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心魔(1/2)

加入书签

  眦裂有一个秘密!!一个沉淀在他心中最深处无数年的秘密!被无数光环加之于身,并未让他彻底忘怀这个秘密,反而时间越chang,他心中的内疚、**越深,久而久之已经chen为了眦裂的心魔。

  在大悟期之时,眦裂皆是浑浑噩噩,他在族内根本无法抬起头,相比十年大悟,眦裂万年大悟几乎是废物一个,为了少受到嘲笑,他一直深居简出,直到他遇到了他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一人。

  眦裂每每修炼之后,皆会回想起。

  当初,自暴自弃的眦裂放弃了留在族内开始游历,由于不甘一辈子如此平庸的他开始以大悟期的修为闯进各大禁地,这无疑是在寻死,但眦裂并未退缩,他怨恨上天的不公,就算死他也死在一个葬送了无数强者的禁地,就算死他也要与强者同眠!

  机缘巧合之下,眦裂在一个洪荒禁地之中,遇到了一人,一位眦纣一族的先辈!准确的说是先辈的元神,而此人被困在禁地无数年,元神也遭受重创,在危机之时,他收下了眦裂,想让眦裂传承他的衣钵!

  在这位先辈的指点以及强行灌体之下,眦裂的修为日益强大,而这让眦裂内心埋藏的野心开始萌芽,当他开启了眦纣一族的天赋之后,野心和膨胀的信心驱使之下,眦裂开始把主意打到了他师尊的元神之上,他知道,若是能够吞噬师尊的元神,他的修为必然会飙升。

  终于有一日,眦裂开始动用天赋来吞噬他师尊的元神!因为元神重创,眦裂并没有任何的阻碍便chen功的吞噬,但到最后,他师尊却是说了一句话:“为师离开此地已无希望,倒不如chen全了你。可惜你太xx急,不过,你终究是我眦纣一族的族人,为师本想着手教你为师参悟无数年的秘术,但此时,已然**,这秘术,为师动用一次,你能够悟的了多少,看你的造化了。”

  当师尊的秘术施展出来,眦裂心中除了震惊之外,便是自责、内疚甚至抓狂!!从xiao到大,因为资质的原因,眦裂在族内都不受待见,就连他的父母都对他冷漠无比,先辈的话触动了眦裂内心那根脆弱,希望被人重视,被人关心的神经!!

  从那以后,眦裂都沉浸在自责、内疚之中,久而久之,已经让眦裂陷入了心魔之中,时至如今,眦裂被烈腾提起,已经令他陷入了**之中。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你师尊悉心教导你,更想传你参悟一辈子的秘术,而你却做出了什么?满足你心中的野心?想得到强大的实力?竟然会做出吞噬你师尊之元神!你这种人应当天谴!”

  眦裂的身体不断倒退,脸se已经苍白无比。

  “你是眦纣一族的超级天才么?不!!你只是披着人皮的禽兽!!你能有今日的一切,皆是踏在你师尊的元神之上!!皆是踏在你那丑陋不堪的兽心之上!!”

  “噗!!”眦裂**一口鲜xue,身体竟是软瘫在地,他的瞳孔已经涣散,仿佛昔日的一幕幕回dang在他的脑海之中。

  “为师离开此地已无希望,倒不如chen全了你。可惜你太xx急,不过,你终究是我眦纣一族的族人,为师本想着手教你为师参悟无数年的秘术,但此时,已然**,这秘术,为师动用一次,你能够悟的了多少,看你的造化了。”烈腾的声音变得无比的沧桑,声音更有如雷鸣般震响,这句话是眦裂的记忆之中最深刻的,也是烈腾得到的最清晰的记忆。

  “噗噗!!”眦裂狂**鲜xue,神情狰狞恐怖,他双眼之中几乎滴xue,这句话瞬间让他回到了昔日,他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