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女人的战斗力!(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婚色荡漾??【84】女人的战斗力!

  ——第一节女人的自尊——

  私立医院的医生总比公立医院让人感觉多一些人情味儿,没有鄙夷的目光、没有那种医生独有的冰冷面孔,就像一个亲切的邻家阿姨一样,看着你的眼光暖暖的,让已下定决心的杜晓蓝又犹疑起来……最新章节。

  她缓缓伸出手,轻轻抚了一下彩超上那团还看不清的小点,还是狠下心对医生说道:“谢谢医生,这孩子我不要了。”

  “恩,那我找护士带你过去做手术,你放心,现在的手术是无痛的,也不影响你以后再次怀孕和生育,但这样的手术对人体伤害很大,尽量不要出现第二次。”医生在确认了她的意思后,便在病历上写下了结论,交回给她。

  ——

  另一间诊室:

  “恭喜太太,你已怀孕三周。这里是孕期要注意的事项,回去仔细照着做。另外,你决定了在哪个医院生的话,在3个月内过去建个围产手册;还需要去居委会办个准生证。”医生笑眯眯的脸上,满是慈详,事情交待得挺仔细。

  “恩,我知道了,谢谢医生。”顾若接过病历和一本医院自制的孕妇宣传册,向医生道了谢,便同飞儿出去了。

  生天宇的手续都是她和飞儿一起去办的,算是驾轻就熟了。只是?

  “你可以先不和婆婆说,还必须得第一时间告诉莫离!否则……”飞儿看着顾若一脸了然的坏笑。

  “女人,闭嘴!”顾若只觉得脸微微的发烫,着恼的低声喝道。

  她当然知道飞儿说的是什么,这个女人,自从和莫延结婚后,说话越来越没遮拦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啦!不过从医学角度来讲,造成怀孕初期造成流产的原因主要是精子质量或受精卵的质量不佳,而不是夫妻生活导致的,只要适当减少次数,注意力度和角度就好了!我的意思你明白吧?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吧!否则,我怀疑你们家那位真会憋出病来!”飞儿在她耳边低声说道。

  “知道了。你先别告诉你们家莫延啊,我想等他们这段时间忙过去后再说,明天是关键时候。”顾若知道她说的有道理,便点点头,低声说道。

  “恩,那是他们男人的事儿,你就别太紧张了,保持心情愉快很重要,还有,一会儿我们去买几双平跟鞋,你那些高跟鞋都收起来好了!”飞儿的心情大好。

  几个月前,顾若还被各种相亲会弄得焦头烂额,谁能想到,这么快,她都有宝宝了!

  时间真是个好东西,在你不经意间,改变着你的生活,那么自然如流水,如果不是刻意的回头去看,还以为生活,一直是如此平顺而温暖!

  “好啊!”顾若拉着飞儿的手,轻笑着,初孕的喜悦让她显得格外的阳光起来。

  说话间,两人已走出了诊疗区,外面,比她们先进去的杜晓蓝还没有出来。

  顾若与孟飞雨交流了一个询问的眼,当下便走向那位叫号的护士身边:“护士小姐,我朋友杜晓蓝进去很久了,怎么还没出来?”

  “哦,她是打胎,所以时间要长一些。”那护士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接着问道:“你们是她朋友?她没告诉你们要打胎吗?一个女人自己来做这事儿,真够可怜的。”

  那护士说着,看着孟飞雨的眼里满是责备的眼神。

  “哦,谢谢,那我们去那边等一下。”孟飞雨和顾若交换了一个眼神,便缓缓往手术等候区走去。

  “她一个人过来,定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只是听说刚做完小产手术的人特别的虚弱,不知道她一个人回去行不行?”飞儿低头沉吟着。

  “我们还是走吧!一个人的决定,始终要一个人去面对。如果是我,就算只能爬着回去,也不要让别人看见!”顾若看着带着职业笑容的护士在大厅里匆匆往来,似幻影流过,不真实中,显出现实的残酷——总有些小生命是来不及出生的,并不因为这世间或暖或冷的际遇而有所改变。

  “更何况,她和莫云走到现在,怕是和莫延、莫离也是有些关系的。”顾若轻叹了口气——总有些不得不做的事,会影响一些人的命运,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慢慢的,她学会了不再自责手软,但每每发生,却仍是感到世事无常、命运弄人最新章节!

  “恩,我们走吧!”孟飞雨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手术室的大门,拉着顾若,离开了医院。

  不是她们心冷、不是她们无情,做心理医师的飞儿,比谁都更明白:既然杜晓蓝选择了自己解决问题,便是选择了独自面对,她有权利拒绝别人的无谓的同情——于女人来说,这种时候,自尊比同情更重要!

  就算这自尊,让人遍体鳞伤!

  ——

  杜晓蓝醒来的时候,手术已经完全完成,在医生问她要不要看一下被清除的胚胎时,她冷漠的摇了摇头下了手术床,忍着身体微微的不适,穿好鞋子,木然的说道:“我可以走了吗?”

  医生温和的扶了她一把,柔柔的说道:“去隔壁休息室休息15分钟再走吧!姑娘,这种事情都是女孩子吃亏,以后自己要多注意!”说完便将她交给了旁边的护士,“有没有家人来接”这样常规的话,连问都没问!

  瞧她这模样,谁还惹心再多问呢!

  “我知道,谢谢医生。”杜晓蓝没有拒绝医生的好意,陌生人的关心,有时候显得比熟悉人带着同情的目光,更容易让人接受一些吧!

  在休息室,喝了医院为病人准备的红糖银耳汤,滚烫的液体自喉间流到胃里,让冰凉的身体瞬间暖了起来,有了这暖,连流出来的泪,都觉着不再那么的冷了。

  “谢谢护士。”将碗将给护士,杜晓蓝扶着床,下地穿好鞋子,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杜小姐,注意千万别淋雨,等雨停了再走吧!”护士小姐接过碗,见她也没拿伞,忙大声交待着。

  杜晓蓝惘若未闻,大步的往外走去。

  这辈子,她再不会来这里!再不会有机会,让另一个生命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失了!

  ——

  离开医院后,杜晓蓝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转着,精神有些恍惚,那带表着脆弱的眼泪,却始终没有流下。

  旁边计程车司机的频频招手,让她回过神来,按下车窗,听见司机师傅大声说道:“小姐,胎破了!”

  “胎破了怎么了,关你屁事!”杜晓蓝破声大骂后,脑袋一个激灵,才知道自己会错了意思。

  忙咬住下唇,尴尬的对那师傅道着歉:“对不起,我听错了!”

  “没事没事,女人开车多注意,快开到边上去换个胎吧,这样多危险!”那师傅也不以为意,摇上车穿,一脚油门,车子瞬间滑远。

  杜晓蓝小心的将车开到边上,下车一看:果然左后胎已经完全瘪了下去,还不知道这样开了多久了,钢圈会不会有事。

  唉,人要倒霉了,连喝水都塞牙缝。

  今儿个怎么尽和‘胎’给扛上了呢。

  站在雨中,杜晓蓝用力踢了踢那瘪下去的车胎,和着雨水,泪水这才莫明的流了出来——可能因为雨水可以掩起泪水,所以,她才敢这样的放肆起来吧。

  突然,她只感觉到下面一股热流喷涌,一下疼得蹲在了地上,一手撑着车胎一手按着小腹,再也忍不住的哭出声来。

  ——

  “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雨没了,一声清朗却显得凉薄的声音在头大不大,说小不小,兜兜转转中,总能遇上!说是偶然,似乎又是必然。

  孟飞雨和顾若对视了一眼:“莫延的前妻。”顾若低声说道。

  孟飞雨确实没机会见过沈佳人,莫延自己将所有的问题处理完后才同她结婚,而结婚后,莫延将原来的房子卖了,为了她工作方便,在市区买了新的公寓,在新家里,完全没有任何沈佳人的痕迹——如果不是今天遇到,孟飞雨绝对会将莫延曾经结过婚这事儿给忘掉。

  “沈小姐吗?我是孟飞雨,幸会!”孟飞雨缓缓的站起来,微笑着和沈佳人打着招呼。

  她知道,任何一个前妻都不会乐见自己老公的现任妻子,可既然遇上了,不打招呼,似乎也说不过去最新章节!

  在心里,对这个女人,她还是有些歉疚的。

  而顾若坐在那儿,已经给莫延发了短信——谁知道这嚣张的女人会做出什么事来呢!她一个新晋孕妇,保护飞儿的可能性比较小。

  “哟,这就是你们家小三呀!”

  “脸皮真厚哦,还好意思和你打招呼!”

  “佳人呀,你真是的,怎么就同意离婚了呢?就应该拖着他们,让他们一辈子结不了婚,让那孩子做一辈子私生子!”

  “唉,孟、孟医师……”

  沈佳人的朋友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冷嘲热讽着,而其中一个却正是孟飞雨的病人,见着她一时间脸色红一阵白一阵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而心理病人的身份,更让她不能在这种场合去劝解朋友。

  孟飞雨淡淡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的表示。

  顾若听了脸色一沉,拉过飞儿一副老母鸡护小鸡的模样,对着那群女人冷声说道:“她们的孩子今年5岁,你说说看到底谁是小三?”

  “顾若,你旁边去坐好。”孟飞雨皱着眉把顾若推到柜台后面的安全地带,不许她再说话。

  这才转头对沈佳人淡淡地说道:“沈小姐,如果我让你有什么不舒服的话,我只能说声抱歉。你和莫延之间的问题,我想,你们还是自己解决比较好,抱歉这方面我帮不了你!”

  她知道莫延很努力的将前面的问题都解决好了,想给她一个干净的生活环境,可这小三与正室对决的狗血戏码,在当下这个社会里,当真是无处不在。

  所以她的淡定自若和温婉可人在沈佳人看来,只是一种示威!

  是的,她一直以为自己爱的是莫离,从少女时代到结婚以后,都没有放弃过对他的纠缠,所以,当莫延提出以沈氏五年的印染合约换离婚的时候,沈佳人当即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因为,就算是夫妻,莫延在生意上的照顾也只是在供应商评审时,将条件提前告知,让工厂做好参审准备,如果还是评审不通过的话,那给的单量是小得可怜的。

  兽都帖吧

  而现在,五年,莫氏40,的布料印染合约,而莫氏为了质量合格,更是会加派技术人员和质监人员驻厂办公,这对沈氏的生意和管理发展,都极具好处,她当然会同意这样的离婚条件。

  只是,在听说他离婚后便即结婚后,在看到那个成天板着张扑克脸的男人一脸柔情的揽着那个小巧依人却又没有美得令人惊艳的女人出现在新一期财经杂志的封面时,她的心便再也无法平静了。

  想起他那张刻板的扑克脸,竟觉得比莫离那张明星脸更能引起自己心的悸动;

  想起每每关上灯后,他在她身上滴汗的发泄时,她是期待的、是享受的,那时候,从没想到过莫离——如果他能多看自己一眼、能对自己哪怕稍微好一点,自己也不会在与他结婚后,还去想着别的男人吧!

  男人与女人最原始的运动是催生感情的最佳方式,是否,自己也和大多数女人一样,对这个与自己发生**关系的男人,产生了感情?那几年的努力改善关系,也不光是为了父母的期待吧!

  沈佳人没有更深的分析自己的感情,只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出现,激起了她作为女人无限的斗志:

  她看着一脸淡然的孟飞雨,抬起她高傲的头,冷冷的说道:“多谢你的提醒,我确实应该去和阿延再好好儿谈谈,为了他,我愿意妥协,把你的孩子当我自己的来养,反正,我也不能生!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为了孩子放弃或将就一段婚姻,真是很愚昧的事情!”

  沈佳人能说出这翻话,并不是因为她因为离婚而变得聪明了,而是她本就认为,莫延是为了那个孩子才离婚的——她不能生!

  在看到孟飞雨沉静的眸中,微微有一丝松动时,她得意的笑了,拔弄着手指上还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