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抱得美人归】(1/2)

加入书签

  房间里面三个人都沉默了。

  安良捂着鼻子在地上喘息,鼻血长流,眼睛似乎疼得都睁不开了。我则是满脸鲜血,半边脑袋都失去了只觉,下巴疼得几乎让我要晕过去了。杨微似乎也从刚才得疯狂中清醒过来了,刚才她见我被打得那么惨,情急之下忽然发飙,也不知道她怎么会那么冲动,居然出了那么重的手,这会儿估计刚才那个激动的劲头也缓过去了,看着我和安良两败俱伤,她似乎也有点不知所措了——老天啊,她甚至现在还穿着新娘的婚纱,而穿着新郎礼服的安良则被她打得躺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我深深吸了口气,试图想说话——但是,妈的,该死的安良,他刚才一脚踢中我的下巴,差点把我的下颚给踢碎了,现在我明显感到下巴很可能脱臼了,根本说不出话来。

  我嘴巴里含糊不清的哼哼几声,然后指了指我的下巴,对杨微拼命点头。杨微阴着脸走到我身边,双手扶住我的下巴,稍微一用力,我立刻疼的惨叫一声,跳了起来。不过下巴也算是被她接上去了。

  “去看看他吧,他好像伤的不轻。”我指着还躺在地上呼呼喘气的安良。

  杨微也冷静了一点,摇摇头:“上帝啊,我刚才干了什么啊!”

  我叹了口气,走过去自己把安良从地上拽起来。安良拼命仰着头,不敢让鼻血继续流出来。就这么仰着脑袋,用眼睛的余光看着我,样子古怪已极。

  杨微微微一犹豫,伸手从桌上找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可笑的是,杨微刚刚伸出手把纸巾递过去,安良吓的立刻条件反射一样的往后一缩。

  那个样子,虽然我下巴疼得厉害,还是忍不住笑出声音来,这一笑,我立刻疼得直叫唤。

  安良阴沉着脸接过了纸巾把鼻子塞住了,然后挣扎着靠到了墙上,看着杨微,第一句话就是:“微微,你出手真狠……”

  杨微脸上露出歉意,但是眼睛扫过满脸鲜血的我,立刻沉声道:“你出手也不轻!”

  安良喘息了一会儿,估计气也缓过来了,恨恨道:“他,他,他怎么在这里!你把他藏在衣柜里的?”

  我抢先道:“不,我自己进来的,微微不知道。”

  安良捏着拳头,好像还想扑过来的样子,吼道:“你来干什么!”

  杨微叹了口气,看着安良道:“安良,对不起……我……”

  “你闭嘴!”安良大吼一声,然后看着我:“陈阳,你还来干什么!”

  我丝毫不理会他的怒吼,淡淡道:“我来阻止我的女人嫁给你。”

  “你的女人??”安良叫道:“杨微是我的妻子!”

  “可是她还没有嫁给你。”

  “可是她今天就要嫁给我了!”

  “所以我来阻止!”

  “你以为你可以么?我可以让你横着出去!”

  “你不妨试试看!”

  我们两人好像两只争斗的公鸡,脸红脖子粗的看着对方。

  杨微皱眉,忽然尖叫一声:“都闭嘴!”

  她转头看着我,冷冷道:“陈阳,你来干什么?昨天我已经和你说的很清楚了!”

  我还没说话,安良又大叫道:“昨天!该死的,昨天你们又见面了?”

  杨微眉毛一竖,喝道:“你先闭嘴!”

  安良看了杨微一眼,虽然气得好像要炸了,但却还是闭上了嘴巴。杨微气得喘息不定,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安良,终于才开口道:“第一,我不知道陈阳你怎么会跑到我的衣柜里面来的。第二,我昨天也和你都说清楚了,我想你不应该再来了!”顿了顿,她对安良道:“抱歉,我刚才出手太重了,你……”

  安良立刻道:“我没事情,从小到大,被你打多了,也习惯了。”他又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苦笑道:“不过你第一次出这么重的手。”

  我忍不住冷冷哼了一声,杨微立刻目光又转回到我脸上,她看了看我,忍不住小声道:“你,你还好吧?”

  我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想了一下,我缓缓走到房间边上,把刚才撞倒的几个椅子扶了起来,吐出胸中的一口浊气,用一种非常冷静的语气道:“好了,安良,刚才我们比力气也比过了,不过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坐下来把事情说清楚?”

  “有什么可说的?”安良愤愤道:“是跑过来在我的婚礼上捣乱……不,应该说是我们的婚礼!”

  “你们的婚礼?”我轻轻一笑,拉着杨微坐下。杨微似乎没有想到我居然立刻能冷静了下来,有些惊讶,也没有挣脱我的手。

  我看着安良似乎要喷出火来的眼睛,忽然轻轻说了一句:“安良,你爱杨微么?”

  安良想都不想,立刻道:“当然!我当然爱杨微!从我十几岁开始就爱她!你懂么?我爱了她十年!从美国到英国,从英国再回美国!我为了得到她,等了整整十年!在她不理我的时候,我难受过!在她去英国读书的时候,我放下了美国的一切追去陪她!在她和你订婚的时候,我伤心过!可是现在,就在我的梦想就要实

  现的时候,你这个混蛋却又出现了!”

  安良的声音越说越大,最后两句几乎是喊出来的。

  杨微脸上露出几分感动的表情,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我平静的等安良说完,点点头,然后笑了一下,轻轻道:“很好,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我很爱杨微。我不知道我的爱是不是比你的重,但是我只知道一点,就是杨微同样也爱我。或许对你不公平,但是这种事情没有公平可是说的。”

  安良立刻语塞,一张脸涨红得好像个番茄,却死活说不出一句话来。

  杨微心里的人是我陈阳。这点就连他妹妹都能看出来,谁也不能反驳这点。

  我不再理会安良,转过身子,看着杨微的眼睛,轻轻道:“微微,你昨天说,我们不能在一起,我们今后的路,分歧太多。我知道,你对我,或者对我们之间的信心不足。你告诉我的那个故事,我昨晚一直在想,想了一夜。后来我想通了一点:真正的悲剧在于你的母亲一生中没有得到她的爱情。这才是造成这个悲剧的真正原因。但是你不应该从此就不相信爱情了。”

  我忽然深深吸了口气,走到杨微跟前,凝视着她,慢慢道:“我知道你担心我们在一起将来会有很多困难。你认为我总是优柔寡断,犹豫不决。或者说,我们之间,你不会为了我放弃你的追求,将来我们走的路还是会有很多阻拦。那么,今天,我想我可以做一件事情,来表示我的决心。”

  说到这里,我毅然拉起杨微,走到房间的那一扇通往教堂大厅的小门,然后用尽全身力气一脚踹开了门。拉着杨微大步就走了出去。

  安良眼睁睁看着我拉着杨微走进去,忽然大叫一声:“你干什么!”随后追了上来。

  我不理会他,拉着杨微走了进去。

  门外是一个很短的走廊,走廊上还有一扇门,是打开的,里面正是教堂的大厅,所有的宾客都坐在那里等候婚礼的开始。

  所有的人都衣冠楚楚,几个女童用花瓣撒满了中间的通道。我拉着杨微一头就跑了进去。

  杨微急了,小声道:“你干什么!”

  我用尽力气抓住她的手,不让她挣扎开。

  我们两人一走进礼堂,所有的人被我们惊动了,全部回头看我们,目光全部集中到了我们的身上。

  我穿着衣衫零乱,脸上还有明显的血迹,鼻青脸肿,一手拉着新娘杨微——她雪白的婚纱上也沾染了一些血迹,脚下的高跟鞋还少了一只——刚才踩安良的时候掉的。

  我不理会众人各种各样奇异的目光,昂然走到前面的圣坛前,对神父低声道:“抱歉,麻烦你让一下。”

  那个神父吃惊的看着我们,不过他看见我满脸鲜血面目狰狞的样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安良也随后一瘸一拐冲了进来,他被杨微那一摔估计伤得不轻,走的比我们慢了许多。众人看见新郎也是狼狈不堪的样子,鼻孔里还塞着一团纸巾,不由得惊呼一声,然后纷纷小声议论起来。

  我看着下面这些衣冠楚楚的宾客,里面有不少人,曾经还参加过我和杨微当初的订婚仪式。

  杨微挣脱了我的手,低吼道:“陈阳,你疯了么,你想干什么?”

  我微笑道:“我是疯了。我一直以来,就是太理智,所以才给我身边的人带来这么多困扰,今天我就想好好的疯一次!”

  身边不远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开始被这个情景惊呆了,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了对着耳机讲了几句话,随后从教堂外立刻走进了几个保镖,这些人迅速朝我们这里靠拢过来。边上一个坐着轮椅的老头忽然皱了皱眉,轻轻抬手止住了他们,看着艰难走过来的安良,沉声道:“怎么回事?”

  安良一瘸一拐的走到了他的身边,低下身子,对他说了什么,老头眼睛一亮,眼睛里暴射出一种精芒,瞪着我。

  我看了看他,淡淡道:“您一定就是安良的父亲,安会长了,是么?”

  老头冷冰冰道:“不错,我就是,请问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我轻轻一笑:“我是陈阳,我想您应该知道我。谢谢您没有叫保镖立刻把我扔出去。”

  老头低声道:“不管你想干什么,你最好立刻下来,有什么事情我们到后面说去。婚礼结束后,我们可以详细的谈一谈。如果你愿意参加婚礼,你也可以留在这里……”

  我退后了一步,淡淡道:“抱歉,恐怕不行。我不能等到婚礼结束后,那样就来不及了。”

  老头冷冷哼了一声:“这里虽然客人这么多,但是你也不要以为我就真的不敢动你!”

  “无所谓,你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找保镖过来把我强行带出去,不过我想这么做,今后大家的茶余饭后,一样会留下一个有趣的话题了。不是么?我想您也不想做出有损于你们家族形象的事情吧?”

  老头犹豫了一下,声音有些软:“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只想说几句话。”

  老头脸色立刻沉了下去,低声叫了一声:“

  把他扔出去!”

  后面几个保镖立刻走了上来。

  我赶紧拉住了杨微退后几步,然后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道:“让我说完!”

  杨微还在犹豫,她轻轻道:“陈阳,算了,我已经和你说了,我们……”

  我打断他,看了一眼走近的保镖,用力握住杨微的手,看着她的眼睛,咬牙道:“让我说完!微微!我是爱你的!让我说完。”

  杨微有些迷茫了,她飞快的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对一旁的汉森使了个眼色。汉森立刻走到我们的面前,拦在了中间挡住了那些保镖。

  老头皱眉,沉声道:“杨微!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微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却没有说话。我知道她能这么做已经很难得了。以她的姓格,以她对感情冷漠的一贯态度,今天能为我这么做,已经算非常出格了。

  就在这个时候,碰的一声,礼堂前面的正门被人撞开了,随即一个保镖跌跌撞撞的滚了进来,看样子是被人扔进来的。后面有一男一女随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是莫克和苏珊娜。

  莫克在前面开路,手里还扛着一个摄像机,因为他长得非常壮硕,手里还扛着一个大的摄像机,猛的一看,颇有几分阿诺在《终结者》里面扛着自动机枪的那种威风凛凛的样子。摄像机上赫然印着“nbc”,想来是他们从nbc的人手里抢来的,后面苏珊娜手里拿了一个话筒,上面却没有台标,估计是被苏珊娜撕掉了。

  几个保镖立刻围了上去想动手。苏珊娜忽然大叫了一声:“各位,这可是现场直播!难道你们想和电视镜头打个招呼么!!”

  这话一出,保镖们就犹豫了。老头子面色铁青,挥了挥手,让众人退了下来。

  我立刻松了口气,莫克扛着摄像机站在大门口,苏珊娜一路小跑到我的跟前。

  我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微型的通讯器,拿出来扔给了杨微,笑道:“看,我也不是纯粹靠鲁莽办事情的。他们一直在外面等着呢。这里一闹,外面的保镖就被吸引进来了,他们正好可以在外面从容安排好一切,我的保镖对付几个电视台的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苏珊娜低声道:“莫克把nbc的人都制服了,现在卫星采访车就在外面,这里的一切正在现场直播。采访车被我设置卫星转播后就锁住了,看来真的是我们运气,他们居然派来的是一辆‘战地采访车’。这种车子是防爆的,除非他们现在出去用炸弹把车门炸掉,不然的话就无法关掉转播系统,这里的一切已经转播出去了!不过我想,他们来参加婚礼,不会带着炸弹在身上吧。我想现在信号已经接到电视台了,那里会实时转播的。”

  我点点头,笑了笑,看了一眼安良父子。

  边上一个娇媚秀丽的女孩忽然走到杨微的身边,低声笑道:“看来,他确实比我哥哥有趣多了。”

  杨微低声叹息了一下:“这下可闯大祸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