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四十坪的私人公寓里,沙发床上的女人呼吸在渐渐加速,从原本的五次每分钟,慢慢攀升到每分钟二十次。% し随着呼吸的增加胸口的起伏也越来越明显。再过了一会儿,女人的睫毛开始微微抖动,抖着抖着忽然睁开,又马上合拢,接着再睁开,又缓缓合拢。大约几分钟后,她的眼睛再一次睁开,这一回,她没有再闭合--现实,必须接受。

  目光在熟悉的房间里游走,墙壁上的彩喷是她有一次诗性大发时的恶搞,七彩串珠隔帘是她无聊时的dty手工,深蓝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是房间里最奢华的物品……

  “唉,我回来了。”她低语轻叹,尾声渐入窗外传来的喧哗声中。

  阳光自窗外射入,缓慢地从她的脚边爬上她的脸庞,执着地提示着时间的变化。

  忽然,“铃铃”的手机铃声在安静的房间内响起。

  童云谣没有动,还是靠坐在床头,两眼空洞地注视着全黑的电视屏幕。几声铃声响过之后,就是自动接通音。

  “童云谣,云谣同志,算姐求你啦!你就过来一趟,把工作交接了再辞职啊!我知道你不差这几个钱,至少请你还有一点点的职业道德,把用户的联系电话本交回来啊!这都半个多月了,你不想见我们,哪怕用快递寄过来或者用电子信箱传过来也行。云谣,姐求你了。姐这小买卖不容易啊!以前,姐对不住你的地方,姐道歉,道歉!就算是帮帮姐还不行吗……”

  “今天是几月几号?”童云谣突然冷冷地发问。

  “呃?12月7号,呃,对,是7号。你上个月19号打电话辞职的,我算你是上个月底辞职!只要你把电话本送过来,12月的工资我也给你开!”电话的另一头赶紧保证。

  “12月7号。”童云谣喃喃自语。她已经记不清自己当时离开这个世界时的时间,大约是11月吧?记不得了。只记得自己好象因为太冷,刚买过一件大红的羽绒服。

  才过去二十天吗?那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六年生活又算什么?!六年的记忆啊,呵呵,能算是一场连续做了二十天的梦吗?

  忽然涌上来的萧瑟之情。让她觉得一切都失去了意义。“明天给你寄过去。”

  按下结束键,童云谣把手机扔到床上,两眼盯着电视,继续发呆。

  自从回到这个世界,童云谣每日里常常会放空脑子发呆。有时会站在窗口看着繁华街道上的人流和车流穿梭不止。有时会去电影院或演唱会场上夹在人群里,有时会在深夜里一个人在安静的街道间穿行。

  随时随地感受到的一切,都在一次次告诉她,这里和那里不一样。无论是人,还是物,亦或是情,都不一样。

  在这里,她是一个人。哪怕这里的人类数量是那个世界的几十倍,她也只是一个人。

  每天早上从沙发床上懵懂醒来,没有三只肉团子挤上床来叫她“妈妈”。

  每天三餐时间。没有非自然人殷勤地端上来她最喜欢的食物,并为三个吵吵闹闹的宝贝喂食。

  每天夜里梦中惊醒,也没有男人们温暖的怀抱和低语的安抚。

  每一次合上眼睛,更感觉不到那个融入到生命中的神网。

  她就这样,呆呆地一个人的生活着。她不缺钱,帐户上莫明其妙又多了的十个亿,她也懒得去查出处。她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去思考,只是这样混僵僵地挨日子。

  偶尔,她也会回想。不经意间的回想。孩子们依赖的眼神。男人们期待的面孔,充满能量的精神力--现在,什么都没有。

  苦笑,其实。她不想回来的。在向界面管理员求救的时候,她没想到会被送回来。她以为,还有时间,还有四年的时间。她一直在筹划,筹划十年期满时说服界面管理员把她留在那里的方法。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十年之期?根本不到十年啊!

  双手捂住的脸上。痛苦的泪水止不住的流淌。钻心的痛啊,灵魂再次被撕裂的痛啊,哪怕让她与家人们告个别,再亲一口孩子们的小脸,再拍一拍男人们宽广的胸脯……

  痛苦让她失去生活的勇气,失去思考的动力。于是,她象行尸走肉一样,游荡。

  这一夜,她又昏昏噩噩地睡去,期待着在梦中与亲人重聚。

  下一刻,她出现在一片灰白色的混沌空间里,带着几分熟悉的灰白丝雾。这里是神网吗?自以为在梦中的神网上,她想飘起来,才发现,精神能量枯竭的灵魂,没办法做到。

  “打开你灵魂深处的女神印记!”一行红色的大字在半空中慢慢隐现。

  “啊!界面管理员,是你吗?真高兴又见到你。你能帮我回到那个世界吗?我愿意做新的任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