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兴师问罪(1/2)

加入书签

  陈树公并不知道,除了他暗中观察杨玉珊外,金惕明已经提前到了牛津别墅5号。

  当天晚上,他并没有发现异常,只是在附近找了家旅馆。

  第二天早晨,天刚刚亮,金惕明就去了牛津别墅5号附近。

  此时,陈树公和杨玉珊,还没有出门。

  金惕明到的时候,正好看到佣人出来拿牛奶。

  住在这里的人,习惯每天早上喝新鲜牛奶,这是很正常的。

  金惕明也在旁边,买了两个包子,准备等着他们出门。

  金惕明希望,能尽快找到杨玉珊的破绽。

  他其实也知道,在牛津别墅5号,不太可能找到杨玉珊的破绽。

  路承周也说了,陈树公会暗中调查杨玉珊。

  然而,正当金惕明准备离开后,他突然发现,一名男子走向牛津别墅5号。

  金惕明将手里的包子,全部塞进嘴里,走到附近仔细观察。

  蓦然,他心头狂跳,因为他看清了那名男子,正是球组联络员:袁庆元。

  金惕明很懊恼,没有带相机出来。

  如果拍到袁庆元,出现在牛津别墅5号的画面,那就是板上钉钉的铁证啊。

  金惕明没有惊动袁庆元,这种情况,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还是不要惊动较好。

  袁庆元跟往常一样,拿着两个普通的牛奶瓶子,换回了牛津别墅5号的牛奶瓶。

  换回牛奶瓶后,袁庆元迅速离开,他现在的任务,是将牛奶瓶送到爱丁堡道,情报组的死信箱。

  金惕明跟了袁庆元一段时间,只是袁庆元很警惕,走出新华路后,很快推出一辆自行车。

  金惕明原本要去法租界,打探史红霞被杀案的情况。

  可见到袁庆元后,他已经顾不上去法租界,迅速去了二十四号路的大红桥码头。

  金惕明赶到大兴日杂店的时候,正好看到路承周从里面走出来。

  路承周的习惯,每天早上来拿包烟。

  他正准备推着自行车离开的时候,看到金惕明慌忙跳下了人力车,随后扔给车夫一张钞票后,朝着自己跑来。

  “路……警官,上班啦。”金惕明走到路承周面前,看到路承周嗔恼的目光,他才想起,自己太过显形了。

  “有事?”路承周看了看四周,没有发现异常后,才轻声问。

  “我看到袁庆元了。”金惕明已经尽量压抑着内心的亢奋,但他的声音,还是显得很激动。

  “到里面说吧。”路承周看了看四周,又抬腕看了一眼手表,转身走回了大兴日杂店。

  在大兴日杂店的后院,路承周听金惕明详细说起了早上的发现。

  “你没带相机?”路承周撕开新拿的烟,递了根给金惕明,问。

  “我只想观察一下情况,没想到就有发现。”金惕明遗憾地说。

  接到路承周的烟,他显得受宠若惊。

  昨天晚上,路承周突然对他的训斥,让他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早就不是路承周的教官,而是他的副手和下属。

  如果不能意识到这这一点,以后他在宪兵分队还会栽跟头。

  “袁庆元呢?”路承周又问。

  “他骑了自行车,没跟上。”金惕明叹了口气,并非他跟不上,而是不想惊动袁庆元。

  “如果袁庆元真是去交接情报,一定还会去的。”路承周沉吟着说。

  只要金惕明去监视杨玉珊,就一定会有这样的结果。

  袁庆元前段时间的所作所为,不就是为了今天么?

  “此事,先不要惊动任何人,谁知道袁庆元到底联络的是谁呢?”路承周吸了口烟,沉吟着说。

  “不错,也有可能是陈树公。”金惕明眼睛一亮,如果陈树公才是真正的球组一号,那才好看呢。

  “上午,你还是先去趟法租界。”路承周缓缓地说。

  “我等会就去。”金惕明说。

  路承周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张广林这个大兴日杂店的掌柜,终于来了。

  看到路承周,张广林马上恭敬的说:“路先生,昌隆盛那边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路承周沉声说。

  “昨天晚上,施锡纯死了。”张广林看了金惕明一眼,轻声说。

  施锡纯一直是金惕明审讯,他死在地窖,跟金惕明脱不了干系。

  “昨天晚上就死了?老金,这是怎么回事?”路承周转头问金惕明。

  “我不知道啊,下午他还好好的。”金惕明佯装不知。

  “这样,你先去办事,我等会过去一趟。张广林,你给金副主任支笔钱,到法租界打探消息,没钱寸步难行。”路承周缓缓地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