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仙路叵测善恶非第一百三十九章四灵集毕瞬间万里(1/2)

加入书签

  至强之间的战斗,已经非言语可以形容。

  修仙被认为是在逆天行事,但此时一众宗师们却是仿佛与天地相融合,代天行事,而“玄武”被众多修仙们尊称为神灵,但此时反倒是更像是一个逆天的战神,以一己之力与天地抗衡。

  而徐清凡也终于知道了,那之前将他们吓的几欲逃跑的“冰原巨象”,以及北方七宿中的其他六宿,为何被认为是最接近于天阶的地阶妖兽,而非真正的天阶妖兽。

  这七只妖兽,虽然在徐清凡等人面前威风不可一世,七只妖兽中的任何一只,都能凭借一己之力与徐清凡等人相抗衡并大占上风,但在一众宗师面前,这七只妖兽却是与凡兽无异,徐清凡亲眼看到,那“冰原巨象”那曾让他们惊恐不可一世的冰色光环,仅仅在某位宗师一挥手间,就消失无踪。

  七只妖兽就这么在与十二位宗师以及“玄武”之间的战斗中苦苦挣扎着,不仅没能帮助“玄武”多少,反而为躲避十二位宗师所引动的天地之力而狼狈不堪,让徐清凡怀疑“玄武”之所以将这七只妖兽召唤而来,只是为了添乱和一味的托它的后腿。

  要知道,这七只妖兽合力,也仅仅是勉强拖住了十二名宗师中最不起眼的一位。

  这就是境界的差距,最接近于天阶,毕竟不是天阶。

  与这七只强大但在宗师面前却不成气候的妖兽相比,却唯有四神兽中最为神秘的“玄武”,却尤为显得强大。竟以一己之力与十二名宗师相抗衡而只是稍落下风,东方清灵曾领略过那只天阶妖兽三头青狼地风采,吕清尚也远远的看了一眼正在围攻“荣华山”的领头天阶妖兽——九尾妖狐,但这些传说中的天阶妖兽,在与这“玄武”相比。却是不堪一提,仿佛是两个境界的存在。

  毕竟,“玄武”是四神兽之一,被认为是神一般地存在。

  而与“玄武”相比,徐清凡等人却是更加关注一众宗师的表现。===毕竟,“玄武”虽然更加强大,但一众宗师才是众人心中的目标。

  只见一众宗师中,以紫真仙人、刘先生、那名名叫李福禄的富态模样宗师,表现最为显眼。虽然场上共有着十二名宗师,但一半以上的攻势却均是这三人出。而“玄武”地攻击,也是有三分之二都是由这三人化解。

  徐清凡之前所见的所有高手之中,即使是曾经以一己之力强袭九华的张虚圣,也不能与这三人相比。

  当然,当时张虚圣未成,而此时的张虚圣,却又不知与这三人孰强孰弱了。

  只见这三名宗师的一举一动,都是浑然天成,举手抬足之间。都是引动着天地之威,虽然静静悬浮在半空中,但那与“玄武”和七妖兽相比仿若灰尘般地身形却是显得那么庞大,仿若半边天地。

  而徐清凡等人,则是远远的盯着这三位宗师看个不停,从这三位宗师举手抬足、一举一动中领悟着这些宗师所领悟地天道,神态若痴若狂,仿佛一个喜读诗书之人突然进入了一个庞大的书库,里面有着他们很多闻所未闻的奇书。对他们之前不解的各般书册有着种种的注视。

  而其中修为最高的徐清凡和金清寒两人。更是随着一众宗师们的一举一动,不断的口中喃喃低语。手中掐动着各种似是而非的指诀,领悟吸收着点点滴滴。

  凭借着观摩这场修仙界万年以来从所未有地强之战,仅仅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徐清凡等人对天道的领悟竟然均是前进了百年有余,脸上都是“原来是这样”的恍然大悟神态。

  渐渐的,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徐清凡突然身体巨震,然后一口血液猛地吐出,终于从哪痴狂的学习中恢复了清醒,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却是现在这短短的一个多时辰地时间之内,他竟然已经身受重伤。

  并非有人偷袭,而是因为那一众宗师与“玄武”之间地交手,所引的灵气震荡与强大威压,不知不觉地伤害着众人的身体,而众人却是只顾观摩着一众宗师的出手,陷入了人我两忘之境,竟然对于自己的伤势渐渐加重丝毫没有现,而直到这时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吐血之后,检查身体,才现体内的伤势竟然已经如此之重。

  徐清凡等人虽然与战场相距近百里,但战场所产生的威势和波动却是蔓延千余里,众人依旧处在被伤害的范围之中。

  而与徐清凡同时吐血的,却是金清寒,转头一看,徐清凡身后的东方清灵和吕清尚两人,更是已经萎顿倒地,双眼却依旧死死的盯着宗师们的一举一动看个不停。而修为最低的许秀容,则是早已经昏迷不醒了。

  反倒是对这场旷古少有的斗法毫不关注之人,比如说呆滞的博广严大师,佛门神通自然护体,竟是没有受多大的伤害。而小金和小黑却是呆呆的看着玄武看个不停,神态就如徐清凡等人看待一众宗师一般,只是两兽身体构造特殊,也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

  感应着身体的伤势,看到其他等人受伤之后依旧盯着战场看个不停,徐清凡却是猛的清醒了过来,继续这么下去,众人非要在不知不觉间因为伤势过重而死去不可。

  “抱守神识,不要看了,先将伤势养好再说!!”

  徐清凡强压着继续看下去的冲动,对着众人呼喝道,看到众人充耳不闻之后,徐清凡更是一一将众人拍醒,然后将疗伤灵药一一喂众人服下。助众人打坐疗伤之后,才盘膝为自己疗伤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或两三天,又或十余天,徐清凡终于从疗伤中清醒了过来。身体却已经是恢复了七八成,而在百里之外,十二名宗师依旧与“玄武”斗个不停,唯一与之前不同的是,那七名赶来援助的妖兽。此时均已经死去。

  然后就是周而复始,徐清凡继续看着宗师们地出手若痴若狂,人我两忘,疯狂的吸收和感悟着种种天道和修炼之法,虽然已经提醒自己要注意战场所产生的威压和能量波动对他所造成的伤势。\但最终依旧是陷入了修仙和天道的海洋中不能自拔,直到伤势过重再次吐血才惊醒过来。然后再次入上次一般,将其他和他一起受伤地众人一一照料,然后再次自我疗伤。

  接下来的日子里,徐清凡的生活丰富而单调,观摩、受伤、照料、疗伤四个步骤周而复始,连续三次。

  经过这三次的观摩,徐清凡对天道的领悟足足省却了五百年之功,虽然现在是金丹初期地阶段,但单以对天道的领悟而论。徐清凡却已经达到了金丹后期乃至于金丹巅峰期才能达到的地步,与金丹巅峰期所差的,只是灵气不够。

  可以说,徐清凡自现在的境界到金丹巅峰期,所相差地只有灵气不足罢了,而境界突破最大的禁锢——对天道地领悟,对徐清凡而言已经不复存在。

  而其他四人,金清寒、吕清尚、东方清灵、许秀容,也是各有收获。对天道的领悟大大增加。并不比徐清凡差多少。

  但与其他四人不同的是,这段日子以来。徐清凡先是身体被“兽狂能量”所改造,经脉丹田不仅愈加宽阔,也更加坚韧稳固,吸收灵气的度更是大增,而此时对天道的领悟也是达到了金丹巅峰期才能达到的地步,因为对天道领悟的增加,吸收灵气的度也更加快捷。

  而这所有的一切,对徐清凡所造成地影响就是,徐清凡在接下来的日子中,修为境界的提升,将会达到一个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地步。直到徐清凡达到金丹巅峰期的境界,这般神奇的度才会降为平常。

  当然,徐清凡此时正处于第三次吐血后的疗伤阶段,还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同样的,徐清凡也没有看到,在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之后,“玄武”面对十二位宗师地联手,终于力有不支,被那位名叫李福禄地宗师,用一个金光闪烁,上面刻画着青龙、朱雀、白虎图案的旗子收入了其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