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假装很浅薄(1/2)

加入书签

  其实根本不用假装,我一向认为自己就是一个浅薄的人。我胸无大志,这辈子撑死了也就是混个吃饱喝足,完了能抱个美女睡死过去就心满意足了。

  我这还不浅薄么?简直已经浅薄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

  为了怕倪佳无法充分的感受到这一点,我精心挑选了几篇我撰写的内容思想极其浅薄的文章,然后作为准备交给倪佳的稿子。

  三天后一个居心叵测的下午,我阿林seven胖子倪佳悉数到齐。

  四个男人在我床边围成一圈开始打牌,倪佳在无聊之余翻看了我电脑里文件夹的文档--我准备上交给她的那些稿子。倪佳美人在略为翻看之后,果然花容失色义愤填膺:“你就拿这样豪无思想的东西去骗我们的稿费?”

  我正抓了一把烂牌,嘴里不由来气道:“靠,文字之道,犹如放屁,想放就放什么,哪来那许多千锤百炼的狗屁思想?”

  倪佳看来估计是不打算放过我了,于是秀目圆瞪朱唇轻启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开始无非就是号召我行文用心丰富内涵任重道远,先什么而忧后什么而乐文字为辅思想为核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那路子。眉飞色舞抑扬顿挫义正词严说得阿林胖子他们都忘了出牌了。

  趁着洗牌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什么叫作品的思想?”

  老实说我纯粹是随口一问,仅仅是不想让倪美人一个人唱独角戏太过寂寞而已。结果这妮子闻言一下来劲了,从杜拉斯说到村上春树北岛,然后开始和我侃米兰昆德拉,再从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开始侃侃而谈,一直说到前些日子米兰昆德拉的思想广为流传。最后总结:既然身为写字的人,作品中就应该有完整的严谨的深刻的思想。

  看这样子我装矜持是装不下去了。我扔了手里的牌,点了支七星特深沉的喷了口烟。然后开始和倪佳美人促膝而谈。

  “由于历史的原因这数十年国人最大的弊端在于思想的匮乏!而因此顺带出来的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拿着鸡毛当令箭。

  思想?那是伟人们玩的东西,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孔子庄子老子海德格尔甚至柏拉图尼采。在某种程度上说,这些人在历史上是坐标级别的。

  思想的诞生是个力气活儿,没个几十年的生离死别烈火锤炼是见不了人的,而且往往这样的锤炼还需要意识形态的打压。可所谓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