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9章 宸宸取名(1/2)

加入书签

  那护士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干笑一声,才低声说道:“这是……女娃娃。”

  “什么?”宸宸豁然瞪大了眼,眼睛眨都不眨的,突然伸手撩开护士怀里孩子的衣服。可是那孩子穿的太厚实,好几层裹着她小小的身子,宸宸忍不住就用了力。

  孩子原本还紧闭的眼睛忽然睁开,嘴巴一张,‘哇哇哇’的哭了起来。

  段凌尧一怔,忙将宸宸往旁边一抱,斥道:“干嘛把你妹妹惹哭?”

  宸宸好像没有听到似的,段凌尧刚刚那么一抱,孩子的衣服正好敞开,宸宸眼睛一亮,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木有,是妹妹,是妹妹啊,哈哈哈,太好了,原来不是两个坑爹的弟弟,是两个坑娘的妹妹。”

  众人集体黑线,段凌尧暗暗抚额,他就想不明白了。他这儿子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怎么那想法就那么直呢?双胞胎就一定是两个男的或者两个女的吗?不能一男一女?

  “不哭不哭。”护士紧张的将孩子重新包好,低声的哄着,这可是凌霄会的千金宝贝,马虎不得的。

  段凌尧忙伸手去接,看着女儿小小的皱成一团的小脸蛋,垂首就瞪了宸宸一眼,宸宸弱弱的对手指,他只是想证明一下是不是真的妹妹嘛,只是证明的方式粗暴了一点而已。

  不过,妹妹就好,可比弟弟要好多了。

  “段爷段爷,这是小少爷。”这時,护士长满面笑容的跑了出来,将另外一个孩子抱到了段凌尧的面前,笑眯眯的说道:“这孩子倒是奇怪的很,本来想拍下让他哭出来的,他也不哭,只是象征姓的哇了一声,紧跟着安安静静的看着大家。”

  “什么?”秋轻珂忙将孩子接了过来,果然对上他和段凌尧那双极其相识的眼睛,左右看了看,有些不解的问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我们也仔细的检查过了,孩子一切正常。”护士长显然很喜欢这个孩子,对上他乌黑的眼睛,忍不住就笑。

  袁陌在一边看着,点点头若有所思的说道:“一般来说,这样出生比较独特的,以后绝对是非凡的人物,恩,这孩子也一定是。”

  他的话刚说完,小腿上就挨了重重的一脚,低头就看见宸宸怒视着自己,当下眉心一抖,不明所以。

  宸宸冷哼,“简直胡说八道,这里最最非凡的人物就是我了,这小屁孩根本就是反应迟钝,哪里有我来的精明聪慧,袁陌叔叔,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的。”

  他说的煞有其事,信誓旦旦的。刚刚他还想着抱抱另外一个妹妹来着,冷不防听到护士长说的小少爷,顿時就焉了,没想到妈咪怀的居然是龙凤胎,这不是坑爹坑娘,根本就是在坑他。

  宸宸瞄了一眼故作淡定的小男孩,再瞄了一眼抽抽噎噎的小女娃,顿時不淡定了,他有种妹妹和弟弟相亲相爱而他被排除在外的代沟小青年的错觉了。

  冷沐卉片刻后才被推了出来,她脸上满是疲惫。段凌尧忙将孩子放在一直想抱一抱的冷云且怀里,转身迎了上去,摸了摸她汗湿的脸颊,心里满满的都是感激感动,就这样伏在推车上,声音沙哑的开口道:“谢谢,沐沐,谢谢你。”

  冷沐卉好半晌才挤出一抹笑,有气无力的张了张,只是无声的吐出两个字,“好累。”

  “乖,睡吧,我守着你,孩子都很健康,等你醒来,再看看他们。”他弯身在她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吻了吻,眼里全是疼惜,转身亲自推着推车往病房而去。

  宸宸摇头晃脑的教育两边的弟弟妹妹,“看到没有,爹地多么无良对不对,也不管你们的死活,不管你们会不会被坏人给偷偷送走,就这样丢下你们了。看来看去,还是身为大哥的我,才是真心疼爱你们的,所以呢,以后不能将我排斥在外,知道不?”

  袁陌和东方对视一眼,突然有一种今天的凌霄会将陷入鸡飞狗跳的混乱中的错觉。

  冷云且满足的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心里软绵的一塌糊涂,这是他的小小外孙女呢。看着那皱巴巴的小脸,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彻底圆满了。一边的郑优同样欣喜,或许是年纪大了,最想要的还是含饴弄孙,冷逍和没了,她想盼到自己的亲孙子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好在这段時间,他们一个都和宸宸相处着,越发的喜欢孩子了。

  叶瑞风有些感慨了起来,看着两个孩子,突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动。蓦然,冷云且怀里的孩子对着他眨了眨眼,绽放着大大的笑容,小小的身子挪动着,竟然像是要他抱。

  冷云且差点安抚不住她,直至叶瑞风急急忙忙的接过去,小家伙才满足的停了下来,慢慢的睡了过去。

  东方和袁陌在一边大笑,“这孩子从小就是个,转挑帅哥下手啊,哈哈。”

  宸宸鼓着腮帮子,对于和自己争宠的叶瑞风,顿時气得不得了。

  冷沐卉一直处于云里雾里的状态,脑袋晕晕乎乎的,两个孩子几乎榨干了她所有的力气,睡睡醒醒了好几次,才算清醒的睁开眼。

  段凌尧一直在轻手轻脚的给她擦拭身子,见她睁开眼

  脸上闪过一丝欣喜,忙低低柔柔的问:“感觉怎么样?”rbjo。

  “还好。”冷沐卉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对上他深幽的眸子,笑道:“你哭了啊?”

  “没有,你看错了。”

  冷沐卉不置可否,伸手摩挲了他的脸好一会儿,才声音沙哑的道:“我喜欢你为了我哭。”尤其是喜极而泣,这样的段凌尧,多了许多他从未经历过的感情,整个人,更加鲜活了。

  “变态。”蓦然,一道低低的稚嫩的声音从床沿边传了过来。

  冷沐卉一怔,这才微微垂下眸子,只一眼,便看到宸宸一脸不屑加鄙夷的眼神,当下嘴角抽了抽,“变态?”

  宸宸哼了一声,可算是发现他的存在了,这两人都老夫老妻了,还柔情蜜意的恶心他,连他一直在房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