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喉间,她极力配合着李尽欢,不久罗淑宜便剧烈喘息起来。

  这段李尽欢和罗淑宜侄子与小姨之间禁忌的肉体接触又持续了将近三十分钟后,终于在李尽欢眼神的哀求下,罗淑宜露出胜利的笑容,戏弄似的舔了马眼最后一下,接着她再次将庞然大物含入嘴中,上下吞吐、发力吸吮、有节奏性的挤压口中庞然大物,顿时让李尽欢爽上了天。

  “喔……啊啊……”

  发泄的前一刻,想起若自己在小姨罗淑宜嘴里she精虽然令人兴奋,但对罗淑宜却是极不礼貌的,正当李尽欢欲把庞然大物从罗淑宜的嘴中抽锸拔出之时,罗淑宜的双手却不知何时已移到他腰后,双手紧紧捧住他的屁股,吸吮庞然大物的力道加重,俏脸前后移动的速度也更快了。

  射在小姨的嘴里,射进去,罗淑宜凝视着侄儿李尽欢的滛媚眼神,像是这么告诉李尽欢的,李尽欢忍不住抱住小姨罗淑宜的后脑,腰身用力一挺,低吼一声,庞然大物一下子葧起达到了顶点,马眼放大,龙头如高射炮般的前后涨缩,一口气把阴囊中剩余的存货全数射出,又腥又浓的岩浆精华,犹如火山爆发似的在小姨罗淑宜樱桃小口里爆浆;李尽欢白眼翻起,脑海中强烈快感,让李尽欢在高嘲的那一瞬间起了莫名的晕眩感,视线内除了炫目的白光外什么都看不见,这无疑是李尽欢没有重生之前或者重生之后少有的舒畅的she精,而且还是射在自己小姨罗淑宜的嘴里。

  李尽欢喘着气,当他从高嘲中回过神来,即使已经把岩浆精华全数射出,但那条尚未软掉的庞然大物仍在小姨罗淑宜嘴中一下一下的做剩余的she精动作;在李尽欢又兴奋又讶异的目光下,罗淑宜的喉咙蠕动,正在把李尽欢射进她嘴里的岩浆精华一口一口的吞下肚,如获至宝地仍旧吸吮着龙头,好像不把最后一滴岩浆精华吸出来就不甘愿似的。

  被侄儿李尽欢这样劲射,罗淑宜被射得媚眼如丝,白色长裤下玉腿间幽谷深处也痉挛着达到了高嘲,春水汩汩不断地流淌出来;罗淑宜吐出庞然大物,香舌不断的舔着棒身,做着后续的清洗工作,这等一连贯贴心又滛荡的举动,也让李尽欢发泄过后丝毫没有一股莫名的空虚感。

  “嘻嘻……尽欢,这下子你该满足了吧?”

  罗淑宜笑着说着,轻手地拍了拍她自己用舌头清洗的一干二净的小小庞然大物。

  “小姨,我满足了,现在该我孝敬您了。”

  李尽欢却不依不饶,猛一咬牙,冲向前去,搂着罗淑宜浑圆修长的双腿,将她扑倒。罗淑宜一时不备,只来得及娇呼一声,就被李尽欢扑倒在地,罗淑宜突然遭此袭击,一时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

  李尽欢顺着罗淑宜曲线优美的腿部吻上去,直抵到白晰光滑的大腿处,罗淑宜被李尽欢毫无禁忌的唇舌舔的全身狂颤,李尽欢一压上身来,她就觉得全身一阵肉紧,脑中一片空白,忍不住情动起来,娇吟出声: “不要啊……”

  李尽欢受此鼓舞,欣喜若狂,当下毫不迟疑的将罗淑宜白色长裤和黑色蕾丝内裤扯下,然后再直向罗淑宜别无他物阻隔的赤裸玉腿舔抵着,直到两腿顶端的那丛乌黑处里,只见罗淑宜那妙处在那丛乌黑中隐隐可见,微微隆起的阴阜,鲜嫩神秘的美|岤甬道,简直性感动人,无可言谕。

  李尽欢将罗淑宜白嫩的大腿轻轻分开,罗淑宜无限美好的妙处,就这样毫无阻拦的出现在侄儿李尽欢眼前,罗淑宜娇嫩的肉缝已经分泌出透明润滑的花蜜滛汁,淡淡的腥马蚤混杂着罗淑宜特有的体味,构成无可抵挡的滛欲之香,李尽欢被这滛靡的画面和这撼动心神的滛香所吸引,情难自禁的在罗淑宜湿漉漉的妙处上吻了两下。

  罗淑宜结婚十多年来,从未接触过其他男子的身体,一下被李尽欢肆无忌惮的搂抱亲吻,身体不禁产生强烈的反应,人也意乱情迷起来。

  但当李尽欢在她敏感的妙处亲吻,这从来未有的刺激,反而让罗淑宜打了个寒颤,情欲之念顿失,悚然清醒,她慌忙拉住李尽欢制止在她下身蜜|岤肆虐的舌头,惊慌的说道:“尽欢不可以,我们不能做这种事,我们不能对不起……”

  李尽欢一脸痴迷的说道:“小姨,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一直都是空虚寂寞的,你是如此的美丽动人,可是神色之间充满了幽怨。”

  李尽欢紧压着罗淑宜,浓重的男子气味让罗淑宜心迷神醉起来,而李尽欢痴迷的言语更是击中了罗淑宜的心事。

  “尽欢竟然注意到了我的幽怨神色?”

  罗淑宜想到这里就觉得有些羞涩,但更多的却是有人理解的欣慰和对生活的哀怨。

  罗淑宜叹了口气,抚着李尽欢的头发说道:“尽欢,别说这些了,生活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李尽欢不服道:“生活对于每一个来说的确不容易,但是就因为这么不容易,所以我们要好好的生活,小姨你又何必折磨自己的,能高兴的时候就要尽情的高兴才对啊。”

  罗淑宜望着这个眼中满溢着对自己的怜爱疼惜的大男孩,罗淑宜以显露于色的感动回应他道:“尽欢,你现在还小,很多事情是你还无法明白的,住手吧,我不会怪你的,但别再继续下去了。”

  虽然罗淑宜一脸坚决,但李尽欢并不想放弃,他很清楚小姨罗淑宜已经心动了,这一次若不能跟小姨罗淑宜生米煮成熟饭,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而他也将后悔终生,所以他仍然伸手在罗淑宜全身轻抚,罗淑宜的身体经不起刺激的轻颤着。

  第240章 不要咬啊

  李尽欢温柔的道:“小姨,你本来就不需要受这样的苦的,就让我来爱你吧,现在我们在这溶洞之中,还不一定能够出去,就算出去了也不一定能够离开这个孤岛,或许我们就要在这孤岛上面共同生活一辈子,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如果有朝一日我们真能离开这里,那就让它成为小姨和我两个人的秘密吧。”

  李尽欢再也忍受不住,双手搂抱住小姨罗淑宜性感的娇躯,张嘴亲吻住她的樱桃小口。

  当四唇相接时,小姨罗淑宜那柔软润泽的香唇立即像一股电流般地触击到李尽欢的心灵,在他还来不及细细体会的那一剎那间,罗淑宜温润滑腻的舌尖已轻欲拒还迎地呧着他的牙齿,当李尽欢正想含住它吸吮时,它却又情不自禁地刁钻而迅速地伸入他的嘴里去探索与搅拌,这次李尽欢没让那灵活的舌尖再次溜走,就在他与罗淑宜的两片舌头短兵相接的第一时间,一股热流霎时贯穿李尽欢的全身,从脑门直到脚底、从潜意识灌输到每一条末梢神经,就像被人在他的血管里注入焦油似的,李尽欢浑身立刻滚烫起来,他知道小姨罗淑宜已经春心萌发,春情荡漾了。

  甜美的津液被吸取,丰润柔软的嘴唇和罗淑宜如兰的呼吸被李尽欢真实的感受着,很快李尽欢的舌头急不可耐地钻进罗淑宜湿润温暖的嘴里,寻找到那根嫩滑的香舌,缠在一起,两人饥渴地相互吞吐着对方的津液,长时间地激吻如久旱逢甘霖,李尽欢脑中一片火花,而罗淑宜的娇躯更是不停的颤栗,李尽欢的侵袭带来熟悉的快感与期待。

  罗淑宜的香舌与侵入的舌头相互舔吮,湿热亲吻带来的感觉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火爆,她只觉得整个身体缓缓放松了下来,整个人也逐渐陶醉在愉悦的梦幻之中。

  “啊……啊……嗯……”

  罗淑宜接吻的空隙不断呼出丝丝诱人的呻吟,白嫩的手臂环上了李尽欢的颈脖。

  两人间亲密胶合的互吻,舌头在互相追逐,津液在互相吞吐,罗淑宜柔软滑腻的舌头被吸了过来,在李尽欢的嘴里慢慢吮吸,男欢女爱的气氛顿时迷漫整个溶洞内。

  “不要啊……不要啊……”

  很快罗淑宜的双||乳|开始发涨起来,她的呼吸有些急促。

  “小姨刚才可是明明说过,只要我不插入,我怎么样对小姨都可以的哦。”

  李尽欢坏笑着将手直接覆盖在罗淑宜丰满硕大的美||乳|上搓揉捻动着,随着李尽欢双手全无顾忌的放肆抚摸,罗淑宜只觉得全身皮肤变得异常敏感,快感不断,尤其是胸前双丸,更是兴奋的发涨,硬的像两颗小石子一样,两颗丰满硕大的雪白||乳|球简直是诱人犯罪,随着罗淑宜的动作漾起了汹涌的波涛,终于一对耸翘得惊心动魄的傲人美||乳|紧握在手,很难把李尽欢眼前的这对傲人美||乳|与罗淑宜的年纪对应起来,微颤颤,晃悠悠,沉甸甸,肥滚滚,滑似凝脂嫩若酥酪,白滑得好似剥了壳的荔枝。

  李尽欢眼睛都发直了,原本被罗淑宜轻按住的手臂已经没办法再安静下来,还没等到手臂伸起,罗淑宜挺起高耸饱满的酥胸,李尽欢能清晰地感觉到那顶在自己胸膛的饱满ru房,如此的柔软圆滚、富有弹性。不仅如此,还能感觉到罗淑宜那已经压迫变形的傲人尺寸,在随着其主人的呼吸而颤动起伏。

  罗淑宜的两个||乳|峰在绝对算是硕大的,浑若天成,好象两块雪白的馒头扣在胸膛上一样坚挺浑圆,因为生育脯||乳|的原因,罗淑宜的||乳|头颜色有些深,||乳|晕也较大,褐色的||乳|头及扩大的||乳|晕在提醒着她的真实年龄,但也带来一种更为成熟的视觉感官。

  李尽欢将两个鲜艳欲滴的||乳|峰塞进了嘴巴,用舌头舔着罗淑宜柔软的胸部,舔着她丰满的||乳|峰,并用另一只手轻抚罗淑宜的另一只||乳|峰,罗淑宜的||乳|峰给李尽欢的手感是垂坠但非常的饱满,弹性十足。

  虽然已经三十多岁,岁月在小姨罗淑宜身上有了很多的眷顾,即使是生育脯||乳|过,也未使到罗淑宜的ru房明显变形,如果有变化,那也是更为巨硕了,李尽欢用舌头轻舔罗淑宜雪白饱满的||乳|峰,罗淑宜也用手爱抚着李尽欢的脸颊,充满浓浓爱意的动作让李尽欢心花怒放,李尽欢舔弄她的樱桃更加卖力了。

  小姨罗淑宜雪白丰满的||乳|峰尖端是微暗红色的樱桃,樱桃的四周挂着一小圈深且同样微微暗红的||乳|珠,||乳|珠团团簇拥着那小若珍珠的樱桃,让李尽欢百看不厌,百摸不烦,在李尽欢的轻抚下,罗淑宜的||乳|峰在慢慢变得坚挺并伴随着微微的膨胀,让她的双||乳|显得更加丰满浑圆。

  罗淑宜的樱桃||乳|尖也在李尽欢的抚摸舔弄中逐渐充血葧起硬了起来,充满了情欲,罗淑宜将李尽欢的头搂得好紧好紧,一直往她雪白娇挺的酥胸里摁,||乳|香阵阵扑鼻而来,沁人心脾,心醉神迷。

  李尽欢伸手抓住了倒垂在眼前的硕大美||乳|,尽情的揉捏着那赤裸肉团,柔软滑腻的||乳|肉真是令人爱不释手,捧着坠手的||乳|峰,将充血翘挺的||乳|头含入嘴里,李尽欢大力吸吮着,一股股酥麻感涌上来让罗淑宜身体抖动了一下。

  “真舒服……尽欢……不可以啊……不要咬……”

  李尽欢忍不住轻轻用牙咬住罗淑宜的||乳|头,让罗淑宜本就不堪的身体抖动得更厉害了。

  李尽欢的另一只手捞起罗淑宜的另一边ru房,大力揉搓着,手心扣着ru房徐徐下压,手指慢慢地陷进丰满的巨ru中,一团团嫩滑无比的||乳|肉从摊开手指的夹缝中挤出来。||乳|峰在李尽欢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乳|肉滑腻般的从指缝间渗出,让李尽欢愈发大力,带来小姨罗淑宜更大声的呻吟。

  紧贴着李尽欢热乎乎的身体,罗淑宜能感觉到侄儿李尽欢怦怦的心跳,更能嗅到李尽欢身上散发的浓烈男子汉阳刚气息,这种气息令她的芳心没来由地跳得欢快,怦怦地如受惊的小鹿般乱撞,这种感觉就象已经好久好久了,从来就没有消停过。

  罗淑宜有些痴迷了,这个变化让罗淑宜羞的无地自容,虽然也想抵抗,但无奈全身酸软无力,只能辛苦的扭动着娇躯,哀求道:“尽欢……你快住手吧……不然……小姨会死的……”

  “不,我一定会让小姨幸福快乐的。”

  李尽欢趴下身去分开了小姨罗淑宜的双腿。

  李尽欢目不转睛的欣赏着罗淑宜现在已经完全裸露出来的花瓣,丰满的肉丘小巧玲珑,狭长细窄,两片花瓣不似少女般粉红,却仍保持着殷红,乌亮的芳草卷曲在花瓣周围,随着大腿分得开开的,一些亮闪闪的液体粘连在两片小花瓣的中间,形成几条晃动着的丝线。

  “啊……”的一声轻呼,李尽欢热热的嘴唇来到了罗淑宜的大腿尽头,唇舌齐动,热烈亲吻起来,大腿肌肤光滑润泽,如触美玉。老公从来没有给她这样的美妙享受,罗淑宜芳心如同小鹿撞击,“仆仆”乱跳,脸绯红,只觉下身一阵接一阵的酥麻快感传来,罗淑宜丹鼻息变粗,娇哼连连,一双雪白玉腿往回收拢,夹紧李尽欢的脑袋。

  李尽欢的手从罗淑宜圆润纤细的棉腰,攀上丰润柔美玉臀,绕到浑圆滑腻的大腿,再从凝于小腹、如膏似脂的一团软软的脂肪层的小腹,滑上芳草萋萋的桃源洞口。

  李尽欢伸出灵活的中指,探上花房,在沟壑幽谷两片蜜唇中间轻轻滑动。罗淑宜的呼吸越来越急,全身香汗横流,微凸的小腹像波浪般,不停地上下起伏,李尽欢吐出舌尖,轻轻点上鲜红色豆蔻。罗淑宜的喉咙深处滚出一声低沉的呜咽,像痛苦的哭泣,又像愉悦的欢呼,成熟的娇靥胀得通红,一头如云秀发蓬乱飞散,挺拔的胸||乳|剧烈起伏。

  随着李尽欢舌头的不住蠕动,罗淑宜快活的颤抖从小腹的中央瞬间传播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纤腰绷紧,向上高高弓起,只不知是在逃避李尽欢致命的侵袭,还是迎合那如浪的冲击。

  “啊……乖侄儿……乖尽欢……”

  罗淑宜成熟粉靥上娇羞无限,深情的眸子里水波荡漾,潮润的似要滴出水来,伸出一双丰满如玉的大腿,情不自禁地缠上了李尽欢的颈背,在李尽欢锲而不舍的舔弄下,罗淑宜的蜜房终于轻轻开启,一丝晶莹的蜜露从一道红色的细缝中吐露出来,沿着雪白的股道悄然滑落。

  一滴、两滴……在一团馒头似的丰腴中颤颤巍巍地羞挺俏丽的红色豆蔻,被李尽欢张口含住,放肆逗弄,罗淑宜惊慌羞急中赶紧止住失声喊叫,把撩人的呻吟紧紧扼在喉间。

  “啊……不……不行了啊……”

  浑身酥软如绵的罗淑宜想要收股拢腿,却被李尽欢两手死死扣住,动弹不得,李尽欢动作温柔而甜蜜,时含时吮,时吸时咬,时添时啜。

  “啊……”

  罗淑宜紧咬的唇溢出一丝荡人的闷哼,突感一股温湿热潮自丰盈的玉腹扩散卷袭全身,紧接着一阵强烈之极的快慰感觉迅猛窜起,脑海中一片空白,神游物外,娇躯倏地痉挛抽颤起来。

  李尽欢惊觉脸颊一热,罗淑宜两腿间粘稠的||乳|色水浆自花径玉缝喷射而出,浓浓的体味,无比诱人。李尽欢很快的将唇贴了上去,在吸吮和舔弄间,粘稠的体液被李尽欢吃了下去。

  罗淑宜兴奋得全身发抖,娇腻腻的呻吟越来越响,在溶洞中缠绵回荡,动人心魄,从蜂拥而至的一阵阵酥麻让她柔软的身子在地上剧烈起伏,像一叶在海上遭遇了暴风骤雨的小舟,在涛天怒浪中历尽人生的大喜大悲,大起大落。

  李尽欢抬起身来,双手掰开罗淑宜雪白娇嫩的大腿,胯下庞然大物迅速的抵在罗淑宜早已春水蜜汁淋漓的蜜|岤口,完成攻击的准备了,罗淑宜不敢置信的看着李尽欢那耀武扬威的庞然大物,不禁有些迷惑。

  “尽欢不是刚发射过吗?怎么能这么快又硬挺起来了呢”

  一面如此想着,一股欲望的暖流已经充满全身,让罗淑宜全身都泛起桃红。

  “小姨,我要进去了。”

  李尽欢一手握着他的庞然大物,一手抓着罗淑宜的大腿,刹那间李尽欢的身体就压上了罗淑宜美艳的娇躯。

  “不……尽欢……不要这样……不可以……”

  罗淑宜娇喘吁吁的说着,虽然已经快被欲火给吞噬了,但仅存的一丝理智仍让她摆动手脚来拒绝李尽欢的侵入,但娇慵无力的身体却无法推开李尽欢的身体,罗淑宜几近全裸的娇媚胴体已经被李尽欢完全压制住了。李尽欢的理智早已被因罗淑宜成熟完美的胴体所引起的欲火淹没了,罗淑宜仰卧着被李尽欢压在身下,双手也被李尽欢拉在头顶上,无法动弹。

  “小姨,我想要,让我进去。”

  说完把嘴压了上去,亲吻着罗淑宜娇艳欲滴的红唇,吻的她只能唔唔喘息着。葧起的庞然大物压在罗淑宜的阴阜上,让罗淑宜的蜜|岤产生了一股无法言谕的马蚤痒感。

  罗淑宜已几近崩溃了,她压抑着快要爆发的情欲,不停的挣扎着。当李尽欢松开紧吻着罗淑宜的嘴唇时,罗淑宜已经快喘不过气来了,但李尽欢却紧接着转换战场,拚命吸着罗淑宜的||乳|尖红豆,那是很粗鲁的动作,但却带给罗淑宜前所未有的刺激快感。

  罗淑宜反抗的力量逐渐消失,不只是肉体产生挑逗性的快感,疲劳感也相当强烈,李尽欢拚命吸吮着罗淑宜的樱唇和美||乳|,欲火已烧到了极限,巨大的龙头在罗淑宜嗳液的滋润下,顺畅的在肉缝中往来磨蹭,罗淑宜搔痒难禁,春心愈炽,竟有一种想挺身相就,将侄儿李尽欢的庞然大物纳入密|岤之中,罗淑宜已不想拒绝了,老公的脸已然完全被侄儿李尽欢所取代了。

  而李尽欢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