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回 黄雀之后更藏猎手(1/2)

加入书签

  (22-)

  《对象日记》宣威军分为风花雪月四营,程师父曾任花字营掌旗,赵师父则是副掌旗。&1t;/p

  /p

  从小,楚麟身边能说上话的人就少得可怜,在内,就是吉祥如意四兄弟;在外,就是以程邢为的宣威军一众部将。小时候楚麟就是个闷性子,别人家男孩儿十多岁正是最野的时候,楚麟却是甚少外出走动。除了除夕拜祭祖庙,楚麟唯一的外出,就是去宣威军当年的驻地学骑马。&1t;/p

  说是学骑马,其实在程邢的包庇下,那群宣威军的将校一个个都对他颇为疼爱,什么乱七八糟的能耐全都往楚麟身上灌了些,就连那柄火铳,也是当时从宣威军中取的。若非他生性好文不好武,只怕现在已是个独领一军的少年将帅了。&1t;/p

  也正因为如此,楚麟才能肯定这个推测:&1t;/p

  花陵太学,就要出大事了。&1t;/p

  这条加了迷药的帕子,显然不可能是大吉一个人的主意。当楚麟闻出迷药的味道后,他就清楚了一件事情尽管自己的命令是彻查书院派系斗争,但是吉祥如意和赵管事这些自己身边最能信任的人却已经暗中达成了一个计划,不惜迷昏主子,也要将他带离这个花陵太学。&1t;/p

  大吉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自己人,他的忠诚毋庸置疑;赵管事是程邢拜过把子的兄弟,与楚麟也有师徒之谊,他也不可能会背叛楚麟。那么唯一的答案就是,他们这么做是为了保护自己。&1t;/p

  如果此次的暗查,触犯了朝中某股大势力,那以赵管事的老谋深算,断不会做出指使大吉迷昏自己的事儿来。&1t;/p

  唯一的解释就是,事出紧急,紧急到既没法解释、也没法顾虑到小节,紧急到不惜用药迷昏也必须带走自己的程度。&1t;/p

  “赵管事和吉祥如意他们,到底查到了什么……”楚麟自问是个写过不少戏本的人,荒诞精彩的事情不知写过多少,可这一会或许是关心则乱,他思索了很久,也没有想出在这全校大庆的日子里,会有什么紧急的危险。在碰了几次壁厚,楚麟放弃了独自的思索,催问道:“大吉,告诉我,你们到底查到了什么?宥班主今天本该再来见我一次,可她一直都没出现,一定是被你们拦下了,是不是?”&1t;/p

  “少……少爷,您怎么知道?”&1t;/p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知我,我能不知你么?你自小就懂得分寸,若非事出紧急,你断不会用这法子来救我。而你们拦下宥班主,就是希望我连内幕都不知道,就此退出花陵太学这场乱局……到底是什么内幕?玲儿!你们没有准备把玲儿一起带走!为什么?”&1t;/p

  楚麟是深思熟虑的性子,片刻间便想到了事情的关窍,这段话他说得又急又快,让习惯了他慵懒语的大吉瞠目结舌,竟忘了三如与赵管事之前再三的嘱咐,将那些“绝不可说出口”的话,磕磕绊绊地透露了出来:“少爷……少夫人……不,唐朱玲她是……”&1t;/p

  &1t;/p

  “铁面无私,真的是铁面无私!想不到包大人真的敢当面状诉董太师!五弟,咱们真的小看了包大人的气量!”&1t;/p

  “大哥,我们兄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事后自然少不了当面赔罪。可董太师明日寿宴的帖子已然递到了开封府,听说还是跟着圣旨一道传过去的,这是明摆着逼着包大人赴宴呐!我担心董太师他……”&1t;/p

  “四弟,包大人可有说过会赴宴?”&1t;/p

  “此事我已与张龙赵虎两兄弟说过,董府的密室机关图,我也送了过去,不过看两位的反应,包大人这寿宴是去定了。”&1t;/p

  “这不是羊入虎口么?”&1t;/p

  “包大人是何等气量,那叫偏向虎山行!”&1t;/p

  “如此豪胆,我等该当舍命相陪才是!”&1t;/p

  “二弟说得对!”&1t;/p

  戏台上,第三幕的转圜戏码以到了关窍之处,这一段台上就剩下五鼠互相对词,将最终幕那场“太师府之战”好生渲染了一番。俗话说“宴无好宴”,按照楚麟的说法,戏文演到这里,台下多半早就猜出结局势必是一场恶斗,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大方的透露天机,让观者既紧张又期待,反而更获佳评。&1t;/p

  楚麟所料的确不差,三幕一演完,唐朱玲等五人下台后,只听外头台下的喧哗根本没有因为幕间而停歇,反倒越来越响了。&1t;/p

  “大家听,诸位师兄弟们都闹腾起来了呢!”江姬芸一边整理着袖口的绑绳,一边兴致盎然地打着气:“还有最后一幕,咱们都精神起来,好好大战一番!”&1t;/p

  罗念秋不忘提醒到:“诸位台下团结一致倒是好事,不过这最后一战绝不可缺了气势,诸位演太师府护院的师兄们,稍后念秋若是有无礼之处,在此先赔罪了。”&1t;/p

  她这么一提醒,诸人连忙先酝酿起了各自的情绪,饰演太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