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2捷足先登2(1/2)

加入书签

  那个人刚一走,莫非就拨通了陈许明的电话,那边顿时传来了陈许明爽朗的笑声:“莫兄弟怎么有空给陈老哥我打电话了,有什么事吗?”

  莫非呵呵一笑:“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我刚才听说,承台区那便的货被你们的人给扣下了,还有十几个兄弟也被留在了那里。

  我就是为此事才打搅你陈局长的,还望陈局长你能松松手。”

  “什么?兄弟你的货被我的人扣了?罪过罪过,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我这就给那边打电话让他们立马给货放人,兄弟你不要生气,就这件事,老哥我一定会向你道歉的!”陈许明客气异常的说道。

  “哎,陈局长言重了,这是件小事,也是个误会,兄弟我怎么会放在心上。

  还有陈局长你说的道歉,我看就免了吧,你也是大忙人,我就不多打搅了!”莫非故意客套道。

  “那不行,兄弟你就等我电话吧!”陈许明说完便挂上了电话,随后就给承台区公安局打电话,让他们放了那些人和那些货。

  卢少爷将轩叔软禁之后,便立马派人将轩叔的那封亲笔信快马加鞭的送到了北辰堂福建省的龙岩分会,龙岩分会一见是南宫副堂主亲启,又一刻不敢怠慢的送至泉州总堂。

  南宫阙拿到信后心思不定,打开一看,见上面写道:

  南宫副堂主接令:

  我,余兄,凌庆轩,现身居香港九爷府上,刚祭拜九爷英灵,感喟甚多。

  今14k内政,纷乱繁杂,须用九爷曾留予余兄的五份私人经营地契解决。

  南宫兄弟见信如见人,请人转来,交予余兄,莫要误时,非紧速达。

  对口:

  青花伏地

  红叶辞季

  藤身罗蔓

  昆仑常安

  久宿

  仁来

  南宫阙一见轩叔这封信的开头是以一二三格式写就,便已明白这封信那是紧急密信,其中必隐含了什么不能言明的事情。

  于是细细查读,可是信都读完了,后面的几句像诗不是诗,像词不是词文字自己就是难以理解是什么意思。

  正在思索之时,南宫阙的视线落在了前面内容后的那几个字上:南宫兄弟见信如见人,请人转来,交予余兄,莫要误时,非紧速达。

  这一句话要是除去第一节,就会变成:

  请人转来,交予余兄,莫要误时,非紧速达。

  然后分别取每四字的第一个字,就会变成:

  请交莫非!

  刚才南宫阙就是留意了那莫非两字,忽然便想起了轩叔回来之后,给自己讲的那些关于华门和其他几个帮会的争雄的事情,一念至此,这才仔细看了那四句话,当下明白了轩叔的用意。

  也许这封信里还有一些自己没有看出的东西,因为北辰堂的人,14k大都知道,如果用这些人的名字,可能就会被翻天蛟识破,所以才找了莫非,掩人耳目。

  更重要的是,之前南宫阙从轩叔的口中得知,那个莫非头脑聪明过人,为人义气豪爽,这也许才是轩叔要将这封信交给莫非的原因。

  想到此处,南宫阙不敢怠慢,便立即给莫非打电话。

  此时,莫非刚刚给陈许明打完电话,手中的电话放下还不到一分钟,结果就听到了手机响了。

  刚一接通,南宫阙就问道:“请问是莫非小兄弟吗?”

  莫非一听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就问道:“你是谁?”

  南宫阙知道自己如果不报明身份,莫非极有可能会心存怀疑,当下毫不隐瞒的说道:“莫非小兄弟,我是北辰堂的副堂主南宫阙,刚才接到轩叔的一封信,他暗中留言让我交给你,我才给你打电话的。

  这件事说来话长,在这里我就长话短说吧!”

  莫非一听是北辰堂副堂主,就急忙说道:“好,南宫堂主你说吧!”

  南宫阙就开口说道:“轩叔回福建北辰堂,是因为香港14k帮中有人搞分裂,有一大半帮中弟兄和生意被一个叫翻天蛟的人给夺了过去,而14k原本是卢九爷的。

  前一段时间,卢九爷病重不治,其后将14k交给了他的儿子卢少爷。

  可卢少爷遇到这件事后也没了办法,所以只要请轩叔过去说话。

  轩叔知道14k的事后,便打算让卢少爷和翻天蛟谈判,其谈判的条件是,卢九爷答应和翻天蛟一分为二的治理14k,而翻天蛟则要让出14k的一部分弟兄和生意,以达成双方公平的事态。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目前而言,卢少爷还是名义上的14k龙头。

  轩叔到了香港之后不久,那边就派人送来一封急函,信函是轩叔的亲笔迹。

  信中大意是,要我将北辰堂五个码头的私人经营地契送到香港九爷府上,可是信尾处,轩叔却暗中传话让我将此信交给你。

  我想这封信可能另有含义,所以就给你打电话说一声,等会我会将这封信以传真的方式发给你,届时你细细阅读以下信中的内容,看看到底隐含了什么话语。”

  听完南宫阙说了这么多,莫非就渐渐地明白了那边所发生的事情了,于是对南宫阙道:“南宫堂主放心,你现在就发给我,我马上查看信中的内容有什么蹊跷。”

  五分钟后,莫非拿到了南宫阙传真给他的那封信的草章,展开信一看,前面所说的内容和南宫堂主说的并没有出入,信尾处那四句莫非一眼就看破了。

  然后又反复将前边看了几遍,但没有发现什么值得猜测的话语。

  见于此,莫非又将视线移到了那几句短诗上面。

  青花伏地

  红叶辞季

  藤身罗蔓

  昆仑常安

  久宿

  仁来

  这首短诗开始两句是以颜色打头的,可是后面两句却变成了实物,相互之间又没有联系。

  而每句后面的一个字连接起来又说不出什么问题,最后面像是切口一样的四字,如果真是密语,那南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