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惯看秋月春风(1/2)

加入书签

  高原摇了摇头,道:“老高去的种族也不是很多,就见过的而言,差不多有一半跟我们长得差别不大吧。还有很多种族像羽族,不过是长了一双翅膀,平时走在地上,与我们也没什么两样。还有那别奎族、白彝族、花族差别也都不大,正常时便是跟我们走在一道,也看不出差别。”

  顾异不由赞道:“高大叔这完全就是一南蛮百科全书啊。有了高大叔在,我心也就踏实了很多。”

  高原闻言,问道:“百科全书是啥?”

  顾异一拍脑门,道:“有忘了,情不自禁把家乡土话说出来了。百科全书就是啥都懂,啥都知道,怎么说呢,就像,像。”

  顾异一时没想出来像啥,王进迟见状,道:“百事通。”

  顾异赶紧道:“对对,就是这个。”

  高原不好意思一笑,没在开口。

  突然,顾异脸色一变,道:“大家小心,前面有人在打斗。”

  众人闻言,悉数看向顾异,尤其是宋翔、陈家兄弟等人,脸上更是i写满了疑问。顾异闭着眼睛,凝神感知前方的气息,嘴中默数着:“一、二、三、四、五,共有五个修行之人,有没有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修为如何?”木一半对顾异独特的感知已经见怪不怪,问道。

  宋翔听了木一半的话,心中疑虑更甚,莫非这年轻人才是真正深藏不露的高手,在宋翔的心中,一致认为木一半才是修为精深的高人。不过,宋翔既看不出木一半的深浅,也看不出顾异的深浅。之前问过顾异,顾异说自己修为太差,以致宋翔看不出。此时看来,木一半尚未感觉到,但顾异已经了如指掌,难道顾异之前撒了谎?

  顾异道:“都不是很高,最高的也不过四重,依气息判断,远在陈知栢大哥之下。”

  经过之前杜傲飞的解释以及后来木一半的点播,顾异已经可以根据气息判断出众人大致的修为水平。四重以下,便如自己当日一般,四重,便与陈家兄弟相仿,五重,大概便是巫嬷嬷、宋翔等人的水准,至于六重,杜傲飞、木一半摆在那里,至于后面的七重八重,顾异却判断不出了。

  “即是这样,那便没事,才五个人,便是居心不良,也不足为虑。”木一半知悉后,懒散的说道。

  顾异心中暗骂:靠,要来个六重的,我们都得挂了。大哥,你现在就是个半吊子,走路都得别人背着,还拽的跟之前一样,信不信若我们不插手,那几个人轻轻松松就能将你收拾了?

  顾异看了一眼王进迟,思考了一下,道:“王老哥,我们是在这里休息,还是赶上去看看?”

  王进迟毕竟比自己年长几岁,走南闯北,经验丰富。再说,王进迟还是宋翔等人的家主,这个面子顾异无论如何也要给。是以一路走来,是走是停全以王进迟为主。何况王进迟年岁已高,已近花甲,又无修为在身,大家结伴同行,必须要考虑到每一个人的情况。

  毕竟一个木桶能装多少水,是由最短的那一块木板所决定。

  王进迟沧桑的脸上写满了疲惫,闻言,毫不犹豫的说道:“自是赶上去看看,此时休息,大家心中都不定。顾小哥,你无须太在意老哥哥,老哥我年岁虽然大了,但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早已经习惯了,这点苦吃的。”

  顾异连声道:“王老哥说笑,看王老哥气度,行李都丢了,面不改色,听闻南蛮剧变,依旧气定神闲,便是这份气度,非是常人能比。我只是经验太浅,想跟着王老哥多学学。王老哥可别多想。”

  王进迟感激的对着顾异笑了笑。

  没走出几百米,便看到前方一团浓浓的粉色雾气横亘在众人身前,正好挡在路上。那雾气不大,不似水雾,在阳光下透露着五光十色,不似烟雾,浓重的翻来覆去。那粉色雾气像是活着一般,疏忽向东、疏忽向西,飘飘荡荡,时高时低。

  打斗声正是从雾气中传来。

  “是雾隐族,大家小心。”高原小声警觉地说道。说着,从怀中解下包袱,拿出一个墨色的瓷瓶,打开瓶子,到处九粒药丸,分给众人。

  “这是降露丸,能克制阴雾的煞气。”王进迟对着顾异说道,说完,将降露丸吞了下去。

  顾异先将药丸送进了木一半口中,然后自己才吃了一颗。

  高原分完药丸确没有停下,走到林中,折下几根树枝,然后又拿出一个纸袋,里面盛着红色的粉末。高原取出一点粉末,和了水,那粉末遇水即溶,将树枝搭成米字型,用绳子绑定,然后用手蘸着红色的液体涂抹在绳子上。

  “小陈,你来。”高原唤来陈知栢,将米字递给他。用从包袱里打开一个油纸包,拿出里面油光锃亮的棉布,将米字的八个枝绕在一起,然后掏出火折子,将其点燃。

  噗的一声,火便着了起来。

  高原的动作干净利落,做完后对着陈知栢指了指前方的,陈知栢见状,点了点头,运气奋力一扔,那米字带着一道火尾进了粉雾之中。

  打斗声骤然猛烈了起来,众人一脸不解的看着高原。

  高原解释道:“刚才那是米字结,是南蛮各族交流常用的四大结之一,意思便是以所需换取所需,但找了火的米字结,便是并无所需,井水不犯河水。”

  “那点在结上的红色粉末又是何物?”顾异问道。

  “那是经过处理的辰砂,雾隐族喜粉而惧红,点在结上,便是警告。”高原耐心的解释道,“可惜顾公子衣服沾满了尘土,否则,顾公子扯下一段,绑在结上也可。”

  顾异看了看身上的百鬼缎,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原来大红色的布料此时已经覆上了一层土黄,便是连那魔王的脸也看不清了。顾异倒也经常洗护,每次到河中抓鱼的时候便洗一番,可奈何顾异每天席地而眠。不过也好,省得王进迟等人看清了衣服上的魔王脸,顾异还要想办法解释。

  “啊!”的一声惨叫,打斗声终于平息下来。

  粉色雾气朝着众人飘来,但接触到米字结却又顿住。雾气中吱吱呀呀的声音听起来甚是刺耳,宋翔等人悉数将兵器握在手中,又将王进迟、顾异等人护在身后。顾异此时才注意到,宋翔原来使得是两把短枪,陈知松手中还是那把大刀,陈知栢使得一副手弩,平时藏在衣内。那名叫郑怀的年轻人用的却是一把短匕。

  那粉色雾气在火把周围徘徊了一会,终于吱吱呀呀的朝远处漂去。众人见状,才松了一口气,收起手里的兵器。

  顾异对高原由衷的敬佩,道:“高大叔果然不凡。只是,我有个问题,高大叔,这雾隐族又是什么?”

  高原笑着道:“顾公子,这雾隐族我却也没见过。”

  “这是为何?我见高大叔对雾隐族很是了解啊。”顾异不解道。

  木一半插口道:“笨。这雾隐族顾名思义,便是长隐在雾中,岂能看得真切。”

  高原接口道:“木先生所言极是。”

  木一半道:“据传言,这雾隐族本身便如一团雾气。不过,传言是否属实,谁也无法确认。”

  粉色雾气终于完全退去,那个米字结还在燃着。就在不远处,地上躺着两个人,宋翔与陈家兄弟对视一眼,飞掠上前。顾异本也想冲过去看个明白,却别木一半在背上轻轻的掐了一下。

  顾异不明白木一半是何意思,也无法相问。只得与剩下的人一道,慢慢的向前走去。那雾气褪去的时候,顾异便感受到,修为最高的两个人,气息已经感受不到了,显然是已经死了。以此看来,那雾隐族修为并不高,若不是仗着诡异的粉雾,和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