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酒鬼(1/2)

加入书签

  留下了少许疑huo,烈腾再次的感受着大地传来的力量,他发觉,自己竟然能够动用大地的力量,这让烈腾惊奇无比,他又尝试着狂暴,但无法狂暴,他心中猜想着是否在危机之时才能够bi出体内的狂暴力量?

  就在烈腾饶有兴趣的探究自己的实力之时,太谛meng的睁开了双眼,他目光依旧是天真无邪,眼珠子一斜看着烈腾,他疑huo的打量了烈腾一番,坐了起来道:“你是谁?”

  烈腾苦笑,知晓太谛也已经遗忘,他将他xiong膛的记忆石递给太谛,道:“大哥,你将这石头nie碎便知道我是谁了。”

  太谛半信半疑的nie碎记忆石,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变得明亮起来,扫过四周之后,他低声道:“太hun,走走!!我们还是快点走,你杀了他们一位古仙必然会让他们在派出更多的。”

  “不对x,太谛大哥,你看这里,根本就不是我与那人打出来的x,而且…前方为何有几具尸体?”烈腾看了眼前方的尸体,不仅问道。

  “难道是有神秘前辈救下了我们?”太谛歪着头想了许久都不知事情如何回事,只能这般猜测着。

  烈腾微微点头,道:“应该是如此吧!”

  “走!我们还是快快离去!”太谛担心还会有大道宗之人追来,连忙催促道。

  直到两人到达了边境的大城天无城,而在这期间大道宗都未追来,这让烈腾和太谛暗松了口气的同时又疑huo大道宗为何不追了,其实,执法xx之死引起了大道宗高层的注意,但xx死之前的情景传到了大道宗,让大道宗的高层决定不在追杀两人,一句话便让xxhun飞魄散,这样的人物,大道宗不敢招惹!

  踏入天无城,太谛和烈腾脸上都洋溢着欣喜之se,他们松了口气,认为大道宗不会在追来,**热闹异常的天无城,烈腾和太谛并未多去查看此地的**,而是打听如何前往浩dang地域。

  来回两域之间并非是想去就去那般的简单,每一域都有笼罩结界笼罩,通往他域只有一个口子,而且结界之中又有着罡风,古仙之下想穿过,难。

  就在烈腾与太谛打听之后,出了天无城,刚出城men两人正想起飞之时,烈腾的目光无意识的察觉到城men墙角的一道佝偻的身影,当看清这佝偻身影之时,烈腾微微一愣,这是一个身着普通,满头苍发宛如野草一般,他满脸通红,shuo大的鼻子呈绯红之se,腹部之上还有一个shuo大的葫芦,其神态.mi离的望着上方的高空,仿佛是沉入在醉生梦死之中。

  太谛察觉到烈腾的目光,不仅也转过头看向这酒鬼,不仅道:“太hun,这是一个酒鬼,恐怕是突破无望之人才自我沦落吧吧。走,我们还是快快离去。”

  烈腾低头沉yin少许,咬了咬牙道:“等等,太谛大哥。”,说完,烈腾便直步走向这老者,还未接近便只感觉迎面扑来一gu令人作呕的酒臭味,不知这老者喝了多少酒才会有今天这gu气息。忍住这gu气息,烈腾蹲在老者面前,轻声道:“老人jia,你也遗忘了吗?”

  老者双眼.mi茫的抬起头看着烈腾,半响之后,他道:“x?遗忘?若…我…我能遗忘…也…也**…自酿…酒了。”

  烈腾愣了片刻,不能遗忘?沉yin一番,烈腾认为老者应该是修为无法突破便无法遗忘,他叹了口气,心中不知为何对这老者有gu怜悯还有一gu熟悉qing切之感,看着老者这颓废的模样,烈腾于心不忍的道:“老人jia,你有什么东西不能遗忘的?告诉我,你会心里好受些。而且…看我能不能bang你解决!”

  “呵呵呵呵!”老者怪异的笑了起来,不过,这笑的比哭还难听,他望着烈腾喃喃道:“你bang不了的,没人能够bang我的…遗忘…本以为来…这里能够遗忘…没想到还是**…xiaojia伙,我…我没什么能给你…只有,我自酿的酒…”

  “老人jia…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这酒,我不能要!诶。真的没有办法bang你吗?”烈腾于心不忍。

  “bang不了的,没人能够bang我,这酒你喝不得,这个你拿着把!”老者手中又多了一个葫芦,递给了烈腾,他仿佛变得清醒了起来,目光盯着烈腾,神se有些惊诧。

  烈腾沉yin了一番,摇了摇头道:“前辈,我不喝酒。既然…我无法bang你,那么…就希望这酒能够bang你吧。”烈腾说完,便叹了口气,就离去了。

  “这酒,你拿着吧,等你领悟hun道的时候,喝一口吧!”老者说完,手中的葫芦便诡异的消失,再次出现已经漂浮在烈腾的面前,他看了眼烈腾,又拿起腹部的葫芦喝了一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