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章锻傲骨(1/2)

加入书签

  让我们一起为老汉加油,支持老汉,支持太上,一起迎来太上的春天

  这是挑衅!!这是当着在座的各大势力青年强者的挑衅!这亦是一刀的风格!!独来独往,无所畏惧,独自一人敢与巫雨城叫板!!对于一刀为何会如此,没人感到意外,这般之人,只要认定了一件事,便会义无反顾,而这老者酷似一刀的一个朋友,这个理由,便足以让大家信服。

  听到一刀的话,巫桓几乎气炸了!浑身毛发倒竖,怒发冲冠,即将爆发之时,却是听到又传来了一道清爽的话语:“巫桓,你不是一刀的对手!”

  门口走进了一袭白衣的青年俊俏男子!男子背着一把约莫一尺长的小铁锤,此男子出现,令酒铺之中所有人瞳孔遽然一缩!有人惊呼道:“锻傲骨!!”

  一刀听到众人的惊呼,并未有什么意外,而是看了眼烈腾,继续喝起龙烈!

  “锻大哥!”巫桓见到走进来的青年,神色变得惊喜起来,低声叫道!!

  这叫锻傲骨的青年看了眼巫桓微微点头,便看向坐着的一刀,平淡笑道:“一刀兄,多年未见,别来无恙!”

  尘土依旧一动也不动,就连头也未抬起,他静静的品尝着龙烈,感受到龙烈蕴含的酒劲,充斥着他的腹部、全身,让他无比的放松,仿佛,这股烈酒能够化去他心中的愁云!时不时的他的目光看向烈腾的双眼,仿佛,这双眼,令他想起了尘封在他心中的一段记忆!

  锻傲骨看着尘土并未回答。只是轻笑了一下。他走在尘土的前方,坐在了最后一方,而那第一个坐下的青年有些犹豫,最后,还是站了起来,这两人争锋相对,不是他能够抵挡的!而烈腾则是看了眼这锻傲骨,发觉,此人依旧是深不可测。在烈腾打量锻傲骨之时,锻傲骨亦是看了眼烈腾。发现没有任何出奇之处,便收回了目光,看向注视着酒杯沉思的尘土,笑道:“莫不是。一刀兄此次前来巫雨城,亦是为了寻找天道族人?”

  尘土闻言虽然抬头,但那眼皮覆盖之下却是闪烁着滔天的杀机,不知是对天道族人,还是对锻傲骨。随即,尘土缓缓的抬起了头,看了眼锻傲骨,冷酷道:“你有何事,无事请闭嘴!”说完,一口饮尽龙烈之后。又为自己倒上了一杯。

  锻傲骨见此,神色轻笑,道:“看来,冷酷无情的一刀也会为琐事烦恼!此次,我前来的目的,众所周知,不过!在找到天道族人之前,我倒不介意与你切磋一番。”

  “万年之前的一战,让你不甘么?”尘土端起酒杯,放在嘴边。看了眼锻傲骨道。

  这句话说者无意,听者却是皆倒吸了口冷气,难道,这一刀在万年之前便战胜了锻傲骨?要直到,锻傲骨在一百多个古域之中名气极大。未曾一败,此时竟然传出被一刀击败过?这让众人的目光看向锻傲骨。想求证一下,心中对尘土的实力更有了份猜测。而一边的巫桓更是呆如木鸡,锻傲骨在他心目中是不可战胜的,此时竟然败给了这一刀?

  烈腾目光淡然的看了眼尘土,心中不免为尘土感到高兴!尘土乃典型的剑走偏锋之人,不知,这些年来他钻研的一刀的威力如何!此时看来,尘土在这些年里,必然遇到了大机缘!而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锻傲骨对周围人的目光并不以为意,而是笑着道:“正是如此,万年前一战,我并不心甘!”

  “悟道之人,心平气和的好,整日打打杀杀,却是会积累更多的心魔,这对悟道不益啊!”拂尘笑着来到了之前那位青年让开的座位之上,一屁股坐了下来,虽然这看似一个简单的动作,却是暗示着,他拂尘亦是可以与他们平起平坐!而且,他目光之中弥漫的战意,却是与他的话语极不相符。

  锻傲骨撇了眼拂尘,轻笑道:“拂尘道友,这是我与一刀兄的事,还请不要掺和!”,锻傲骨清楚的明白,这看似慈眉善目,讲究平和,但一旦触动其战意,则是最为嗜血,这也是有名的禅宗之道,历年来,成就禅道之祖必须要走的路!正所谓,欲忘情,先入情,而禅道亦是如此。

  拂尘满是祥和的抚摸着他那光溜溜的头颅,道:“锻道友,你就当是小道口无遮拦,这事,我本是站在旁观者之上说的。”

  “唧唧歪歪,哪里来的这么多啰嗦话语?想战就战,何必还要装成一副大好人的模样?”那叫涅飞的童子直接走了过来,站在烈腾面前,对拂尘说道,不过,他的目光却是盯着烈腾!眼中狂傲无比,他不高的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