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 云莲(1/2)

加入书签

  力源怒了,他身份尊贵,但从xiao到大最恨他人偷袭!甚至只要不管是无意的偷袭皆会ji怒他!这几乎在太始道界某个地域都众所周知的,传闻,力源xiao时候qing眼见到自己的母qing被人偷袭至死!从此之后,他每每修炼都会被惊醒!久而久之,这已经chen了力源的心魔。

  此次连番两次被“偷袭,”彻底令他动怒,他目光ying寒着浓浓杀机,看着浮现身边的青年,当看到此人之时,他眼中的怒火突然一滞,神情之中有着一丝震惊,他惊呼道:“蛮擎大哥?”

  浮现的男子身穿一袭黑se锦衣,满头黑发随意洒在肩头,容貌普通,但漆黑如墨的双眼之中尽显深邃!他看了眼神se震惊力源,将力源的手拿下之后,看着神se呆滞的酒鬼,微微皱眉,仔细打量一番,又有些惊疑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到这叫蛮擎的男子这般,一边走来的烈腾,眉头一皱,力源不知酒鬼的恐怖,烈腾如何不知?但对于酒鬼的身份,烈腾却无从说起!只知晓酒鬼极为强大,而此时,从这蛮擎的脸se来看,烈腾得出了,这蛮擎很可能对酒鬼的身份有着了解!来到酒鬼面前,烈腾冷冷的看了眼力源,便对酒鬼道:“前辈,我们走,去找美酒!”

  “慢着!!”看到烈腾拉着酒鬼正yu离去,这叫蛮擎的男子meng的低喝一声,阻挡了烈腾的去路,他目光冷冷的撇了眼烈腾后,注视着酒鬼,手中突然多了一个酒壶,递给酒鬼,道:“前辈,你是否愿意与蛮擎一同,日后蛮擎必然会为你招尽世间的美酒!任你喝个够,如何?”

  言语坚定,却是带着微不可察的恭敬,他盯着酒鬼」的目光闪烁一丝炽热!

  酒鬼看着蛮擎手中的酒,呆滞的目光泛着惊喜的光芒,直接夺过蛮擎,拔开壶塞,便狂饮起来!但还没三息时间,酒鬼将酒壶直接diu了出去,双眼绯红的瞪着蛮擎,怒声道:“你竟敢拿sui来糊nong我?”

  蛮学看着被diu了的酒壶,神se有些惊疑,看着酒鬼」的模样,他沉yin一番,再次拿出一个xiao酒壶,这酒壶约莫巴掌大xiao他将壶塞拉开,一gu香醇的酒香弥漫开来,酒鬼深吸了口气,将这酒香吸入鼻中,再次夺过蛮擎的酒,一饮而尽,这次,酒鬼并未将酒壶diu了,而是望着酒壶,呆滞的目光竟然泛着一丝的回忆和.mi离。

  烈腾见此,目光打量着蛮擎,他几乎确定这蛮擎必然知晓酒鬼的身份,且从力源的惊呼之中,这蛮擎的身份极为不凡!

  “此酒,你从哪里得到!”酒鬼缓缓抬起了头,那浑浊的目光竟然lu出了一丝的明亮。

  听到酒鬼的话,蛮擎浑身一颤,脸上浮现了不可置信以及惊喜万分之se,他声音带着颤音,道:“前……前辈,此酒是从……我师……师祖哪里得到!”

  “她叫云莲么?”酒鬼目斗注视着蛮擎道,虽然蛮擎身高足有七尺!但酒鬼的目光却给人一gu俯视蛮擎之感!

  “前……前辈,正是云……云莲师祖!”蛮擎几乎ji动的说不出话来!而一边的力源则是呆如木鸡的看着蛮擎,蛮擎的身份在太始道界尊贵无比,此时竟然对一个神智不清的老者这般恭敬?而且,还更是ji动无比?这让力源心中有些后悔,之前自己竟是要击杀这老者?

  而烈腾亦是浑身惊颤的呆在原地,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云莲”二字宛如两道惊雷轰入了他的耳中!!

  云莲??

  “青云,你答应师尊,如果有机会遇到一名叫云莲的nv子,告诉他,我chang鹤子不后悔。”昔日chang鹤子的话再次回dang在烈腾的脑海之中,这是自己与青衣前往傀宗秘境之前,师尊chang鹤子的jiao代,而他的所言之中叫云莲的nv子,烈腾一直未遇到!!而此时,竟然从酒鬼以及太始道界之人的口中,听到云莲??

  此云莲是彼云莲么?他们口中的云莲是师尊口中的云莲么?烈腾有gu眩晕之感,他看着蛮擎*口问道:“道友,你说的云莲是什么人?”

  ji动的蛮擎听到烈腾直呼他师祖之名,脸se一寒,冷冷的看向烈腾,冷声道:“道友!xiao心祸从口出,太始掌尊之名岂是你能直呼的?”

  烈腾再次愣在了原地,太始掌尊??云莲是太始掌尊??meng的,烈腾仿佛想起了什么,神识连忙探进储蓄戒指,查看一番之后,烈腾愣了,他记得当初师尊chang鹤子说这话之时,曾给过自己一个储物袋,而哪个储物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