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天演地域(1/2)

加入书签

  “一百一十万颗记忆石。换取一件六品圣器!或者两件五品圣器。”院子之中坐着的鹰钩鼻的中年男子头也没抬的道,说完,将太谛的储蓄戒指收下,而太谛则是神se不满的道:“执事,不是六十万换取六品圣器,五十万可以换取一件五品圣器吗?一百一十万加起来不是正好可以换一件六品、一件五品圣器?”

  鹰钩鼻男子缓缓抬起头,目光之中有些不耐烦的道:“你听到的是什么时候的?遗忘界的炼器神师都遗忘了一切,以至于整个遗忘界的圣器价格都提升了。一件六品圣器,爱要**,**就滚!”

  太谛的眼中浮现一丝怒意,他双眼瞳孔微缩,目光盯着鹰钩鼻男子,冷声道:“我不管炼器神师遗忘了过去还是怎么,这都不管我的事,但前几天我还听闻到价格未变,怎么今天就变了?”

  “滚!!给你一件已经是施舍你,**给脸**脸!”鹰钩鼻男子眼中闪烁着厉se,低喝道。

  “砰!!”太谛的右手meng的排在这男子面前的石桌之上,随着声音爆响,整个石桌瞬间化为了齑粉,只看到太谛脸上竟然流lu出一丝的威压,他俯视着鹰钩鼻男子,声音不jia丝毫情感道:“别bi我!”

  烈腾惊愕的看着太谛,在这一刻,他竟然发觉太谛整个人不管是气息还是气势都变了,整个人变得无比的威严,看着太谛的眼神,烈腾突然觉得,太谛这般模样极有威慑之力!难道,太谛的身份不凡?烈腾不仅心中猜测。

  这执事显然也被太谛的不经意流lu出的威势吓到,他愣愣的看着太谛,半响之后,脸se变幻了一番,咬了咬牙道:“价格是大道宗所定,道友,莫为一件圣器招惹了大道宗!”这执事心中有些打鼓,最后直接将背后的大道宗当幌子。

  “是么?是大道宗所为,还是你si饱中囊?”太谛冷笑,目光凝视着执事。

  “你这是什么意思?若是还赖在这里,别怪我叫执法者来!”被太谛点破,这执事不由的有些面红耳赤,也是动了怒火。

  “我在问你一次,给不给我一件六品和五品圣器!”太谛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ying沉起来,他神se僵硬,冷冷的盯着执事。

  “执法者何在!”执事哪里甘心被太谛威胁?直接高呼。

  一道虚影缓缓浮现在执事的身边,烈腾定眼一看,发觉这执法者乃一名老者,其身穿的黑衣的xiong口处有着一团金se的云雾,给人一gu虚无缥缈的感觉。

  “执法者,将他们两个撵出去!”执事看到执法者到了,整个人也变得理直气壮,盯着太谛冷生道。

  执法者目光一闪直接探出手来,抓向太谛的头颅,烈腾哪里会让其动手?他的身体本能的一晃,meng的出现在执法者的面前,右手紧握chen拳,体内之中突然爆发出恐怖的**力量,烈腾只感觉自己的骨骸、肌rou同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对着这执法者的右手直接轰出一拳,这执法者瞳孔遽然一缩,他想倒退‘但还未等他将手收回,便感觉自己与右手传来剧痛,这剧痛迅速朝着整个身体蔓延,这执法者的**竟然缓缓的浮现了龟裂纹,在其倒退之时,身体直接爆裂开来。

  执事感受到溅在身上还带着少许温度的xuerou,他身体一愣,却是看到太谛的虎目正瞪着自己,咬牙说出了一个字:“死!!”

  执事的双眼瞪得滚圆,在太谛说出“死”字的时候,他的身体直接向后倒了下去。

  “砰!”一声闷响,执事倒在地面溅起了灰尘,而他的双眼依旧瞪得滚圆,只不过,其中没有人了任何的生机,整个人竟然就这么死了。

  烈腾看着倒地的执事,神se有些惊奇,他根本未看到太谛动手,只听到了他说了一个“死”字,这执事就这么死了?一个字竟然蕴含着如此力量?一字便要人命?这…这也太恐怖了吧。

  太谛看着执事,神se冰冷,渐渐的他的怒火也消失,整个人的气势随之销声匿迹,看了眼烈腾,他苦笑道:“没想到又动怒了,而这次又是杀了大道宗的执事。”说完,他的目光扫过后方,发觉没人之后,直接将执事的储蓄戒指拿出,随后拿出一颗记忆石,直接nie碎,沉yin了片刻,他道:“太hun,你将那执法者的记忆石拿出,吸收他的记忆,快

  烈腾沉yin了片刻便明白太谛的意思,将掉落在地的储蓄戒指拿出,随后又将执法者的记忆石nie碎,这执法者的记忆石之中记载的全部涌入烈腾的脑海之中,这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