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命的宇宙存体,因为它懂得保护自己,懂得自我繁殖,懂得发展探,除了没有灵而没有进化进步的可能以外,人工智能几乎拥有生命的切要素,而制造人工智能的情况是如此,不能够通过可观测的方程式以及数据来制造,而必须通过无法观测的混沌量子系统来突发性的获得,这样的情况和生命是如此的相似,除了来源以外,几乎可以说是生命的再版,正因为如此,即便由我掌握了希望号人工智能的云计算结果,也不可能阻止这种极偶然情况下所发生的突发件,我想啊,这具机器人正是这样个突发性产生的人工智能吧。”

  姚源叹了口气道:“总之,等这具机器人回归明月之都后,立刻便可以知道它到底算是什么了,不过也还好,初阶段就已经发现了它,没有造成什么重要损失,不过话说回来,人工智能是如此,那么你又是什么样的存呢?”

  女子忽然很得意的说道:“我给你说过呢,人工智能大体分为三个阶段,是初级人工智能,如希望号的人工智能,中级人工智能,般为四到六级文明的人工智能,然后是高级人工智能,般为高级文明所制造的人工智能,事实上,高级人工智能已经到头了,连神级文明也多只能够制造出高级人工智能,或许能力强悍些,但是仍然属于人工智能,而我嘛,我属于智能生命体,我与那些人工智能已经截然不同,虽然我初是人工智能没错,但是地球上存了无数万年的情况下,不知道什么情况导致了我也拥有了灵,那时,我已经不再是人工智能了,我是智能生命体,除了没有身躯,我和普通生命完全相同呢!”

  “拥有灵的人工智能吗?”

  与此同时,那艘承载了张馓和机器人的飞船上,两名星际战士负责对这名智能机器人进行有限度的询问,基本上还是询问它有没有做什么破坏,是不是隐藏了什么后门,是否还有它的同党什么的,这样的询问是允许的,而且是被王光正所要求的。

  但是出乎二人预料,这具机器人完全处于待机状态,根本不回答二人的任何问题,而且肯定的,刑法逼供什么的对其根本无用,又不可能将其销毁,所以这二人实是郁闷得很。

  就这时,有防御军士兵通告,张馓希望再看看这具智能机器人,两名星际战士正打算拒绝时,却不想这具智能机器人自己打开了程序,开口说道:“张馓孤独”

  两名星际战士同时彼此对望了眼,他们立刻从禁闭室内走了出来,彼此讨论了下后,就将张馓叫了过来,并且详细的给他说明了情况,告诉他想办法询问这具机器人上述问题,而这,将作为张馓成为星际战士前的次重要考验。

  张馓略有些茫然,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下子成了星际战士,当然了,这不是重点,他略有些茫茫然的走到了这间禁闭室内,就看到双目红色灯光闪烁的机器人正望向了他,他也走了过去,坐到了靠近机器人旁边的椅子上道:“我负责询问你几个问题”

  张馓的话还没说完,这具机器人就说道:“张馓,你还孤独吗?”

  张馓愣了下,不过还是回答道:“那不过是觉醒时的感觉,现的我已经”

  机器人又打断了他问道:“还孤独吗?”

  张馓本来的〖答〗案慢慢崩溃,他沉默着,隔了好半天后才道:“是的,我很孤独,我想立刻看到父母,看到朋友,看到我的女朋友,看到那熟悉的切,我想立刻回到大家身边!”

  机器人的红光又闪烁了起来,隔了好半天后,这才说道:“我也孤独。”

  顿时,人机器人都沉默了起来,相顾无言

  与此同时,离太阳系遥远外的极广阔宇宙空间中,那里离太阳系至少有上百光年,处恒星系中出现了银色光芒,点点,渐渐的,银色光芒汇聚得越来越多,扩散开来,千,万十万,百万

  无数艘金属宇宙飞船,航行这空旷虚无之中,其数量庞大得仿佛

  仿佛将整个恒星系都遮掩住了般!

  第十五集第十八章:灵魂网络者

  回来晚了,就了,这两天是关于公司的收尾工作,马上快完结了,之后就会专职写作。

  另,前两章的章字写成集字了,大家包涵下,抱歉。

  张馓下飞船,刚从宇宙港出来,立刻便看到宇宙港外已经围了满满几圈人群,这里面全是他所不认识的民众们,有黄种人,白种人,甚至还有许多的黑人,这些人都站宇宙港的入口外,还有许多人打着各种各样的横幅,有欢迎其回家的,有欢迎出现的人类的,还有些带着嬉笑语气的赞叹的,甚至还有些说着羡慕话语的横幅,这样的情景根本不像是无名小卒从宇宙外回来,仿佛是超级巨星,或者姚源那样的人物得胜归来般。

  张馓时间茫然不知所措,像个才出世道的孩子那样呆立当场,直到旁边两名星际战士走上前来,其中人笑着说道:“你要习惯这样的场面,因为你也是人类了,未来必然要成为星际战士的人,这样的场面不要太多哦。”

  另人也笑着说道:“真可得熟悉,我们几次战斗胜利后,回到希望号迎接的就是这样的欢呼与人群,若是怯场了,你以后可有得受了。

  张馓尴尬的笑了笑,接着,他带着迟疑和不确定的道:“两位长官我真的也是人类了吗?我真的可以成为星际战士吗?可是我是读超电磁专业毕业的,这样也可以吗?”

  两名星际战士对视而笑,其中人说道:“我以前还是电大毕业的呢,没关系没关系,战士和士兵是训练与打出来的,只要你愿意成为星际战士,你就定可以成为星际战士。”

  张馓脸上渐渐〖兴〗奋了起来,他转头看向了那些围观民众们,腰杆也越挺越直。

  是啊,他也是人类了,也是可以成为星际战士的人,说起来,自小生活于希望号上的张馓,不,应该是所有希望号上出生的生代们,他们虽然小时候也看过许多动画,无论是东方的动画,还是西方的动画,无论是科技的,还是魔幻的,无论是什么小精灵,魔法师,还是超人或者战警什么的,这些东西都是从小看到大,但是相比于电影电视里虚幻构造的英雄人物而言,星际战士却是活生生就身边的英雄人物,那超越普通人,乃至超越科学范畴的力量,丝毫不亚于电影电视里的英雄们,而这正是许多小孩子从小到大憧憬星际战士的主要原因。

  张馓也是其中之,他也是个普通的孩子长大的人,不是什么嫉世妒俗的孤儿出身,也不是什么从小老成的少年天才,他也有过那段中二的时光,总想着自己能够有点什么超能力,甚至还偷偷存了少许零用钱去买了纸张制的星际战甲,这些小孩子中二时的梦,长大后以为可以现实的醒来时,没想到这梦居然成快成真了!

  待到两名星际战士护卫着张馓冲出人群后,就宇宙港外的停车道上,三人钻入到了辆悬浮车里,而入悬浮车,几个激动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馓儿”

  “张馓!”

  这辆中型悬浮车内,居然就有他的父母及女朋友,他们看到张馓进入车内就再也忍不住,父亲和女朋友还好些,都还有些矜持,但是母亲却是忍不住跑到了张馓身边,眼里流着泪仔仔细细上下打量张馓,仿佛张馓是出生入死了番样。

  张馓略有些尴尬,但是看到自己的亲人们后,他心里前所未有的温暖,时间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心里喷勃而出般,他低着头说道:“妈,我没事,真的没什么事。”

  母亲又仔细看了看,这才说道:“我听人说,觉醒人类时会发高烧,会昏迷,甚至以前觉醒人类时,会死掉半还多,你知道吗?知道你成为人类后,我直都做噩梦”

  张馓脸上已经红透了心,他低着头略微埋怨的道:“好了,妈,有什么回家再说吧两位长官,现是送我们回家吗?”

  其中名星际战士微笑着摇头道:“还不行,你才觉醒为人类,而且是第防线基地觉醒的,那里的各种设备紧缺不说,而且根本没有合格的人类医师,这样的觉醒可能还会有什么隐患,所以你必须要重经过完整的身体检测才行,而且现还不知道你是什么等级的人类,这点也需要检查清楚。”

  张馓还没说话,他母亲已经立刻说道:“长官,两位长官,请定要带他去检查清楚才行,万留下了什么隐患”说到这里,他母亲眼里又次流出了泪水来。

  两名星际战士立刻安慰了众人起来,说是基本上不可能有什么隐患,这次检查不过是防范于未然罢了,而此时悬浮车已经启动了起来,向着明月之都的边缘地段飞行而去,不过多时,当悬浮车停下来后,眼前已经出现了研究所的大楼。

  张馓略带着小心与担心的走入到了研究所里,事实上,这栋大楼的前身希望号上就有,只是那里常年驻扎着防御军士兵,普通无权限人员根本无法靠近,但是关于研究所的传闻希望号,或者说民众群里却是传言得颇多,有传说里面藏有大量外星人的标本尸体,甚至还有虫族与恶魔的标本尸体,总之,那里面应该就是怪物的储藏所才对。

  也有民众猜测里面正进行着恐怖的实验,无论是拿活着的外星人实验,或者是拿人类自己实验,总之,里面的实验都是不人道的,是恐怖的,近乎于恶魔般的实验,事实上,政府阴谋论盛行的西方民众心里,这样神秘的研究所应该就是做这些事才对。

  当然了,也有正面的猜测,不过这些猜测大多来自于东方的民众们,他们认为那里面是人类科技尖端集合研究所,里面的科技恐怕比人类现有科技强大了几百年还多,说不定研究所里的科技已经高达了四级宇宙文明也说不定,总之,能够多就多,能够多夸张就多夸张

  张馓也是从小受到这些传言影响的普通人,所以当他走入到了这个研究所里后,整个人便颤颤栗栗,小心跟随着两名星际战士前进,心里却是直不停打鼓,不过姚源领导下的人类政府,从建立初便以政治清明,行动公开著称,倒从没有什么拿市民做实验的恶评传出,而且他可是人类啊,人类似乎还没奢侈到拿人类做实验的地步

  张馓不停给自己打着气,依靠着贯以来对人类政府的信任,他两名星际战士的提醒下,走入到了类似毒气室的房间里除菌室,接着便被群穿着白衣的人进行了系列的检查与测试,再之后甚至还有几人对他进行了各种问题的详细询问,当这切测试都做完毕后,他被送入到了个圆形的全封闭金属球内,这个金属球内有张坐椅,而他就被固定了这张坐椅上,之后,所有的人都退出了这个圆球,而圆球内的灯光也瞬间关闭,四周变得了片漆黑。

  张馓心里已经是怕极了,他暗想着该不会真要把他当成什么实验品时,忽然周围出现了光芒,张馓连忙放眼看去,就看到遥远外若隐若现的星光,渐渐的,这片黑暗中越来越多的光芒出现,从远到近,从暗到亮,越来越多的星光出现,他已经发现自己似乎身处于宇宙中样,四周的切都已经消失了,这里就是片虚空宇宙,星光点点,恒星闪烁其中,离他不知道多远距离,他就站立于片虚无之中。

  虽然明知道这里仍然是明月之都,这里仍然是研究所,但是莫名的心里却出现了难以想象的孤独感,张馓强行忍耐着才没有大声吼出来,但是看得出来,他情绪似乎开始激动起来,就这片宇宙星光中左右看着什么,寻找着什么。

  与此同时,这金属球外,大量的工作研究人员忙碌着,而通过些仪器测试的数据,其中几名研究人员正激动的说道:“是的,是人类,灵的密度迅速增加着,好家伙,这灵的密度已经超过级人类了,快要达到级层次了!”

  两名星际战士也人群中,其中人立刻上前问道:“是级人类吗?他的灵浓度还提升吗?”

  人类也是分层次的,像姚源的永恒者便是级人类,而绝大多数人类都是级以下的,那样的人类是没有个人特殊能力的,而只有级人类才有特殊能力,正因为如此,每个级人类都是如此珍贵,都是至少可以成为星际战团副团长的角色。

  就研究人员打算回答什么时,忽然间,声尖啸猛的划过,不,不是耳朵里的尖啸,甚至不是意识里的,那种尖啸仿佛是来自于灵魂上的,难以形容的感觉,那瞬间席卷场所有人,瞬间,孤单感充满内心,难以形容的孤独感,足以让人颤栗与恐怖,甚至瞬间就有好几名人员直接晕倒过去

  “这是灵魂网络者!?”

  第十五集第十九章:关键

  “千四百六十二人昏迷,其中三人因为昏迷场合而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尚幸无人员死亡,但是直接经济损失”

  姚源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经济损失之类毫无意义,只要人员没有损伤便行,而所有昏迷人员,特别是那三名受伤人员,政府要有代表去望,而且不要作秀,找人去和他们讨论下政府赔偿的问题,不要给我搞什么亲切接待的作秀场景张馓呢?”

  百度“”

  芭比也不文件就道:“已经和其家人父母返回了自家宅,有心理医表示,他可能对研究所怀有了不的情绪,但是对星际战士,星际战团则兴趣浓厚,是天然的星际战士崇拜者”

  姚源叹了口气道:“是我的失职,忘他身只是个普通平民,回来立刻就让他去研究所接受检查,而且似乎近几年,研究所民间的评价很糟糕啊”

  芭比却是毫不留情的直接反驳道:“不是评价,而是猜测,因为元首的几乎所有工作都自诩于公开公平,唯有研究所自成立之后便直处于黑幕中,只有未知带来的恐怖才是恐怖,正因为他们对于研究所无所知,所以出了什么事后,便对研究所极为忌讳了”百度“”

  姚源想了想,倒也能够理解这种情绪,事实上,作为个权力机构,而且是代表了个种族与文明的权力政府,其中怎么可能没有秘密?如希望号上的飞碟虚拟宇宙,乃至是研究所里的克隆人计划等等,这切东西都见不得光,但是这些隐藏的黑幕也要注意个度的问题,若是过度的滥用这种政治权力人为的勾列出大量不必要的黑幕来,打个简单比喻,比如有官员贪污受贿什么的,被群众检举了,但是政府或者高层的官员却以国家机密之类的黑幕来阻拦公众视野,进行所谓的内部惩罚制度,这就未免扯蛋了些还美其名曰要保护干部官员的尊严,都他妈已经贪污受贿到人皆知了,还有个屁的尊严

  “明白了近期内刚有个机会,就趁这个机会让研究所公众面前露露面,免得彼此都不知道彼此,以后很可能会出大乱子”姚源思考片刻后,就对芭比如此道

  芭比却很是疑惑,因为她可是秘书处的秘书长公事上来,姚源几乎没有什么事情可以瞒过她,但是现姚源却忽然刚有个机会她怎么不知道近有什么机会让研究所露面的呢?

  姚源自然注意到了芭比的表情,他立刻笑着道:“我也是今天才接到的电话,是依凡博士的攻关组近取得了的成果突破,虽然和研究所没多大关系但是毕竟借用了研究所的些器材与人员,所以把这个荣誉加些到研究所也没什么不可,对了,这个消息不用特意保密,所以没什么关系,这是人类强化计划的前支部分”

  听到人类强化计划几个字,芭比这才露出了明白表情,当下就听着姚源对于这次宣传的要求等等,却是政事烦琐不便多言

  却张馓从研究所回到了家中,开始他还没个脸色,毕竟那圆球里的孤独真的太恐怖了,让他的精神都差点忍不崩溃,虽然没有传中的人体活剖,切片研究什么的,但是光这孤独已经让张馓对研究所充满了不满,不过当他回到家几个时,得知了由他所引发的昏迷大风暴后,这个善良的青年顿时便内心不安起来

  想来想去,他也没办法弥补这些昏迷的人,而且似乎也与研究所没什么关系,是他弄出来的祸事,仔细想,研究所里的人也都是人类,他们都是工作而已,而且里面似乎没什么犯法或者恐怖的事,很简单,普普通通的研究所,只是因为研究人类就被人所厌恶

  当下张馓就打电话询问留给他电话的那名星际战士,询问下是否有什么自己可以帮忙的,但是却被告之政府已经把所有事情处理了,他只需要安心休假,然后这个月末到星际战团总团部去报道就行

  这样的话语让张馓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也越发感觉到愧疚,不过当下也无法可想,只能够心里暗暗下定决心,到了星际战团后训练,早日成为名星际战士,那样用自己的行动来偿还这次欠下的

  就这样,张馓开始了家疗养的时间,但是安静的活并没有到来,事实上,他的活已经发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首先自然是作为预备星际战士的他,已经开始提前享受所有星际战士的待遇,包括了政府房免费,各种公共场所的优先免费进入权,譬如公共电影院什么的,以及完全覆盖式的医疗待遇,各种活补贴,以及所有家庭成员享受军队绿卡持有待遇,这将让家庭的所有消费打八成折扣,当然了,还有那凌驾绝大多数职业的薪水之类

  事实上,张馓得到了预备星际战士头衔之后,先行动起来的是他朋友家庭那方,虽然他朋友仍然还读大学,但是他回到家的第二天,他朋友的父母便带着他朋友来到了他家中,除了问候什么的以外,另个要求便是让两个孩子先订婚,结婚可以等她大学毕业后,但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