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回返问道(1/2)

加入书签

  “无量慈悲”问道观监院道长手执白丝马尾道尘,望见含光露众人,忙迎赶过来,身后更是尾行着几名弟子。

  含光露、杜震与林有悔自是认得他。林有悔一见他来,鼻息轻哼低声道:“他怎么来了?”她心中多少恼怨这些道士,便在昨日自己与震哥哥还被他们慢待。

  “含老帮主,两位小居士,你们这是跑去了哪里啊,让咱们一番好找。”监院道长疾呼道,突看到石岩童,心中不禁暗道:咦,怎多出一人?他目光微微一闪,猛见杜震肩头扛一大剑,似知是宝物,心起觊觎又怕被人看出,忙控神情,即便如此,右目卧蚕还是不禁一颤。

  含光露架扶着石岩童向监院回道:“道长何故如此为我们焦心?我不是与你说过我要等我徒儿前来寻我吗,他既已来,你们师傅又在闭关之中,我们也便不再叨扰,如此离开也少了麻烦你们。”

  含光露话语虽柔,内中却含生分之意,监院怎会听他不出,面上一紧道:“这敢问含老帮主,你们可是去了后山?”

  未待含光露答话,一旁林有悔已是恼烦,无好气道:“监院道长,你若无事,我们可急着出山去找郎中呢。”

  她不说此话倒好,监院立时注目石岩童,见他左肩有布头缠绑,那布头早被暗赤色血污沁染,胸前也是湿却一片,看得出他受伤匪浅,忙接话茬道:“这位居士怎受如此重伤?本观有上好的刀伤药,快随我回观去敷药。”他说完便示意身后两名道士上前搀扶,自己则转身引路。

  含光露突见监院如此献殷勤,心中不禁计较:自从自己来到问道观,便不受他们待见,当家的师傅誓斎道长也是早躲了出去,现下他们怎却似换了一副心肠?含光露本就无意再返问道观,一者石岩童的剑伤早已止血生肌,体内鸩毒也残留无多,只需调养些时日便可,二者问道观当家的不在,也不好再去讨嫌。

  更者,这人一来便问可是去了后山,难道他早知那“妖”便在后山?想到此,含光露怎肯轻易随他而回,于是便拦道:“道长且慢。”

  监院闻听此话,忙转回身问道:“含老帮主,怎么?”

  含光露笑道:“道长,你家师傅不在,我们便不去叨扰了,石兄弟身体尚能撑得,我们还是出山去寻本帮弟子,他们甚好使唤,照料起石兄弟来也更为方便一些。”

  监院听得含光露话中之意,便是嫌他们之前怠慢了,忙欠身道:“师傅他老人家昨晚已经出关,闻悉含老帮主大驾本观,竟是寻你们不到,便斥责过弟子们简慢之过,师傅更是让我们寻了你们一夜,若含老帮主现下不随咱们回去,师傅定会更加怪罪。”

  “哦?你师傅他昨晚出关了?”含光露一听,心中不禁蹊跷:难道这位誓斎道长并非有意躲着不见?

  他正思量着,监院又愁眉苦脸道:“含老帮主,咱们这些弟子都是些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