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一劳永逸上(1/2)

加入书签

  出了海面,所有妖族都化成了人形,江野松开杨蓉的手臂,道:“各位,我出去几天。”

  老沙抱拳道:“好!愿公子一切顺利!”

  杨蓉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出去干嘛?”

  “自然是去找漂亮姐姐聊天了!”

  “我说呢,连岛也不回,这么急巴巴的就走,原来是去找姑娘!”杨蓉嗤笑一声,眼中尽是鄙夷。

  江野眉毛一挑,问道:“怎么?你有意见?”

  “我……”杨蓉的气势顿时为之一滞,瞪着圆溜溜的眼睛道:“你去找姑娘,关我何事?”

  “那就对了嘛,在家好好待着,要不然你爹可是要喊你回家吃饭的,乖!哥回来给你买糖!”

  江野突然伸手将杨蓉的头发上使劲揉了一气,而后哈哈大笑着御风而去。

  “可恶!卑鄙!无耻!坏蛋!总是欺负我!自己一个人出去快活,留我在岛上无聊到要死!谁稀罕你的糖!你是谁的哥?”

  杨蓉一边整理着头发,一边悄悄的抹眼泪,这才仅仅两个月,最开始的新鲜感已消失殆尽,哪怕闭着眼睛不用神魂,也能准确无误的指出大浪岛上某一块石头长的什么样子。

  每天都无聊到抓狂,更主要的是还有个讨厌的家伙总是欺负人。

  杨蓉的脚下也不停,拼命跺着水面,发泄着心中的烦闷,溅起一蓬蓬的水花。

  “真是不知道当初选择留在这里是否正确,但无论如何也比回去嫁给那个萧华好!咬牙坚持,熬着熬着,说不定就出头了!”

  老沙呵呵一笑,也不管杨蓉在小声嘀咕着什么,望着江野离去的方向,一把揽住彩娘的肩膀,道:“公子要开春了啊!”

  “啪!”

  彩娘在老沙的手上狠狠的来了一巴掌,老沙疼的连忙抽手,十分委屈的说道:“乖,我可是将你明媒正娶过来的!”

  “没看见这么多人吗?真不害臊!”

  其他人都哈哈大笑起来,老沙顿时满脸通红。

  “彩娘跟沙叔在外人面前打打闹闹,但在我面前却都念叨着沙叔的好,有没有一个人能像沙叔对彩娘那般对我好呢?当然,像天野这种老是喜欢欺负人,还有萧华那种脑子缺根弦的就算了!”杨蓉轻轻的磨着银牙。

  江野立身碧波岛外,一名粉衣美貌女子驾驭扁舟破浪而来,却并不是宁语。

  “公子……”

  “带我去岛上即可!”江野取出通行令牌晃了晃,而后干脆利落的付给女子一颗一品元石的入岛费。

  上了扁舟,向碧波岛驶去,舟上,女子笑道:“公子可是看上了那家姐妹?这般急匆匆的入岛。”

  “哦?我急匆匆的入岛和看上哪家姐妹有关系吗?”

  “公子看见我面色稍带失望,一看就不是来买卖东西,而是有目的的来,既然不是买东西,那自然是来找某一个姐妹的。”

  江野不禁摸了摸脸,道:“我怎么没感觉出来?不过你还是猜错了,我是来找债主的,我欠了人家一大堆元石。”

  “呵呵,我只听说过债主找上门的,却没听过欠债的上门找债主。”

  “我可是有着实物抵押,万一债主跑了怎么办?我就亏大了!”

  “原来是如此……”

  说话间已到了岛上,江野朝那女子微微一抱拳后便即刻离去,大步走向玄字第十九号房,却是房门紧闭。

  “啊!不要啊……不要……救命啊!”房内传来女子微弱的呼救声。

  “哈哈……小娘子,别怕,大爷会好好疼你的!哈哈……”

  紧接着,又传来一个男子放肆的大笑,而后“哗哗啦啦”桌椅翻倒,似乎是一人在追赶,一人在躲避,撞翻了桌椅。

  而碧波岛上不许动手,自然也禁制神魂探查,屋内的情况完全依靠猜测。

  “嗤啦!”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同时伴随着女子的尖叫。

  江野面色突然一沉,虽然不是宁语的求救声,但也不知怎么的,心里忽的腾起一团怒火,一脚踹开了房门,却是愣住了,而房内的两个人,也愣住了。

  哪有什么恶汉欺负弱女子的场面,也没有桌椅倾翻的场面,更没有衣衫凌乱的场面,反而,江野凌乱了。

  却是只有一个与江野年纪相仿十七八岁的少女站在那里,双手只比划到了一半的动作因江野踹门而入暂时停在那里,还有一个看起来五六岁的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坐在椅子上,有些害怕又好奇的扭头看着一脸凶神恶煞的江野。

  “哎,这位公子,这里已被这位小姐包场了,您想听的话可以改日再来。”

  少女只是一愣,却也性格开朗活泼,说话十分干脆。

  “这……刚才……我明明听到……”

  江野既尴尬又疑惑,有些手足无措的说道。

  少女却咯咯的笑了起来,道:“原来公子是想英雄救美啊,怕是公子误会了。”

  说罢,少女突然变得粗声粗气,与适才那恶汉的声音一般无二,表情也十分夸张放肆的大笑道:“小娘子,别怕,大爷会好好疼你的!哈哈……”

  而后,少女又双手护胸,变得楚楚可怜,梨花带雨,带着乞求的神色道:“这位大爷,求求你放过小女子吧!”

  少女旋即又凶相毕露,粗声粗气道:“大爷我看上了你,是你的福气!”

  两者转换速度之快,简直让江野眼花缭乱。

  少女又嘴唇微动,发出了桌椅倾翻和衣服被撕裂的声音,居然是口技。

  整个过程,根本就是少女一个人表演出来的。

  少女笑道:“这位小姑娘的爷爷是岛主的贵客,每一次随她爷爷上岛都会来我这里听故事的。”

  江野顿时满头黑线,讪讪的说道:“原来如此,碧波岛的业务真是全,实在是打搅了,抱歉,抱歉!”

  说完,就连忙转身离去,顺便带上房门,但关到一半却又推开,问道:“敢问姑娘,以前这间待客厅的那一位呢?”

  “哦,你是说宁语姐姐吧,她现在到天字六号了!”

  江野心里呵呵笑道,原来是升职了。

  当下向少女道谢,又朝那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做了一个自认十分和蔼可亲的大哥哥的表情,而后带上房门前往天字六号。

  碧波岛一如既往的进出着形形色色的众多修者,一路走去,不时有貌美的侍女一个个面带微笑引着这些修者或进或出。

  每一个修者无论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有这些貌美侍女陪着,心情都是无比爽快的像是飞上了天。

  远远的看到一个熟悉的粉色身影送走一位修者,江野脸上不由的泛起微笑,大步走了过去,正是宁语。

  但下一刻,江野却是眉头一皱,脚下顿了一顿,远远的两个人影立刻闪身躲入一间待客厅,几息之后,又偷偷探头查看,已是失去了目标。

  “速速通报小姐和公子,已有疑似江野的修者进入碧波岛!”

  “是!”

  ……

  就在这两人闪身躲入待客厅后的那一瞬间,江野也是闪身进入了身旁的玄字二号房,朝那上来迎客的侍女微微一笑,示意她无需如此,而后上了二层。

  每一间待客厅都有楼梯上二层,而整个二层则是全部相通,自然可以通过二层直接到达天字六号。

  “天野,你什么时候来的?在上面看东西了吗?”

  宁语刚刚送走一位客人,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却听到楼梯传来脚步声,睁眼一看,原来是江野,先是惊讶,而后笑了起来。

  江野笑了笑,坐在宁语对面,道:“刚来,却没想到姐姐升职了,在上面随意看了看,而后打听了姐姐的位置,就来了。姐姐要我常来聊天,我自是不敢疏忽。”

  “你呀,原来是顺道才想起姐姐来着!”

  宁语故作不悦,嗔道。

  “绝对不是,我真的是来陪姐姐聊天的!”

  看江野说的一本正经,宁语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但随即脸色一变,似是想起了什么,素手一挥,待客厅的房门立刻“砰”的一声关上。

  但仍旧不放心,将通往二层的楼梯也关了起来,忧心忡忡的说道:“天野,你赶快走,趁他们没发现,这几年内不要再来了!”

  江野略一沉吟,想起适才有两人暗中跟踪他,已猜出了七八分,问道:“可是与那日我在岛外格杀那两人有关?”

  “没错,就在你走后不过半日,已有数人入岛打听这件事,并且询问你的容貌,两个月来,这些人都一直没有离去。”

  江野道:“那日我本想将他们引到荒岛上再动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