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getl;

  正文 第237章 大结局

  【书名:正文 第237章 大结局 作者:】

  网欢迎您!:""的完整拼音,很好记哦! 好看的

  强烈推荐:

  只是一个晚上,所有的一切都变了,谁都不知道接下来的皇城会是什么模样?

  早有百姓,听闻了风声,购买了一批又一批存量,几乎连日来都不出屋门,似乎等待着风谲云诡的气息快些过去。

  这一日,风清气朗,距离那一天皇宫政变已经过了两日。

  那一座大殿被永远的封存了起来,再无人提及,也再无人靠近。

  淑妃与胥容被困在同一间地牢里,包括施玉音,也不知道胥阳是有意还是无意。

  “没想到啊,最后与我朝夕相对的竟然是你们?”

  施玉音弯了弯唇角,已经被监狱里的鬼气氛磨得没有一丝朝气的她此时苍白着一张脸,就连头发都湿哒哒的黏在头上,要多狼狈有多狼狈,“如果当年,我没有来到皇宫该有多好?如果当年,我没有将整个秦家推向深渊那该多好?”

  “后悔有用么?”淑妃冷冷的看着前方。

  胥容连喊了两日,终于明白他这个皇上再也不是皇上,就连这里随便一个狱卒都敢将他打上一顿,终于停了那初来时的歇斯底里。

  此刻听到施玉音说秦照夕的存在,胥容竟然有些怀念那张清丽的容颜,当年以为大家闺秀也不过尔尔,就算失了一个,又何愁找不到万千替代的人儿,却不想,那样的一个人上天入地却也只有她一人而已。

  “皇上,太后寻您过去。”胥阳的称王,有遗诏在先,有胥容罪名在后,又有他铁血手段居中,几乎顺理成章。

  “不去。”近两日来,太后找他的次数越来越多,谁都知道,那是因为她自己的亲生儿子,可惜胥阳铁了心,不去见她。

  胥阳揉了揉酸胀的眉眼,两日来的不眠不休,就算是他都有些招架不住,若儿,等我,等我将一切理清,定要与你一世鸳鸯同心。

  心中在想着其他的事情,又被来人一次次的打扰,可想而知胥阳的心情会如何?直接将手上的章程往桌上一扔,“让苏王来见朕。”他有楚莲若,何成孤家寡人?因而所有的称呼便换了一通。

  胥阳的登基显得简单异常,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从筹谋到将一切证据掌握在手里,到秋菊宴上的爆发,这一段时间究竟有多长?

  胥容的盯梢,直到那一天的来临都不曾减弱,若不是胥阳够精明,若不是胥阳的手下够能耐,今天的一切或许就会重新书写。

  奈何,成王败寇,所有人都只看得到这最后的结局。

  皇城里的百姓就算是知道江山易主,却也没有多少关心之意,除了那一夜的疯狂,除了那一夜之后,皇城里的静若寒蝉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之后还原了自己的轨迹,他们要的不过是温饱,管你这个江山由谁把持。

  坊间的留言许多,却也只是放在嘴边说上那么一说。

  这边厢,领了命令的侍卫转身退下去寻苏王,那边,被困在昭阳殿里的皇甫承,满心的烦躁。他不知道胥阳究竟打算怎么对付他,不,不是对付,应该说处置,如今的胥阳,哪儿还用得上对付这两个字。

  皇甫承冷笑一声,不知道这一段事情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两日的时间,不长,却绝对能将人逼疯。“去告诉翎……皇上,我要见他。”皇甫承焦躁的在宫殿里走来走去,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率先服了软。

  当昭阳殿变得安静的时候,他仿若看到了当日里那个宁静安然的女子,时间有些长,连样子都记不大清楚,可不过是惊鸿一瞥,却在他的心上烙下了深深的痕迹,可惜那个人在茫茫人海之中或许再也遇不上了……

  摇了摇头,他皇甫承什么时候也开始伤春悲秋了,扫过边上开的正盛的秋菊,不可抑制的就想到了当晚的事情。胥阳那个人,竟然也会如此发疯!却不知,那个明显是心甘情愿去到皇宫里的夕贵妃,如今是何般模样了!

  不自觉得两个身影,微微重合,皇甫承惊了一跳,不,怎么会?

  说道这里,就不得不提被风轻抱出了皇宫的楚莲若,胥阳虽然得了消息却分身乏术,只能任由风轻将其带走,脱身不得为其一,再有却是心中知道有风轻在楚莲若的身边那是最好的安排。

  在绣云阁的院落里,楚莲若躺在一方温泉池间,看着面前热气氤氲,突的想起,她和胥阳似乎有多次都是在沐浴的时候遇上,眼前仿若又出现了那抹妖冶的容颜。轻轻闭上了眼,似乎要将他的模样彻底的刻入心间。

  “莲若,你……好了么?”风轻似乎就站在门外,低低的嗓音将楚莲若从思念之中拉回。

  无意在沐浴这样的时候,再与另一个男人分享,楚莲若迅速的擦了身子,套上了衣服。“等一下。”她知会一声,将自己收拾妥当,这才推门而出。

  她的记忆有些模糊,当时意识几乎崩溃,只知道自己被风轻抱着离开的皇宫,这之后昏迷了一日,今日堪堪醒来,至于胥阳后来如何了,她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可以询问的人。

  如今,风轻正好前来,怕是知道她心中的忧虑。

  “风轻大哥,有事?”她虽然很想当场问出,却也知道不该选在这样的时候。

  风轻伸出的手顿在当场,最后落在楚莲若的肩膀之上,拂过那一抹湿发染上的花瓣。“现在你都喊我大哥了么?”

  “你长我几岁,一句大哥……也是应当,更何况这一次……你帮了胥阳那么多。”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有些人这一生都没有办法接受,有些事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受之无愧,唯有用适当的方式,适当的拒绝。

  “我帮他只因为你。”风轻摆手不再多言。

  有些静默,有些尴尬,诡异的风吹过二人的脸,终究是风轻开了口,凝视的目光转向天机那一处狭长的白云,这个人,他终究是错过了,终究是抓不住了。

  心中叹息一声,面上却依旧柔和温润,“胥阳已经登基,两日的时间,大刀阔斧到无人敢使其锋芒,藩国领土被他强势收归……”说到这里,风轻实际上是佩服胥阳的,能够在短短两日之内收复愈加脱离掌控的藩国,实在是不得不称赞一声。

  即便是他部署的够多,即便是此时藩国无主,内部混乱,即便是封地的守备军被他于当夜大创,却也实在是一件创举。

  楚莲若静静的听着,在听到这两日胥阳的动静的时候,在听到风轻对胥阳毫不吝啬的夸赞的时候,她的心情很是微妙。一来,她因为胥阳而骄傲,二来,却觉得自己离着他似乎变得远了一些。

  揉了揉有些发涩的胸口,以后,当如何是好?

  不论之前做了多少心理准备,不论之前胥阳给了多少保障,也不论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多丰厚,她终归是无法忘怀曾经的曾经。

  不是说,对胥阳的爱够不上这曾经的悔恨,只是时间的埋葬并不彻底……

  “你在害怕?”风轻突来的言语,让楚莲若浑身一怔。有种被看透了的苍白!

  立在原地,不否认,也不承认,直到微凉的手被风轻温热的手掌包围的时候,那掌心不知何时渗出的冷汗,被风轻缓缓擦拭干净的时候,她撇开了头,“不是害怕,只是觉得这样的生活不愿意再经历一次。”

  皇宫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或许她能够待上一次,待上两次,却终究不愿意再去上第三次,赔上这一条好不容易捡回来的性命。

  “他当是值得你信任的。”站在风轻的立场上,他最不应该说的便是撮合二人的话,但是他终究是风轻,或许正如他的名字一般,清风过处,如烟云一般轻,就算是被他放在了心上的感情错过了,也终究会被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我知道,我信他。”到如今,哪儿还有不相信这三个字存在,她记得清晰,当她的命运差点被再次折断的时候,胥阳脸上那一双猩红的眼眸,当时,她一点都不害怕,心中是喜滋滋的甜,因为,那所有情绪的爆发都只因为她,她觉得荣幸,这是胥阳的爱。

  风轻淡淡的笑开,那张脸上是属于他的俊逸与洒脱,“既如此,便再给他些时间吧。”

  当时的楚莲若没有懂这是什么意思,直到有朝一日……

  “先将身体养好,皇宫,或许你是不会去的,那么趁着这段时间走走?”风轻的提议楚莲若很心动,不论是作为哪一种存在,她的圈子始终都是被局限的,现如今终于自由了一回,出去走走也好。

  可她终究不是那随性的心态,敛下了眼睛里的欣喜光芒,轻轻道:“等我想想。”

  “便等你想想也无妨,若是担心胥阳那边,最近我去探一探口风。”这要是不了解风轻的或许还以为他是打算将楚莲若拐走,可也只有他知道,这是给这两人充足的机会与时间。

  胥阳即便是冒着天下之大不韪立了楚莲若为后,可楚莲若自己心中过不了那道坎儿到底是会给自己留下一道缝隙,若是时间久了,难免不出现问题。

  楚莲若先是微微一愣,后突然言:“谢谢。”所谓口风,根本就是不用去探的,“你知道当日梅溪晚去了哪儿么?”

  “嗯?”风轻先是一愣,遂点了点头,“想去她那里?”

  “是的,她是个很有趣的人,或许在她身边,我的心也会变得宁静吧。”至少不会在见不到胥阳的日子跳动个不停,慌乱不堪。

  风轻虽然不解,为何楚莲若会跟梅溪晚那么熟悉却也没有阻止,那个梅溪晚,当日楚莲若暗中着人将她送走的时候,他就已经调查过她的一切了,是个能够同处的人。

  临走之前,楚莲若总是有太多的舍不得,“带我……”她顿了顿,迎上风轻似乎是将她看透的双眸,深呼吸了一口气,若自己当真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