高,这二指禅一下子就夹着了那有些肿胀而高翘的||乳|珠。

  “哦……”

  罗淑宜呻吟了一声,如果先前的呻吟满是痛苦,那些现在这一声,在痛苦的背景下,更多的却是一种欢愉,那是包涵着羞涩的欢愉。

  李尽欢在捏着||乳|珠的那一霎那,他似乎有点发蒙,这样的感觉实在太舒服了,竟然下意识的两指一撮,轻轻的玩弄了一下,||乳|尖就仿佛被电击了一般,一下子涨了起来。

  “啊……”

  罗淑宜又呻吟了一下,妙目落在了李尽欢的身上。

  李尽欢似乎感觉到了一样,双手犹如触电一般立刻缩了回来,他急急的说道:“小姨……我不是故意……摸……摸你的||乳|头的……”

  “你还说……”

  罗淑宜则嗲道,妩媚而又风情万种的声音一出口,两人都是一愣,罗淑宜愣中带臊:我是怎么了,我怎么用这种小女人的口气对他说话啊,就连以前对老公我也从来没有这么说过啊?说了也就说了,更难为情的是,天啊,他可是自己的侄儿。

  异样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李尽欢的那双大手,五指微张着,冲着罗淑宜的挺拔酥胸迟迟不敢下手,他蒙着眼睛,自然不知道这个是多么的暧昧,罗淑宜则却是羞红了脸,心如鹿撞。

  “我……我开始了……”

  李尽欢说道,说着作势按住,准备低头下去。

  “别……”

  罗淑宜叫道,她想也不想就说道:“我说方位,你再……你再动手吧。”

  李尽欢点点头,说道:“好啊。”

  这声音又干又涩,让两人吓了一跳。

  特别是罗淑宜,她已经是过来人了,她当然知道男人为什么会发出这种声音,她的心仿佛被人托着一样,一会儿托到了光明的巅峰:原来,我还没有老,自己还是有魅力的;一会儿又跌到罪恶的深渊,天啊,这……我这是不是在挑逗男人啊?是不是在挑逗侄儿李尽欢啊,她浑身有些发软了。

  “往下……往下再移一点……对……对……往下再移一点……好了……可以了……”

  罗淑宜指挥着侄儿李尽欢的手,让它有惊无险的在自己的小腹上面着陆。

  按在小腹上的大手,快速的移动了起来,李尽欢顺着黑色蕾丝胸罩很快就找到了衣扣所在的地方,李尽欢忙碌了一阵,可是怎么也接不开那扣子,罗淑宜叹了口气,说道:“你上来吧……”

  “啊……”

  李尽欢心里一荡,屁股一欠,不过他马上明来了,这个“你上来吧”不是平时女人那个“你上来吧”的意思,不是让自己提枪上马,而是让自己的手向上去,从胸口处解开胸罩的扣子。

  他双手一抖,连忙抚在罗淑宜的柳腰上,为了避免出错,他双手撑开,形成碗状,一下子就攀上了ru房,ru房在黑色蕾丝胸罩的衬托之下,充满了质感,它是丰腴的,雪梨一般的形状,正好让李尽欢的大手握了结结实实;它是挺拔的,掌心中有两个凸翘的顶点,在大手的移动中,在掌心优雅的划过。

  “不要……别……疼……”

  罗淑宜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心里的感受,指责李尽欢,可自己心里偏偏有些喜欢,不管不问,这事情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啊,她只能把话题巧妙的转移了。

  李尽欢醒悟了过来,要赶紧治伤才对,他说道:“小姨,对不住了,治伤要紧。”

  说着他直接就在酥胸上解起黑色蕾丝胸罩的扣子来了,由于扣子是在前面,这么一来大手就在酥胸上不断摸啊、揉啊,罗淑宜瞟了一眼侄儿李尽欢,好在他看不见,要不然,今天恐怕……

  黑色蕾丝胸罩终于解开了,罗淑宜的上身彻底的赤裸了下来,她的脸红艳欲滴,李尽欢说道:“小姨,你说一下伤口的位置,我好给你吸出蛇毒来。”

  “好……你的手……往前一点……再左一点……对……放下去吧……啊……在里面……不是那里……是下面……不是下面……是……是||乳|沟里面……”

  罗淑宜难为情的指导着侄儿李尽欢的手上动作。

  “咕噜”李尽欢咽了口口水。

  “别……别动……不是……那里……痒……你动一动……啊……好了……可以了……”

  “恩……”

  罗淑宜呻吟道,“不对,再下一点,右||乳|的根上。”

  “咕噜”李尽欢又咽了口口水。

  罗淑宜指引着李尽欢的手停留在自己的胸口,伤口在||乳|沟处,已经发黑,看样子就快毒气攻心了,李尽欢按住伤口的位置,慢慢的将头靠上前去,吸住了那被毒蛇咬住的地方,然后猛力的吸着,跟着将口中的黑血吐到一边,然后又开始吸起来,循环了几次后,李尽欢口中吐出的黑血已经变成了红色,看来毒液已经基本上被李尽欢给吸了出来。

  这时候,随着毒液被吸出来,李尽欢又在伤口上面用一些口水盖住伤口,在没有药物的环境之下,人的口水也可以充当一种止血的药物。

  当李尽欢用口水覆盖那伤口后,心中有点欢喜,按住伤口的手也不自觉的让罗淑宜的右边ru房轻轻移动了一下,随着大手的移动,罗淑宜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声音里面包含着痛苦,李尽欢连忙移动大手,这个时候,李尽欢可不敢去刺激小姨罗淑宜,只是老老实实的按着,罗淑宜的提醒,一步一步的做下去,毕竟罗淑宜的伤势实在有点严重,先把这一关过了再说。

  李尽欢并没有往那方面想的意思,可是罗淑宜却心里荡漾了起来,两人距离极低,现在又是吸毒的关键时刻,李尽欢忍不住倾斜着身子,看起来异常的认真。

  可随着呼吸,那团团热气一下子一下子的碰在裸露的酥峰上,那里不仅痒痒的,再加上李尽欢左右两手,犹如握着船舵一样,握着罗淑宜的酥胸,在一紧一松的让酥胸上渐渐涨大了起来,对罗淑宜影响更深的则是心里的变化,虽然侄儿李尽欢是在给自己吸毒,可这动作确实在自己的指引下一一完成的,又是摸左||乳|,又是摸右||乳|的,又是||乳|沟深处,犹如||乳|晕发痒……

  第226章 把裤子也脱了吧

  这一下下的进行着,罗淑宜已经不再是羞愧了,竟然有一阵阵的愉快,这……这是吸毒吗?不是,这是自己在指引着李尽欢玩自己的双||乳|,而且这男孩还是自己的亲侄儿,罗淑宜羞并快乐着。

  毒液终于吸出来了,两人松了口气,又有些淡然若失。

  李尽欢又开始下一步行动的说道:“小姨,你伏下身子吧,我再给你吸。”

  “恩,你小心一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罗淑宜竟然不再拒绝李尽欢的提议,她在李尽欢的搀扶下,轻轻的趴在自己的衬衣上,地上清凉的感觉马上就在酥胸处蔓延开来,让罗淑宜心中涌起一阵艳丽的感觉。

  等小姨罗淑宜伏下身子,李尽欢一下子扯下了蒙在眼睛上的衣袖,一具诱人的胴体出现在眼前,小姨罗淑宜亮泽的秀发散落在香肩上,除了那中了蛇毒的地方显示着黑颜色,其余的地方犹如一块雪玉一样,在溶洞内昏暗的光线下散发着迷人的光泽,白皙的身子犹如一个敞口的白玉花瓶,在香肩处以为宽阔,而越靠下则渐渐收拢起来,在柳腰处形成一个完美的双曲线,过了柳腰有骤然放大,那是肥腻的玉臀,那有神秘的三角地带,李尽欢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空气,张开嘴轻轻的吻向了罗淑宜中毒的地方。

  “啊……”

  一阵呻吟从小姨罗淑宜的嘴里吐出,李尽欢温柔的将小姨罗淑宜的秀发缕在了一边,他伏下身子,干燥而又火热的唇轻轻的吻在了小姨罗淑宜的玉背上,玉背一片冰凉,半边血迹,李尽欢吻在伤口上,狠狠的吸吮了起来。

  罗淑宜陡然觉得后背靠左的地方,一阵阵火辣辣的感觉,一股强大的吸力传来,似乎血脉都在逆转,被卷裹,被吸吮而出。

  “哦……”

  她仰起头,翘起身子,低沉的呻吟着。

  “呸……”

  李尽欢吸了一口黑血,吐在了一旁,问道:“小姨,你觉得怎么样?很疼吗?那我轻一点好了。”

  “不……不用了……你小心点……千万不要自己在染上毒了……”

  罗淑宜臻首朝下,娓娓说道,也不知道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只不过在幽冷的光线下,原本是淡白的雪颈,确实红扑扑的一片,显示着罗淑宜的窘迫与羞涩,刚才被摸了那傲人的双||乳|,可还能自欺欺人的,没有被侄儿李尽欢看见,可现在整个后背却是完完全全的落在李尽欢的眼中。

  “小姨放心吧,我会小心一点的。”

  李尽欢说道,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罗淑宜侧身,由于挤压所露出的那一团白腻的丰||乳|,想象中将罗淑宜轻轻地翻了身,那前胸、小腹是怎样的诱人啊。

  李尽欢又吸吮了几口,直到流出鲜血来,他方才将自己的口水轻轻的给罗淑宜涂抹上去。接着他瞟向那滚圆的翘臀,说道:“小姨,我,我帮你把裤子去除吧。”

  “你……你能不能隔着……裤子吸啊?”

  罗淑宜低声商量道,在侄儿李尽欢的面前,将自己的白嫩嫩的屁股裸露出来,让这个端庄的美妇又犹豫了,内心里满是挣扎。

  “如果不脱裤子的话,那就要撕破裤子了,可是裤子撕坏了,这又是孤岛,肯定找不到其他衣物的,万一有人来救我们了,看见小姨这样就不好了。”

  李尽欢很正经的反对道。

  一面是传统道德的约束,而另外一面是背德禁忌偷情的奇异感觉,像一个怪兽正悄悄的吞噬着罗淑宜的心,那是一种从来没有的灵魂触动,那是一种平时想都不想一下的罪恶观念,可是在据荒芜人烟的孤岛,在这清幽的溶洞内,在侄儿李尽欢火辣辣炙热的目光下,这种偷情背德禁忌的艳丽而又怪异的感觉,陡然爆发了。“他考虑的还挺周全的。”

  罗淑宜的脑海里划过这个念头,心中天平一下子倾斜了,道德的观念,被砰然击溃,扔到了九霄云外:“好吧,你动手吧。”

  罗淑宜说着,嘴角浮出一丝羞涩的笑容,仿佛回到了清纯的少女时代,不对,她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