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回 三国演义(1/2)

加入书签

  (22-)

  《唐小札》“老板娘”并非真的老板娘。“老”就是“守旧”,“板”就是“古板”,“老板娘”就是还沦于程朱旧礼中的女院生。这可不是我想出来的诨号,是花盟会子弟都这么叫起来的。&1t;/p

  /p

  以徐长功为的这伙人,非但不是来找楚麟报仇的,反而是来替唐朱玲打抱不平的。&1t;/p

  这着实让唐朱玲有种吃闷棍的感觉,脑袋晕乎了半天没转过来是怎么回事。这时徐长功见周围已有不少院生指指点点,便提出大家换个地方。徐长功显然是对着唐朱玲在说话,而跟着他的那伙儿眼光也都集中在她一人身上,俨然是在等唐朱玲一个人拿主意。可她这会儿哪儿还有主意啊?左右看看,旁边蛟壬一脸有恃无恐,对面楚麟思索片刻后点了下头,唐朱玲也懒得再想,便跟着徐长功往外走,一行足有二十多人浩浩荡荡往中院走去。&1t;/p

  中院虽然是个宽阔之处,可一角仍建着不少满布藤萝的石亭廊桥。一行人由徐长功领路,步入一处八角隔厢石亭中,石亭八面皆是镂空隔板,空隙中几乎都被一种叫紫藤白的小花填满,犹如置身紫白双色的花房一般。虽说几步之外便是大中庭,可绿意的掩饰下却有种置身暗室的隐蔽感。&1t;/p

  唐朱玲有一个习惯,走动起来时脑袋会清楚一些。她一路上将同行之人瞧了个遍,忽生出一股熟悉之感,似乎其中不少人都是昨日在院门口迎新的。她忍不住向楚麟提起这凑巧之事,走在近处的一名女院生听了却道:“师妹这就有所不知了,那群酸儒除了圣贤眼里还能放得下谁?这太学院中诸多自理之事,都是由咱们少盟会操的心。”&1t;/p

  “少盟会?”&1t;/p

  又是一个没听过的词儿。&1t;/p

  受楚麟眼神暗示,唐朱玲耐住了性子没有问,只等所有人入亭落座,好等徐长功给她彻底解惑。不过在其余人都入了亭后,徐长功却将最后的楚麟与蛟壬两人虚拦住,问道:“两位师弟,咱们少盟会广交天下好友,可也有些贴己话不能与外人道,不知二位家学何处,若是同道中人,还望告知。”&1t;/p

  蛟壬顿时皱起眉头,楚麟在旁轻声提醒了一句“他是在问你身世”,蛟壬这才释然,照着楚麟编好的词儿答道:“我是楚风花会千溪道副掌柜曹谨的义子。”&1t;/p

  他话一说完,唐朱玲只觉得一阵倒吸冷气之声齐齐响起,落座的诸生尽皆重新站起,原先望着唐朱玲的目光瞬间集于蛟壬一身。&1t;/p

  “原来是楚风花会的师兄。”&1t;/p

  “难得难得,我以为楚风花会乃王府气象,会中子弟皆浸府学,不会来咱们太学读书呢。”&1t;/p

  “这下好了!有蛟师兄替咱们出头,还怕那两伙人么?”&1t;/p

  “是啊,是啊!”&1t;/p

  二十多人七嘴八舌将蛟壬为了起来,他的目光穿过人群间隙,迷茫地投向被冷落在一旁的唐朱玲,后者也只能耸耸肩,回给他一个“我也一样完全摸不着头脑”的表情。&1t;/p

  幸好此时仍被拦在亭外的楚麟终于开了口:“诸位,诸位,我与蛟兄、唐姑娘三人甫入花陵太学,人生地不熟,敢问诸位花盟会出身的师兄师姐们,可是与其他院生处得不甚愉快?”&1t;/p

  他话音刚落,已有不少心无城府的人点起头来,倒是一名看似稳重的女院生虚按双掌,屏退了众人接话之意,越众而出对楚麟问道:“这位师弟一表人才,看非池中之物,不知来自何家府地?”&1t;/p

  唐朱玲定睛一看,此女正是昨日与江姬芸共同迎接她入院门之人,她记得昨日还在这位师姐脸上见过那种初阳融雪般的笑容,可现在她的言辞中却多了一些秋意肃杀。&1t;/p

  她是在问楚麟的身世,若楚麟与他们出身不同,只怕他话说得再对,此处也不会给他开口的余地。&1t;/p

  看出这层意思,楚麟不禁沉吟起来,为了掩人耳目他刻意替自己杜撰了一介布衣的身份,可看眼下这情势,若他没什么富贵出身的话,这伙花盟子弟显然不会对他多说什么。&1t;/p

  蛟壬看出他为难处,在一旁扯起谎来:“嗯……小楚虽然是老百姓,可他是我拜把子的兄弟。”&1t;/p

  他的话到这儿便停了下来,凌厉眼神却紧接着横扫了一圈。在场这些富家出身的孩子别的或许都没有,眼力却是人人具备之物,一听出身最好的蛟壬如此放言,对待楚麟的态度立刻多了三分敬意,徐长功还亲自将楚麟迎入亭中就坐,言谈举止之间大有“我和他不打不相识,现在所有人中就我和他最亲”的感觉。&1t;/p

  虽有些不习惯徐长功这股亲热劲,可了结一段过节终究是好事。楚麟落座赔笑了几句后,终于将三人最疑惑的事情问了出来。&1t;/p

  这伙花盟会子弟为什么会聚在一起?&1t;/p

  他们的来意为何?&1t;/p

  他们同仇敌忾的人又是谁?&1t;/p

  这与唐朱玲和自己有什么关系?&1t;/p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