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所谓名声所谓大义(1/2)

加入书签

  注意到姜涛挡在了自己后路之上,一副防止自己逃走的架势,徐清凡不由皱了下眉头。

  他理解胡广山、姜涛等人此时心中的想法,这几天他们一直与那些被“兽狂”所感染的修士战斗,深刻体会到“兽狂”的危害和恐怖,绝不想“兽狂”经过了他们的奋力阻挡之后依旧被徐清凡师徒给带到外界。

  之前胡广山曾说在与那些被“兽狂”所感染的修士战斗时,他共失去了一名师弟和十一名弟子,在徐清凡看来,在那些死去的修士中恐怕有不少人是因为沾到了“兽狂”之血或被兽狂所抓咬伤,迫不得已之下让他亲手杀死的,所以胡广山等人心中如何对“兽狂”痛恨,徐清凡也很了解。

  但李立明不应该冷冷的说出那些威胁的话语,而姜涛更不应该包抄徐清凡的后路做出威胁的架势,如果他们好言相劝,那么徐清凡在修仙界安全大义之下也说不得只能跟着他们去“荣华山”被观察几天了,虽然委屈,却也无可奈何,而他们说出如此话语,做出如此动作,徐清凡却无论如何也不能随他们而去了。

  这倒不是说徐清凡是那种吃软不吃硬之人,事实上,徐清凡一向软硬不吃,只凭本心办事。而这两人如此作态,尤其是徐清凡说明了他这次是代表九华山下山查询的,如果徐清凡此时在两人地威胁下跟着他们去“荣华山”被观察。那么徐清凡被人看作软弱可欺不说,九华山立派两千余年的名声也要因此而大大损失了。

  在徐清凡看来,有时候并不应该因为面子问题而大动干戈。但如果涉及到门派数千年的名声,尤其是九华刚刚出山急需重振声威,而徐清凡被内定为九华掌门但却有人心中不服地时候,更是妥协不得。

  还有则是,九华山马上要加盟正道联盟,也不能因此而让联盟中其他势力小看。

  很多时候,因为很多莫名其妙但众人却都无比看中的东西,人们都在无可奈何着。这种东西,或叫做大义,或叫做名声。

  所以感应到姜涛将自己的后路包抄了之后,徐清凡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消失,神情也冷了起来,看向面前的胡广山,淡淡的说道:“刚才胡道友不是说对在下的修为和心性极为放心吗?这么才几句话地功夫,就又变得不放心了?”

  听到徐清凡的讥讽,胡广山心中也是苦笑不已,本来他正准备用修仙界安全大义已经团结长远这类的口号劝导徐清凡的。谁知道还没等到他说,他这两名师弟就当先行动了,胡广山知道经过这些天与被“兽狂”感染的修士战斗中两位师弟对“兽狂”的痛恨,本就急迫的性子变得更加急迫,但此时却依然心中恼怒,他们这么做,等于逼着徐清凡反抗啊。

  虽然有心缓和,但在两名师弟如此做之下,胡广山再说些修仙界大义之类的话,就显得无比虚伪了。所以胡广山索性也就不再多说,只是苦笑着对徐清凡说道:“在下的心思并没有变,那兽狂修士中仅有的几名结丹期境界地也都不是徐道友你的对手,所以在下对徐道友很放心。但是道友门下的三位弟子,却没有徐道友这么高的手段和修为,很有可能身中兽狂之害而不自知。所以在下只能请各位到荣华山观察一段时间了。”

  “请?就这么请吗?”

  徐清凡瞄了一眼身后似乎随时都会出手的姜涛,冷笑道。

  冷笑后,徐清凡转过头来,盯着眼前的胡广山,一字一顿道:但我这次代表九华下山,只能自己去荣华山去见山上的各位前辈。而决不能被各位压着上山。“这件事在下只解释一次。信不信由各位。”

  顿了顿后,徐清凡说道:“在下这次带着三名弟子经过那片荒芜混乱之地时。虽然行走万里,但千八千里都没有遇到那些被兽狂所感染的修士,只道最后,也遇到六七十名兽狂修士,但那些修士修为最高也不过灵寂期,而因为看出了他们是被兽狂所感染,更是知道兽狂的危险,所以在下用法器将两名修为不足的弟子护在了其中,只是和达到结丹期地弟子婷儿一起出手除掉了那群兽狂修士。整个过程中我一直的仔细观察,我和我的三名弟子决计没有被兽狂修士所伤到,更是没有被兽狂修士的血液所沾到。所以我师徒四人绝对不可能被兽狂所感染。话尽于此,至于信不信,就在于各位了。”

  听到徐清凡地话后,姜涛却冷哼道:“这些话也只是你说的而已,谁也不能证明是否真实。况且根据我们了解,那片兽狂修士肆虐之地内,兽狂修士至少有四五千名,阁下横穿而过,竟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