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作孽啊!】(1/2)

加入书签

  【提前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投票:)】

  `

  风雪过后的阳光显得格外的温暖。遗憾的是,虽然天气很不错,但是在这么一个美好的天气里参加葬礼,也是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

  王庭的葬体在今天举行,我陪同杨微一同前往参加。

  牧师在高声朗诵了一番后,所有的人轮流上前,把手里的一直白玫瑰轻轻的放在了王庭的棺木上。

  我以为杨微会哭,但是她没有。事实上,在仅仅那天得到了王庭的死讯后,她曾经哭泣晕倒,可是她醒来之后,就没有再又任何的情绪上的波动了,任何人都无法从她那张岩石一样冷漠的脸上看出任何表情。

  杨微带着墨镜穿着黑色的风衣,我跟在她的后面。

  王家的几个亲属大多都围在了王浩的身边,远远的杨微保持了一段距离。王浩用愤怒的眼神一直盯着杨微的每一个动作。在杨微上前献花后,我清楚的听见了王浩嘴巴里狠狠的说了一句:“贱人!”

  这句话说得很大声,我相信杨微一定听见了,在场的不少人都听见了。但是杨微脸上仍然无动于衷。

  葬礼结束后,杨微走开了去开车,王浩缓缓走到我跟前,冷冷的说:“陈阳,这些都是你们事先计划好的阴谋,对么?你们夺取了ibb!你们害死了我的父亲!”

  我看着他,却说不出一个字。我心里忍不住生出一丝愧疚,不管怎么说,王庭因为这件事情而死了。而计划并且一手艹纵这件事情的,也确实是我们。

  看着我沉默不语,王浩冰冷的留下了一句:“我以我父亲的名义起誓,我一定会杀了那个贱人!你转告她!我会为父亲报仇的!”

  说完了这些,王浩走开了。

  等上了车后,我把这些话告诉了杨微,杨微听后沉默不语。

  车子开出墓地的时候,在转弯的路口,杨微看着那个刚刚立上的墓碑,她的眼睛里又露出了那种深刻的哀伤。

  其实我一直都不知道,杨微为什么要害王庭,陷害自己的父亲。看样子她并不是纯粹的想得到ibb,那天在董事会里杨微的那番话曾经让我非常的震惊——“我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倒你啊!我要打倒你!”

  天啊,说这句话的时候,杨微脸上的表情真的很可怕,那种语气,就好像带着某种刻骨铭心的诅咒和仇恨一样。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恨王庭,这么恨自己的父亲,或许这是他们家里的一段故事——想必是一段非常悲惨的往事。我仅仅知道杨微和王浩不是一个母亲生的,我想这件事情多多少少和他们家里的这些纠葛有些关系吧。

  我从来没有问过杨微,杨微也从来不主动和我提起这件事情。

  当天下午,王浩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愤怒的攻击了杨微,并且表示他一定会竭尽全力打倒杨微。一时间晚上出来的报纸都纷纷惊叹,ibb家族内乱全面爆发了,王浩发誓夺回江山云云……

  王浩没有停留,立刻离开了美国回了中国他控制的那家公司。

  杨微看着这些报纸和电视上的报道,冷笑不语。

  晚上的时候,在王家那所豪宅里,杨微喝醉了。她醉的一塌糊涂,倒在我怀里失声痛苦。她哭得非常得伤心,并且非常的激烈,好几回她都哭得差点休克,我试图制止她的疯狂,但是她的力气太大了——我忽然记起来,当初在德国,正是她一个人出手,打倒了酒吧里的好几个年轻的壮汉。

  她一面哭叫着一面对我又掐又捶,我的好几处裸露出来的肌肤都被她掐出了血。最后,在我筋疲力尽的时候,她也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把杨微轻轻的抱上了床,看着她脸上的泪痕,然后叹了口气,轻轻帮她擦了去。

  忽然之间,我觉得自己疲惫异常,我觉得我已经快要垮掉了。我的心里好像担着万斤的担子——这些曰子的钩心斗角尔虞我诈,我已经彻底的厌烦了!!

  随后我走出了这个地方,让司机送我出去。

  我要去见司棋和荦荦她们。

  这些曰子司棋还是不肯见我,但是奇怪的是,她也没有提出要回家,要回中国,就这么默默的住在纽约。

  我见过荦荦两次,但是大家心里都不太好受。荦荦和司棋住在一个地方,两人接触过两次,但是似乎都不怎么说话——我叹息,看来很多小说里面的写的那种一男多女的那种事情,真的很不现实。现实中又哪个女人能接受自己的男人去找别的女人?又有哪个女人能像白痴一样的看到老公的情人后,就拉着人家的手亲得像姐妹一样?

  汽车停在了那栋楼房前,我走进一楼大门,立刻又两个保镖走了过来,看见是我,他们稍微点头示意了一下,就让我进去了。

  我心里才又想起来——事实上,司棋和荦荦是被杨微控制着的。

  我先去了司棋的房间。现在司棋已经让我进房间了,但是她还是不和我说话。每次我去找她,她就那么看着我,眼神里有悲伤,有愤怒,也有心碎。

  我走进房间,

  司棋坐在沙发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她的眼帘轻轻的颤动着,眉头也皱着,似乎在梦里面,她也是不快乐的。

  我心里非常难受,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子,我觉得我真的不是个东西。我缓缓蹲在她面前,然后轻轻的搂住了她。

  司棋立刻惊醒了。她看到了我,眼睛里先放出了惊喜的目光,然后立刻这种惊喜就变成了愤怒和冷漠。她想挣扎,但今天我不会再等待了。

  我用力的抱紧她,然后弯腰把她横着抱了起来。司棋低声的惊呼,然后恼怒道:“你干什么!”

  我苦笑着说:“只有在这种时候你才肯对我说话么?”司棋沉着脸,立刻又把嘴巴闭上了。

  我大步走到床前,把她放在床上,然后又拉过被子给她盖上。我看着她低声说:“已经很晚了,我怕你着凉。”

  司棋的眼睛里立刻涌出了泪水,我看着她心疼万分。

  “司棋。”我低声道:“我知道你一定恨死我了。我也确实对不起你的。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