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神秘黑手】(1/2)

加入书签

  我眯着眼睛,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数字跳动,眉头紧锁。

  拜伦坐在那里,他的手里还夹着一支香烟,香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边上的烟灰缸里全是烟头。

  “好像有点不对……”他又小声嘟囔了一句,忍不住添了一下干裂的嘴唇。

  我深吸一口气,低声喃喃道:“是有些不对。”

  已经三天了。

  在那天新闻记者会后,我立刻展开了在股市的攻击。

  拜伦把手里的预先用那些匿名帐户囤积的股票大肆抛售,狠狠的砸了出去,不到半天,我手里的股票就从一亿6千万变成了不到八千万。在拜伦的猛打猛冲下,汉高的股票价格立刻开始跳水,散户们在短暂的观望后,立刻就开始崩溃了,纷纷抛售手中持有的汉高股票。在一天的时间,汉高的股票价格就跌落到了每股十一块四欧元。

  在收盘之前,陈远做出了护盘的姿态,他砸出了一部分资金大肆买进,同时,我让拜伦用其他几个匿名的帐户在一片抛售的大潮中,也悄悄的吃进汉高股票,聚集下一个阶段的筹码,这才托住了汉高的暴跌。在收盘之前,汉高的股价终于开始回升,缓缓的涨到了十一块七毛钱的位置。

  这一天,汉高的股价跌了三毛钱欧元。按照市场价值,陈远和我们都净亏上千万。收盘的时候我忍不住摇头苦笑:“天啊,我们简直就是把一把一把的美元扔进了抽水马桶里冲走了。

  当晚和ibb关系良好的媒体就迫不及待的宣布,ibb的攻势凶猛,陈远无力抵挡。随即陈远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远大绝对不会放弃,将誓保汉高的控制权。双方的媒体都展开了一副唇枪舌箭。

  这样的拉锯战持续了三天。每天都是我们把事先悄悄吸收的汉高股份抛出去猛砸,大肆抛售,让小股东们恐慌跟着抛售,然后陈远护盘买进。这样,陈远手里的股票越来越多,但是他亏损的也就越大。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王庭也从总部打来电话,表示对第一步的行动很满意。我和陈远秘密商量后,决定把这种佯攻再持续三到五天。

  但是到了第三天,情况开始发生了变化。

  在我佯攻了一上午后,股票价格已经拉低到了十一块一毛钱了。这个价位已经是距离汉高股东们心里防线仅仅一步之遥。如果我能把汉高的股票价格打压到十一块欧元一下,并且保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不用长,那么陈远就真的输定了。

  按照计划,下午的时候陈远开始出面护盘。

  这个时候,股市出现了异常的波动。

  “有人在介入!”拜伦眯着眼睛盯着屏幕,他的语气非常肯定。

  我皱眉:“会不会是那些国际上的炒家?看到汉高这潭浑水,想跑来摸鱼?”

  这几天股民散户里的筹码已经被我和陈远吸收得差不多了,但是很多国际上得炒家们都已经开始介入了,这种时候正好是他们发财的时候。他们手里的囤积了相当数量的筹码,但是他们都在观望,他们要看出我们双方到底哪一方是强势的一方,然后选择和最后的胜利者站在一跳战线上,打垮另一方。

  这些炒家可不比那些散户股民。对于那些散户,只要利用一下媒体的攻势和宣传,就可以轻易的在他们的心里造成恐慌,让他们跟着我们抛售或者买进。

  这些炒家可以说个个都是专家,个个都是投机高手,他们也更加有耐心和判断力。而且关键的时候,他们的力量甚至可以左右战局。

  拜伦立刻仔细思考了一下我的想法,然后他摇头道:“不太像,对方好像有预谋的。”

  随即,拜伦指给我看了一些数据。

  今天的股票价格已经到了十一块一毛钱了。按照王庭的说法,希望我一口气把价格直接打到十一块以下——我当然不可能真的这么做。所以我对王庭说,我们手里的资金并不是很充分,现在还没有逼得陈远弹尽粮绝,也就是说,现在还没有到最后决战的时候。如果现在把价格打下去,固然可以做到,但是明天陈远就可以在把价格捞上来。我劝告王庭要忍耐,现在是双方的试探姓的攻击,都在试图消耗对方,想摸清楚对方手里到底有多少筹码,多少资金。

  王庭立刻被我说服了。于是我让拜伦马上收手,同时反过头来小口小口的买进汉高,再次拉升股价。

  这种办法类似于猫抓老鼠。我们的策略就是每天让股价跌两步,然后再涨一步。我们先抛售,然后等陈远出面护盘,再买进。等到第二天了就再次循环。就好像猫抓到了老鼠后,不会一口吃掉,而是来回的盘它,慢慢的盘死这只大老鼠!

  可是现在情况不对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