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聚战黑皇崖八(1/2)

加入书签

  缘分,是很玄妙的两个字。(提供最新章节阅读>

  百年修得同船渡是缘,百年修得共枕眠也是缘,喧嚣熙攘的街头相互之间一次对眸是缘,纠缠终身的怨恨最终血染衣襟也是缘。

  这是人与人之间的缘,但缘分却不仅止与人类之间,比如说,金清寒天资横溢,他人修炼百年才能达到的境界,金清寒却是只用几年的时间就能达到甚至越,这是与天道有缘,后来无意中得到“净土宗”的万年传承,则是与“净土宗”有缘。

  缘是命,命是缘,缘分是前世的修炼,说缘分两字是注定是命运,但缘是云,命如风般不定,云散是缘,云聚也是缘。

  四万年前,翰摩大师建立禅宗,创修佛一脉,当时的修仙说,翰摩大师与佛有缘,但翰摩大师却只是微微一笑,指着身边的一杯茶,淡淡的说道:“缘分就如这杯茶水一般,你看似不经意的端起,喝了下去,你可以说,没有这杯茶,我等命运不变,但说话之时,茶水已然入腹,味道淡而回味无穷,成为你一生中的一部分,就如我和佛一般,是为缘分。”

  修佛善于谈经论道,话语间机锋不断,翰摩大师的这句话,千万年来很少有人能真正领悟,但很多人都为这句话回味良久。

  记得一次徐清凡拿了几本书给婷儿看,里面就有翰摩大师的这句话,婷儿不解,但婷儿也有着少女情怀,即使心性冷漠,但“缘分”二字让她心中宗师有着某种莫名的悸动,却是少有的向徐清凡询问。

  当时,徐清凡笑着解答说:“翰摩大师的话满是佛意,我又哪里可以明白?但在我看来,缘分这种东西其实就是宿命的一部分。面对它就如面对宿命一般,如果你真的觉得缘分就是天注定的,那么你的一生也只能让命运地安排。但另一种选择则是。缘分就是你自己的安排,比如说你遇到了自己喜欢的,那就是你地缘分。而经过你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这件你喜欢的东西之后。你就掌握了这种缘分。所以缘分这种东西,五分看天意,五分看自己。”

  徐清凡地每一句话,婷儿都深深地记在心中,而这一句话,更是一直刻在心中。

  当婷儿进入无尽魔雾的那一刻,婷儿深信,她和徐清凡果然是有缘的。这种缘分不仅仅止于师徒或血亲,还有着更多的意味。她和徐清凡的命运,也在她的努力之下,将和徐清凡深深的联系在一起,永远无法分开。

  对于徐清凡,婷儿的自私是深刻地,她无法忍受徐清凡对于别人的注意力过她,因为她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徐清凡身上。

  这次进入魔雾之中,婷儿算计的很清楚,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她和徐清凡在魔气的侵袭下全部入魔,从此之后。她将会是徐清凡唯一可信任的人,也是唯一能理解徐清凡的人。因为他们同时入魔了,从此永远的在一起。另一种可能,则是在她的帮助下,她入魔了,但徐清凡得到了解脱。这样一来,虽然她会被无数修仙所孤立围剿,虽然或徐清凡也无法救他,但徐清凡不仅得到解脱,更是会对她有着深深的愧疚和感激之情,从而让她在徐清凡地心中地位更高。

  这两种可能对平常人来说,都是灾难性地,但婷儿都喜欢,因为有徐清凡。

  在徐清凡这方面,婷儿就是如此的不可理解和偏激。

  但事实上,婷儿所不知道地是,或她和徐清凡有缘分,但她和魔道的缘分也不浅,或还更深一些。

  当年“冥”组织将这颗“魔珠”丢入婷儿和他父亲徐林所在地蛮族,这颗“魔珠”谁都不选,就是选择了认当时只有不足三岁的婷儿为主,就是因为“魔珠”敏锐的感应到,婷儿的体质,要比任何人都要适合修魔,甚至她是比当年魔祖还要天才的修魔。

  “魔珠”仅仅只是用了不足一天的时间,就与婷儿完全融合了,婷儿对“魔珠”的力量,竟也是控制自如。但是因为婷儿当时实在太小了,心中天真无邪,即使有“魔珠”的加持和催化,心中也是无法兴起哪怕一丝的邪念,无奈之下,“魔珠”才脱离婷儿,进入到蛮族中最为强壮的徐林体内,而徐林为了融合“魔珠”,整整用了五年的时间,却连一半都没能融合进去。

  正因为婷儿那无比适合修魔的体质和天份,所以即使“魔珠”离开了婷儿的身体,即使徐清凡这些年来想尽办法,但魔气依然在婷儿体内根深蒂固,并随着她的强大而不断壮大着。将魔气融入到火法中,对他人来说是多么艰难而不可想象的事情,但对婷儿而言,却仿佛只是自然而然一般,魔炎之术在她第一次施展道法时,就已经做到了道法与魔气的完美结合。

  婷儿在修魔上的天赋有多么的惊人,可想而知。

  缘分,与有缘无份之间,所差别的,只是当事人的选择。

  在进入徐清凡身周那浩荡魔气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婷儿与魔道之间那般一生相连的缘分。

  这一刻,婷儿虽然心中早有准备,但依旧为身周魔气那突然而来的变化而吃惊不已。

  只见随着婷儿进入到魔雾之中,魔雾竟仿佛呆住了,平静了那么一瞬间,然后仿佛疯了一般,疯狂向着婷儿的体内冲去,仿佛婷儿的身体就是它们最终的归宿一般。

  而婷儿,却是只感觉在那令无数修仙感到恐怖不安的魔气包裹中,竟是如此的自然而亲切。仿佛她天生就属于这里。

  但这种亲切自然之意,片刻之后就消失了。

  魔气疯狂的向婷儿体内涌去,虽然婷儿和魔气之间有着几乎是天生的亲和力,但随着体内魔气所积蓄的越来越多,婷儿只感觉自己仿佛要胀裂一般,剧痛无比,魔气虽然不断改造着婷儿的身体,壮大着婷儿的经脉与丹田。但魔气的充入度依旧远远地过婷儿身体对魔气的承受能力。

  婷儿痛苦着,娇媚的脸庞在这一刻纠结到了一起,冷汗直流。身体因为痛苦而不可抑制地颤抖着,但依旧一步一步的向着徐清凡所在的位置走去,步伐缓而坚定。

  终于。婷儿走到了徐清凡身边。因为疼痛,冷汗已经沾湿了婷儿地衣服,但婷儿并不在乎,她用颤抖地双手,脸上带着仿佛游子归家般的轻松满足的笑意,将盘坐在地上的徐清凡抱在怀中,头轻轻的枕在徐清凡肩头之上,然后再也没有考虑自己身体的承受力。开始全力吸收起徐清凡体内的浩荡魔气来。

  婷儿脸上原本已经渐渐消失了的道道黑**纹,在这一刻却是重新清晰起来,与她怀中地徐清凡一般,相映成辉。

  如婷儿所愿,在这一刻,她和徐清凡的命运,果然深深的联系在了一起。

  徐清凡此时专心的抵御着魔气对他的侵袭和控制,并不知道婷儿所做的一切。

  在婷儿将徐清凡抱在怀中的前一刻,徐清凡心中满是绝望之意,因为在这一刻。“魔珠”几乎已经完全融合到了他的身体之中。而“圣灵舍利”却只与他融合了三分之二左右,远远落入了下风。

  他的生死二气虽然不断的吸收融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