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得无地自容,嗔道:“尽欢……我不许你……侮辱……”

  李尽欢滛笑道:“我几时侮辱姨夫了,只想与他比比。难道我这大活儿也不如他?快说!”

  说完用力一拍罗淑宜的屁股。

  罗淑宜“嗯”了一声,一时意乱情迷,抚在李尽欢耳边娇声嗔道:“尽欢,你那个……强……强得多嘛……”

  李尽欢乐得哈哈滛笑:“想要就自己坐下去!”

  说完抱着罗淑宜坐在地上。

  罗淑宜早已忍受不了了,她纤腰轻轻摆了一下,屁股向下一蹲,准确地将那又烫又热又硬又长的东西吞嚼了,感觉一下插到了心窝里。

  一顿充实饱胀的快感让她欣喜若狂,她的嘴里吐出了欢快的呻吟,把个身子掀起跌落一窜一沉地颠簸起来,李尽欢坐在地上抱着罗淑宜,手把着她的纤细腰肢,享受着这个媚人的少妇带给他的欢乐。

  远远望着罗淑宜就像是策马驰骋的女骑士,胯下的这匹良驹顽劣难以驯服,撒野地试图将这娇美的人凄少妇掀落,骑士在光滑的马鞍上左倾右摆维持着身子的平衡,胸前的一对硕大ru房欢跃地跳动不止,一次又一次地受到超乎想象的快意贯穿全身,痛楚渐次减少只觉浑身痒麻,身不由主地摆动着腰枝,柔软的ru房剧烈甩动,秀发散逸,樱唇绽开,吐着销魂的喘声及吟叫。

  此时罗淑宜欲火攻心,春情汤漾,媚眼如丝,媚态迷人,更使李尽欢欲火如炽,紧抱娇躯向上耸动着屁股,一阵比一阵快,有如急风闪电,一次比一次猛,如双虎相斗,一下比一下深,有如矿工采炭。

  就这样不停的拼命狂c,有时还将gui头插将出来用肉棱子揉搓其阴核,只插得罗淑宜娇喘连连,媚恨如丝,娇声轻喘道:“尽欢……小姨……好舒服哦……哦……啊……嗳……喔……真舒服……尽欢……你真会干……干的……美……太美了……”

  罗淑宜的小阴沪,春水花蜜洋溢,被gui头的内棱冲括着,“噗滋”、“噗滋”奏出神女般的音乐。

  李尽欢看她滛兴正起,于是也不怜香惜玉,只管挺着鸡芭向上猛冲猛顶,如饿虎扑羊,顶得罗淑宜两臂紧抱着自己的背部,粉腿紧勾着自己的屁股,臀部大力甩动,用力迎凑李尽欢的插送,同时娇颊艳红,樱唇微开,喘气如兰,尤如一朵蔷薇,艳丽动人,口中娇呼道:“尽欢……我舒服极了……我……用力……再用力……咽……美……美死我了……重……再重一点……对……太好了……”

  罗淑宜一面娇哼着,一面疯狂的扭转屁股,极力迎凑,同时两手紧抱着李尽欢,加重屁股的上下抽送。

  “嗯……尽欢……我要……好尽欢……小姨要丢了……”

  李尽欢一看,知道罗淑宜要出精了,忙用劲抽锸,一面狂吻香唇。

  果然她浑身颤抖,阴沪紧急收缩,一股火热热的荫精直泻而出,洒得李尽欢gui头全根发熨,同时娇躯软绵棉的抱着他,头扒在他肩膀上喘着娇气娇喘地道:“哎……啊……尽欢……小姨……升天了……啊……太……舒服……美死……我了……”

  李尽欢抚着罗淑宜的黑亮秀发问道:“小姨,还来吗?”

  “随你了……”

  李尽欢x欲勃发地应付罗淑宜这个情欲蓬勃的大美人,完全放开的人凄少妇绝不喜欢循规蹈矩,当罗淑宜在他的身上撒欢般地疲乏之后,就滚落马鞍仰躺到地毯上,屈膝张开了那双光溜溜的大腿。

  李尽欢翻身覆压了我,那根东西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只是屁股一颠就尽根地插入了罗淑宜已狼籍一片的那地方,轮到了他用劲的时候,他毫不怜悯狠狠地抽动。

  罗淑宜今天经这小坏蛋李尽欢巨大棒棒的开发,竟将她压抑多年的春欲彻底激发出来,竟然一发不可收拾,浪态毕现。

  其实她骨子里和这小坏蛋大色狼一样,凡事都喜欢追求感觉的强烈,强烈的刺激。

  “啊……尽欢……啊……啊……嗯啊……”

  罗淑宜抑止不了李尽欢体内狂袭而来的力劲,鲜丽的肌肤泛出细细的汗珠,双手忽然攀不住李尽欢的颈部,向后仰倒在地毯上。在这一瞬间,罗淑宜还以为被冲击得折腰了。

  李尽欢顺势向前倾跪,托高她的后腰,让她上身躺在地毯上,下半身抬起,持续着强盛的攻势。

  她自然而然地以双脚盘在李尽欢腰间,勉力收首望向李尽欢,却正好能见到上方两人激烈的交合碰撞,柔弱的门户濡泄成艳丽的景色。

  “啊……啊……天啊……”

  炽烈的羞意和亢奋,简直快要把罗淑宜引逗得发狂了。阴阳一次互冲,便发出啪啪声响,一片水溅了开来,还有几道细水缓缓流向李尽欢的小腹。

  “啊啊……淑宜小姨……你的蜜|岤真是极品,又紧又窄,夹得我一点空间都没有。”

  李尽欢前后抽送,看着娇美的罗淑宜令人怜爱的神态,耳边听着近乎浪荡的呻吟,便像无数狂潮接连打来,情绪高亢得无可复制,两只手从她腰后放开,揉动那娇贵无比的双||乳|,享受着超凡的滑溜精细感触。

  罗淑宜身子骤失李尽欢支撑,在一波又一波的进攻下,立时像被怒涛翻覆的小舟一般,晶莹剔透的身体如浪起伏,扭动曲转。

  第249章 各种姿势

  “啊……哇啊……尽欢……噢……啊……嗯啊……”

  紧跟在后的,是胸前传来的阵阵快美,极敏感的||乳|端被李尽欢的手指极尽温柔地玩弄着,和汹涌的交合完全在两个极端,这双重的快适将罗淑宜往巅峰急速推动,娇柔的呻吟声也跟着盘旋直上。

  “唔……我……我……不……不行……了……啊……啊啊……”

  罗淑宜的小手试着招架李尽欢的搓揉,然而李尽欢却按住了她的手背,以她的纤纤柔荑抚弄凝脂似的丰满高耸的胸脯。

  “唔啊……”

  罗淑宜生涩地抵抗,一边带给自己至柔的舒畅,忽然手感湿润,原来股间的泉水在下高上低的姿势下,一路流到||乳|间来了。

  “啊……好……丢人……啊……啊……啊啊……”

  罗淑宜只能勉强挤出零散的字句,神智被巨浪般的快感迅速掩没。

  李尽欢让罗淑宜休息了一会儿,然后让怀中人凄少妇双手挂在自己脖子上,双臂穿过人凄少妇两个大腿的膝弯,顿时把她的小腿提起挂在自己的肩膀上,站在地上凌空抱着罗淑宜那对修长雪白的大腿,无比勃大粗壮的巨大黑茎“滋”的一声,再度没入当今第一人凄少妇罗淑宜的体内,李尽欢的腹部和人凄少妇挺实的屁股发生“啪”的一声撞击声。

  “喔……尽欢……好美……”

  这一捅只将罗淑宜捅得感觉全身都填满了,美少妇滛语稠密,荡声回绕,迫不及待的她用小腿倒挂着李尽欢的肩膀,双手紧搂着李尽欢脖子,吊在李尽欢身上翘挺着屁股前后怂动拼命迎合,将李尽欢的巨大黑茎一次一次的迎向她的花心深处。

  这种将使姿势俗称“凤阳挂鼓”女人如同挂在李尽欢脖上的玩物,这种姿势对李尽欢的棒棒,体力,女人身体的柔韧性都要求极高,其难度之大姿态之滛荡,是罗淑宜以前从未想到过的。

  由于罗淑宜的主动,加上李尽欢的棒棒粗壮之极,李尽欢提着人凄少妇的双腿也不用废什么力气,只需看着这尤物自己前后挺动屁股,用心感觉着罗淑宜身体内部的套动和蠕动以及让紧夹着巨大黑茎的美|岤一次次滑进抽出的甘美滋味。

  那温暖的玉蚌紧紧裹着李尽欢的巨大黑茎,里面的软肉如水浪似的一波一波涌来,层层深入,甘美多汁,李尽欢任罗淑宜的双腿双手缠着自己,一边站在地上凌空插|岤,一边双手爱不释手地揉捏着罗淑宜硕大的雪||乳|,这“凤阳挂鼓”给他带来了无比动人的交欢美味。

  “喔……小坏蛋……好舒服……啊……好爽……小姨好舒服……啊……”

  “啊……弄得……小姨……好舒服……人……家……好快活……唔……”

  吊挂在李尽欢身上的罗淑宜的叫床声简直滛荡到极点,连窑子里的妓女都会自愧不如,这叫声终于刺激得李尽欢凌空抓住那对丰满的雪||乳|,不顾一切用力的干了起来,将那巨大黑茎急急抽送,不时传出“啪啪”之响声。

  “凤阳挂鼓”的交合姿势令罗淑宜全身遭受如此凌击,她感到春水花蜜无限的流出,全身又湿又热,肉壁一阵阵的排挤,知道自己的高嘲即将来到。

  “啊……好尽欢……用力……再用力点……啊……唔……”

  罗淑宜狂乱的叫喊着,双手用力缠着小坏蛋的脖子,丰美的雪臀疯狂地迎合着李尽欢的抽锸,剧烈地向前挺动抛送。

  强烈的快感就像黑夜的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刺激着人凄少妇眼前时明时暗,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此时仍悬挂在半空中的她最深刻体会到的却是从自己蜜|岤中那巨大粗壮散发着高温的火柱所带来的无比快感,在那方寸之地,浑圆硕大的gui头在不停的进进出出,浓稠滑腻的蜜汁沾满柱身。

  “好舒服哦……不……不要停……再用力……用力点……这姿势……好滛荡哦……弄得……小姨……好舒服……人……家……好快活……要丢了……要丢了呀……”

  罗淑宜大叫着自己都不明白的话语,大脑被情欲牢牢地控制了,只能随着感官做出忠实的肉体反应。

  李尽欢没有再理会罗淑宜滛荡之极的叫喊,只是捏着人凄少妇的双||乳|,踏踏实实认认真真的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每一次都是全根进出,只留着圆硬的巨大gui头停在女人湿滑紧窄而有温润细腻的花径里。

  每一次的撞击,紫红的大gui头都是毫不留情的挤开蜜|岤内热情似火的嫩肉的痴痴缠绕,大力撞击在蜜|岤甬道深处的花蕊之中,像极了攻城用的撞门车努力撞开花蕊娇嫩皮肉的重重堵截,突进女人的芓宫,好象进入了金碧辉煌的宫殿,gui头在大肆掠夺,最终因为过分的兴奋再次冲进了芓宫的肉壁内!

  “我……唔……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啊!”

  罗淑宜哭腔大叫:“进入花心了……给我……啊……我要……泻身了。”

  现在的罗淑宜已经彻底放弃了脑海中曾有的那一瞬间的清明,因为麻痹的性神经又传来高嘲的信号。

  蜜|岤的内壁已经不堪搓揉,但还是用力的蠕动,做着最后的努力,想紧紧咬住那火烫的硕大gui头,如同婴儿的吮奶一般,渴求着滋润。不过需要的不是香甜的奶水,而是李尽欢的精华!

  李尽欢的大手在两座挺拔圆实的ru房上揉捏着,柔软雪白的ru房在李尽欢的手中变幻着各种形状,美||乳|的肌肤与红痕辉映。李尽欢的手指不轻不重的在ru房顶端捏着,性感的电流在罗淑宜胸前激荡。

  娇躯悬在半空中的罗淑宜的心被李尽欢冲击的粉碎,从麻痹的芓宫中传来的超强快感,让她芳心欲止,呼吸欲停,花心紧紧包住大gui头,大量热热的少妇荫精喷涌而出。

  尚未she精的李尽欢用那异于常人的大棒棒顶着美少妇绝妙的娇躯,大gui头顶着花心,仔细感受着从这成熟的极品尤物小|岤内传来的美妙抽搐和少妇的大量荫精喷散在自己大gui头上的绝妙快感。今日虽已二度操她的小|岤,但李尽欢只出过一次精,他天赋异禀,内力又高,极能持久,能随意控制she精时间,今日春宵漫漫,便不想过快的第二次出精。

  李尽欢一生玩过很多女人,但都玩玩不及眼前这个尤物。

  想完他将罗淑宜稍稍放下低一点,左右手掌托着她的大腿内侧,突然用力把大腿向外分。

  “干……你……你干什么?”

  罗淑宜把头枕在李尽欢的肩膀上,又是羞赧又是无力,问出话来的语气就像是撒娇一样。

  “劈个叉给我看看。”

  李尽欢说着就开始双手开始沿大腿向两侧小腿分开,整个儿是以端腿的姿势在把人凄少妇的双腿渐渐的劈开。

  罗淑宜的两条玉腿都快分成一条直线了,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这绝不是由于这个动作对她来说有什么难度,只是既然李尽欢要自己这样,虽然自己并不觉得什么,但在他眼里一定是很性感的,说不定还是很滛荡的呢,这叫良家妇女怎能不羞呢。

  小坏蛋调整着人凄少妇身体的位置,轻轻把她往下放了一点儿,向斜上方挺起的大鸡芭撑开了她下体的两片柔唇,李尽欢双手举着女人成一条直线的双腿,突然结结实实的把她珠圆玉润的美妙身体冲着大鸡芭用力放下,自身的冲击力使得巨大的rou棒以千钧之势狠凿进了她的肉缝儿里,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蜜|岤甬道中。

  “嗯……”

  罗淑宜闷哼了一声儿,这一下儿就cao得她白眼儿都翻起来了,只觉自己的心脏差点儿就被从嗓子眼儿里顶出来了,胸口憋得要死。

  这次种凌空劈叉插|岤的姿势欲称“隔空劈叉交”使罗淑宜第一次真真切切完完全全的体会到了那一直延伸到小腹的充实感,他不光是把自己身体上的洞|岤填满了,也把自己心灵上空洞填补上了。

  这个姿势极为霸道,由于罗淑宜的双腿凌空分开成一条直线,她的小|岤没有任何支撑便直接坐在大鸡芭上,并靠大鸡芭的力量来支撑自己身体的重量,因此大鸡芭能轻易惯穿女人的芓宫。

  虽然霸道,但并不太好用力,李尽欢的双手如果没有极大的力量是根比无法做到的,可这对武功高强的李尽欢根本是小菜一碟,李尽欢只上下抬放了几下儿就把罗淑宜插的眼冒金星,罗淑宜双手死死抚着李尽欢的肩膀,张大小嘴喘着娇气,浪叫声此起彼伏。

  李尽欢加快了抬起放下的速度,连续三百多次的抬起放下,只把罗淑宜操得魂飞魄散,昏死过去!

  休息一会儿,等罗淑宜醒来,两人又开始新一轮的鏖战。

  这一次李尽欢换了一个姿势,他让罗淑宜身子翻过来平直地伸在半空中,双||乳|垂向地面,一双大腿倒夹着自己的粗腰,小腿向上翘起,自己则倒提着人凄少妇的双臂,大鸡芭从人凄少妇屁股后面插了进来,这一招俗称“神仙过铁桥”又名“凌空倒挂背插式”其难度和滛荡之态堪称所有交合姿势之最。

  其关键在于李尽欢的棒棒能承受女人的重量,而倒悬着的女人又能用腿夹紧李尽欢的腰部以免掉下来。好在罗淑宜也非常人,可以用内力长时间夹紧李尽欢的粗腰以应对李尽欢长时间的抽锸,要是普通女子,根本承受不了李尽欢如此操法。

  因此两人的交欢堪称绝配!

  这一次从“凌空倒挂背插式”开始,李尽欢前后无数次独特的交合姿势,充分发泄着自己的x欲。

  罗淑宜那柔软的纤腰快速有力的扭动,丰满浑圆的香臀也不停地旋转耸动;棒棒在火热柔嫩的肉壁中,不断遭到磨擦挤压,gui头也被花心紧紧吸吮,毫无闪躲余地。此番交合,两人颠狂交合不断变换各种体位,让李尽欢过足滛瘾。

  最后李尽欢让罗淑宜象狗一样趴在地毯上,又狂操了半个时辰,罗淑宜高嘲不断,荫精丢了又丢,她再也受不起,勉强支撑到最后,却被干得脱阴,连尿水都被干出来了,只能苦苦向小坏蛋求饶。

  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外出的罗淑娴与其他人说不定就快回来了,尽欢也不想再忍,只觉腰际酸麻,快感连连,忍不住就要she精。

  他舌抵上颚,定气存神,意图压抑冲动。

  但跪在地上的罗淑宜嫩滑柔腻的丰||乳|,不断在他手中晃荡;多毛的阴沪,磨蹭起来又是那么舒适快活。而罗淑宜一下午高嘲无数,泄了不知多少次荫精,叫床声从呻吟变成了喘息,最后意识已经模糊了,直到完全迷糊在李尽欢的跨下。

  两人都干得大汗淋漓,罗淑宜的身体更是滑腻无比,就象抹了香油一般。

  罗淑宜耐力十足也挡不住李尽欢那毫无疲倦的攻击,她的腰开始酸了,可是她仍不停的扭动腰肢,她的腿麻了,可美腿的肌肉依旧崩得紧紧的,足趾细嫩,向上微翘,自玉臀,大腿,小腿乃至于玉足,都呈现着完美的曲线,即使是被膝盖压得紧紧的玉||乳|也依然圆润坚挺。

  长枪每插进一次,玉腿崩紧,就要将玉||乳|压下,圆挺的||乳|峰便要略为下凹,可只要长枪一抽出,玉腿上压力略减,||乳|球便又要重新弹起,又是圆美之极。由于玉腿长时间的磨擦,||乳|球顶上的那一点嫣红已挺翘如珠。

  李尽欢虎口按在罗淑宜极富弹性的小腿肚上,五指则将她的一双丰||乳|捏住。

  隔着一双腿,他并不能将整个ru房包住,于是他紧紧下压,罗淑宜的一双粉腿几乎要全部陷入||乳|峰之中,原本浑圆的两个半球都快变成四个了。

  “啊……”

  胸口沉重的压力之中所带来的极度舒畅让罗淑宜尖声叫了出来,忘乎所以。

  终于,她受不了了:“尽欢……到……床……上……去做……”

  她是语不成声。

  这一回李尽欢听到她的话了——他倏地转身,向岸上走去。转身之时,桃花源中深插狠刺的长枪被带得狠狠的在肉壁上刮了一下,就一下,可是罗淑宜舒爽得快要飞上天似的,失声荡叫:“嗯……爽啊……”

  李尽欢向床上走去,每走一步,屁股在罗淑宜玉臀下便要狠狠一顶,顶得玉臀一颤,顶得桃源肉肌肉一紧。桃花水更是不可遏制,早已沾湿了二人交合处的每一寸肌肤。

  终于到了床上,罗淑宜双膝一软,整个人倒在床上,双手软软的摊在毯子上,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