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九)(1/2)

加入书签

  pos淫奇抄之锁情咒五十九*********二百九十一赵涛觉得,以前他的心里不知不觉缺了一大块,整整缺出了一个能摔死人的洞。而现在,在张星语拿出准备舍生忘死纵身一跳的劲头后,那里面干涸了很久的泥土中,终于又渐渐长起了一层层新鲜的血肉。

  他相信,只要自己能把握出这次改变的决心,那里一定迟早能够填满,让他回到过去那个还没有变得愚蠢、冷漠、贪婪甚至有点疯狂的自己。

  他曾经梦寐以求的,明明已经拿到了足够或者说过多的量,还有什么好不知足的呢。

  这一晚,张星语重新打来一盆热水,给他再次擦干净一身的汗黏后,他也帮她脱去衣服,用温热的毛巾为她擦洗了一遍fanwai,伴随着轻柔而不染肉欲的吻。

  然后,他们赤身裸体一丝不挂,蜷缩在病房有些发硬的大被子下,紧紧相拥,一起入梦。

  翌晨,余蓓如约带着早饭过来,替下了张星语,让她不需要继续旷课。

  早上起来后,赵涛苦口婆心地劝说了张星语足足近二十分钟,总算让她答应,下课后去找导员认真道歉,好好写一份检查,承认错误。

  “但我不认为和你恋爱是错误,这个我就是被开除也不会认的。”最后,她低着头,一边把他这两天换下来的内衣裤打包准备带走,一边斩钉截铁地说。

  “这个你何必跟导员争呢,绕开不谈就是了。她那种婚姻不幸福的老女人,肯定恨不得管的学生男的都是和尚,女的都是尼姑。”

  她这才扑哧一声笑出来,拎着东西弯腰吻他一下,转身走了。

  针扎上,液体挂好,门关住后,赵涛观察着余蓓的表情,柔声问:“怎么,吃醋啦”

  余蓓摇摇头,坐在他手边,伸手在他输液的胳膊上轻柔地上下摩挲,减缓血管的不适,“她们的醋,我还不稀罕吃。就是昨晚小楠跟我说了很多这个女生的事情,我还在慢慢消化。”

  “杨楠说的啊那肯定客观不了,这俩以前有梁子。”他拉过余蓓的手,吻了一下她的手背,柔声说,“你不吃醋就好,小蓓,我就怕你生气。”

  “我真吃醋的那个,不是这辈子都已经赢不过了么”余蓓的目光透着掺满了无奈的哀伤,犹豫了一会儿,轻声说,“反正,我知道你不会真的爱上她们的。”

  “嗯是啊,我最喜欢的还是你。”知道余蓓的性格中其实也有阴沉到看不清的一面,赵涛明智地柔声开口,“来,亲一口,好久没见了,特想你。”

  “才不信。”她笑了起来,但还是绕过床的另一边,在不用担心压到他手的位置,俯身亲上了他。

  他毫不犹豫用没扎针的胳膊把她环住,转变成一个深邃幽长的湿吻。

  他现在相信,缠绵的吻绝对是情侣之间最好的语言,等到唇舌纠缠结束,余蓓面色绯红,看着心情,也比之前好了不少。

  聊起来杨楠的说法,赵涛才发现,她竟然没有歪曲多少,除了在余蓓面前抱怨了一下张星语绝对是在她背后造谣的罪魁祸首之一外,剩下都是一些还算客观的描述。

  比如这个女生看着和谁关系都不错,但实际上一个贴心的好朋友都没有,她杨楠同性恋曝光之前都还有好几个闺蜜呢,张星语则连个固定逛街上自习的伴都挑不出来。

  对男生的态度也同样相差无几,她跟谁都能算是不错的同学关系,但同样,一个敢当面表白的追求者都没有,再怎么自作多情的男生,遇上这种短信只回一条,东西全都不收,任何时候聊天都会保持一臂间隔恨不得原地做广播体操的女生,也不可能有胆子挑明主动去吃百分之百的闭门羹所以杨楠现在谈起赵涛都是有点崇拜的口气,在她眼中,张星语可比金琳难搞得多当然,她心目中的金琳是那种只要有钱有势就会躺床上叉开腿的贱货。

  “你总是能让这种没什么理由爱上你的姑娘,不可思议的痴心一片呢。”给他测完体温,望着体温计上的刻度,余蓓轻声说道。

  “是啊,兴许这就是我的特异功能吧。”他连忙装模作样地开了句玩笑,“也有可能,她们都看你这么好的女生竟然死心塌地爱着我,就觉得我肯定有什么过人之处,一来二去,就被我吸引了呢。”

  “三十六度五。看来是没事了。”她甩了甩体温计,拉开抽屉放回盒里,“没关系的,你不用绞尽脑汁想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并不在乎那些。只要我还是最重要的那个,就够了。”

  “你当然是。”赵涛马上诚心诚意地表态,“毕竟我最难过最无助的时候,一直是你陪着我。小蓓,咱们可是都见过家长了的。”

  “我先前还挺有信心的。”余蓓低着头,叹息一样的声音,从她微微张开的唇缝中吹出,“小楠终究不是你真心喜欢的类型。可,你现在让越来越多的女生爱上了你,我有点不明白,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我”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想了好一会儿,才嗫嚅道,“我就是想多一些人爱我,人不就是这样么,曾经缺什么,就特别想要什么。”

  “那,你现在觉得足够了吗”余蓓抬起眼,明亮的眸子在扇动的睫毛下凝望着他,仿佛这个答案很重要。

  “很足够了。”他郑重其事地点点头,“真的,我都快消化不良了。”

  余蓓看了一眼液体,出门去叫来护士,换了下一瓶药。

  对门病房的老大娘疑惑地探头往赵涛这边看了几眼,很是吃惊的样子,显然不太明白怎么前几天那个漂亮贤惠的小女生突然就换成了另一个漂亮贤惠的小女生。

  但和张星语一样,余蓓也没兴趣满足外人的好奇心,护士离开,就干脆地关上了门。

  赵涛知道,从很早很早以前,也许,从被他锁住的那一刻开始,在她的世界里,有他就很足够了。

  二百九十二让赵涛有点纳闷的是,张星语这天一直都没有出现,直到晚上杨楠带着饭过来,也没见她跟着一起。

  中午他还忍住了没问,心想她应该是有事,可晚上见杨楠到了,终究还是没憋住,拿着手机给她发了条短信,但问得很委婉,“导员那边怎么样了解决了么”

  没回。

  杨楠在那儿跟余蓓一起分盒放碗拿勺拿筷子,侧脸瞥他一眼,笑道:“联系谁呢张星语”

  “嗯。”赵涛已经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她怎么一天都没个动静,导员那边没事儿吧”

  杨楠撇了撇嘴,嚷嚷道:“我吃醋啦。”

  余蓓低头轻笑一声,端起盖饭拌了拌,放到赵涛身边床头柜上,没有作声。

  “你不在的时候我也发短信找你来着啊。我又没偏心。”赵涛笑着说道,伸手在杨楠胸口摸了一把,“怎么这么小心眼了”

  “得了吧,全学校还有几个女生比我们几个心大的,都快让你过上皇帝生活了。你也就仗着我们不舍得你。换个性子烈的,保不齐一刀切了你的小鸡鸡。”

  杨楠哼了一声,“先别急着跟她发短信了,她这会儿估计还在导员办公室呢,下午她课都没听一口气写了仨小时检讨,于钿秋把她叫起来罚站了半个小时,她就搁那儿弯腰写,头都不抬,于钿秋脸都快绿了。”

  赵涛忍不住拍了一下脑门,真是操了,这下于钿秋期末不给她把几门课都打上59。5才怪。

  实在不行,看来还真得他去想想办法求求情,再不然,直接上手威胁她一把算了。反正那种有家有小的已婚妇女,心里的顾忌肯定多。

  “那中午呢咱在这儿吃饭,她去哪儿了”赵涛吃了两口,接着问道。

  “去请客吃饭了。”杨楠的表情显得颇为玩味,还透着几分佩服。

  “请客”

  “嗯,她把她觉得对她有意思,打算追她的男生挨个当面邀请,在食堂三楼点了一桌菜,请他们吃了一顿。”杨楠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个肢体动作是在否定还是在感慨,“我也是下午过去才听她说的,她算是公开宣告,她这辈子就认定你一个人了,从此不会再跟任何男生单独碰面,让他们注意避嫌,还劝他们另找女朋友去。而且还很认真地警告了一下,谁要是对你因为嫉妒有什么不当的举动,她绝对要他好看。”

  余蓓吃惊地抬起头,似乎想说什么,但犹豫了一下,又把视线放回到赵涛身上。

  “她她这么搞有点过了吧”赵涛心里打了个突,“我我也没那么小心眼啊。”

  杨楠耸耸肩,说:“张星语说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说有的男生就是牛皮糖,觉得你恋爱了也能挖墙脚。”

  “那样的男生还能被她这么一顿饭吓住”

  “应该能吧。”杨楠摸了摸下巴,小声说,“她早晨回家,换了上次那身大红,还化了妆,板起脸瞪着眼说话的时候,看着挺肝儿颤的。下午反正我看班上有俩男生看她的眼神已经跟看母夜叉一样了。”

  这么一想,还真是,他赵涛突然对张星语有种汗毛根发凉的感觉,就是她大变身过来递情书公开表白开始的。

  那种装束的她要是再配上那种刻意的妆,很容易让人想起恐怖片的标志人物,红衣女鬼。

  “哦对了,”杨楠咽了口炒面,很佩服地说,“她还告诉那些男生,她已经跟你在外面过夜了。”

  “噗”一口盖饭喷了一半出来,赵涛瞪圆眼睛,“她连这也说”

  “我也不知道真假,这个不是她告诉我的,是另一个有男朋友的女生找我求证的。说她当着那些男生面说自己已经把一切都给你了,不可能再找别人,这几天没回宿舍,都跟你在一起,该干的都干了。还劝他们不要再在自己身上浪费心思,去找其他好女孩吧。”杨楠叹了口气,小声说,“她真够绝的,一点余地不留。”

  “怎么没留。”门口传来张星语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她拎着小包,颇为得意地走了进来,“我跟他们说了啊,我说我和赵涛分开,只可能因为一件事。那就是,我死了。他们都被我的决心感动,还祝我跟赵涛白头到老呢。”她还有空回家换了衣服,看样子,还卸了妆,显然是换回了赵涛喜欢的打扮,不过有一点不太一样,就是她把短发在脑后盘了个小发髻,跟在宣示什么似的。

  “吃饭了没导员那边怎么样了来坐这边,别在门口站着了,穿堂风怪凉的。”赵涛赶忙一连声问道。

  “我请导员在门口吃的饭,”她快步走进来,笑眯眯坐下,“处分是不能撤了,开除要是我以后不惹事,应该不会。她就是一个劲儿劝我,我心里烦还不能顶她,憋得胸口疼。你没事吧今天还咳嗽吗”

  “我差不多好了,明天输完液不发烧,就可以出院了。周末连着五一,休息个三四天,准能痊愈。”

  张星语似乎是喝了点啤酒,脸色微红,扫了杨楠和余蓓一眼,轻声道:“我怎么觉着,你休息不了三四天啊”

  杨楠一挑眉,说:“都憋憋呗,憋不住,找我咯。”

  “你有吗”她一抬眼,笑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没有就不行。”杨楠一探头,充满暗示意味地舔了一下嘴唇。

  “行了,吃饭吧,一直说话,东西都凉了。”余蓓敲了敲赵涛的饭盒,提醒说。

  赵涛哦了一声,端起盖饭接着吃。

  可张星语已经吃饱了,双手撑着床,晃荡着两只脚丫,望着杨楠还是一副很不屑的样子,“找你,你比赵涛买的玩具好玩吗”

  杨楠嚼着面含含糊糊地说:“你都尝过玩具的滋味了,还不知道那东西有人帮你用舒服吗”

  “那是赵涛。你跟赵涛能比吗”

  “反正是玩具,你闭上眼还不一样。”

  “才不一样。”张星语眯起眼睛,回味一样地说,“他的手,他说话、喘气的声音,他的味道,都跟你不一样。再说了,我摸他特别开心,摸你你身上有什么我没有的吗”

  赵涛左看看,右看看,想了想,决定还是免开尊口,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吃饭吧二百九十三单纯论照顾人,余蓓其实远比不上张星语细心妥帖,但有漫长相处的经历在前,和余蓓安安静静躺在床上一起玩掌机,赵涛都能尝出一股老夫老妻的温馨滋味。

  晚上到了时间,余蓓嫌他休息不好,去了旁边空着的病床,安静睡下。

  星期五,最后三瓶液体吊完,赵涛办好手续出院,和余蓓拎着东西回了家。

  “这次的假期时间长,打算在周边玩玩吗”进门扔下东西,他满心惊讶地把几间屋子看了看,真没想到这出租屋还能有如此干净整齐的时候,“你跟小楠收拾的”

  “没,张星语弄的,她把隔壁那间卧室收拾好,不停气就把其他的都弄整齐了。”余蓓走进厨房,先烧上一大铁壶开水,才说,“我不爱四处跑,就想跟你在一块呆几天。好久没见面,我想你了。”

  “行,那咱们就哪儿也不去。”他立刻走过来,在厨房门口正面抱住了她,低头一吻,“咱们就在家,我陪着你。”

  “是陪着我们三个吧。”余蓓微微一笑,额头抵在了他的肩上,“等我夏天考过来,下学期也搬来,你的时间还够分么”

  “够,你们一人一个小时。晚上仨小时呗,我暑假锻炼身体,保证卖力。”

  他笑嘻嘻地揉着她小巧的臀尖,“要不,咱这就试试你看看我最近身体好了多少”

  “身体不知道,反正感觉你心思变了不少。”余蓓环着她的脖子,随便他来回抚摸。

  “没有啊,我还是很喜欢你啊。”他拿出油嘴滑舌的劲头,侧过来舔了一下她的耳朵。

  可惜余蓓不像另外两个挂牌女友那么敏感,没那么容易就把心思偏到嗯嗯啊啊的快乐之旅上,仍是慢声细语地说:“陪你输液这两天,你看我的时候,跟我说话的时候,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啊”赵涛心里咯噔一下,暗想,明明觉得自己表现很好,也挺真情实感的,怎么还是不行么

  不过余蓓接下来的话倒是让他松了口气,“以前总感觉,你跟我在一块就是因为习惯了,分不开,而且我知道得太多,把你栓柱了。这回过来,我才感觉,你好像真的挺喜欢我的。”

  “小蓓,以前我不太会表达,让你受委屈了,真的对不起。”

  她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是表达的问题。你以前也说过不少好听话,可可我知道那其实没几句真的,那都是哄我。小楠实际上也很清楚,你不爱她,只是爱和她上床,爱看她和我上床,看她和别的女生上床。”

  “她不是也爱跟女生上床么,我算是照顾她的喜好了啊。”赵涛有点心虚地笑着说道。

  “赵涛,小楠终究是个女孩子,她不是随便对着谁都会发情的。她也只想对喜欢的人动手动脚,她看张星语,和你看到街上路过的漂亮姑娘没什么区别。”

  余蓓似乎是不忍心看杨楠的心意被隐没,叹了口气,柔声说,“她开始是随口开玩笑,后来再跟你那么说,就是因为她看出你对那两个系花已经动了心思,对她好像也有点腻了。”

  “不会吧就因为这个”赵涛皱着眉,不是很相信杨楠那大大咧咧的样子还能有这种古怪心思。

  “反正她是这么跟我说的。我觉得她不像撒谎。当然”余蓓犹豫了一下,小声说,“她还有个比较重要的理由,就是想看看你说的那个能接近几次后吸引女生爱上你的魅力是不是真的。”

  “肯定是真的啊。”赵涛放开余蓓,往屋里走去,自嘲地笑道,“不然你们这些大美女,班花系花,怎么可能看得上我对吧”

  “赵涛,我没那个意思。”余蓓小碎步跟了过去,“小楠肯定也不会这么想。不管怎么样,被吸引了的感觉总不是假的。我们就是担心。”

  “担心什么”

  余蓓坐到他身边,蹙眉凝望着他,轻声说:“杨楠跟我说,她从张星语那儿知道,一个女老师爱上你了,而且孟晓涵也终于忍不住了。赵涛,你的这个魅力,如果一直这么发挥下去,今后爱上你的女人越来越多,那可要怎么办才好”

  赵涛感觉自己又陷入到一个谎话需要一堆圆的困境中,如果说这个其实是可控的,那毫无疑问会戴上个卑鄙无耻不择手段的帽子,永远摘不下来,可如果还按原来的说法,余蓓的担心就是再正常不过,也是必须面对的严肃问题。

  “我我倒是觉得最近我的魅力没怎么再发生过作用了。我也会尽量少和其他女生打交道的,有你们我就很知足了。”赵涛寻思了半天,开口说,“我还跟星语保证了,她就是我最后一个女朋友,有你们仨,我就够了。其他的就算倒追我,我”

  他迟疑了一下,决定还是诚实一点,说:“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