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上的失眠(1/2)

加入书签

  紫轩小说正午时分,我驾著那辆破吉普终于来到了目的地,刚好赶上午饭。下_载_楼岳父前两天便已到达,本来我和岳母应该昨天傍晚过来,但昨天路上不巧下了场暴风雨,电线桿子刮倒了好几根。而我新领驾照不久,为安全起见,不得不在路途歇息一宿,好在今天立时恢復往昔的晴朗天气,故今天中午也算平安来到岳父的老家。妻子则赶今晚的末班车,明早还来得及参加落梁仪式。就这样,一家四口因种种原因居然分三拨人上路,也算有趣。

  筵席已经摆开,今天两顿照例请自家亲戚,明天早上举行仪式后,中午请村里的邻居好友大吃一顿就可以动手盖楼了。这里习俗比较多也很烦琐,不论大事小事都要大摆筵席并举行各种仪式。这次请客的原因是因为岳父的大哥要盖个小楼居住,而建房在当地是特别隆重的一件事,所以办得相当热闹。

  上首三桌都是长辈和直系本家落座,岳母没随夫姓,所以退到院落旁边坐到靠墙的桌子上,我更是和岳父一家没有任何血缘关係,也面对院落背靠墙壁紧挨岳母坐下。岳父大哥的老婆过来陪岳母一起坐,算是给岳母面子。其实我和岳母自小在城市里长大,并不看重座次这类虚名,岳母一直掛著浅浅的笑,雪白的皮肤和微微发福但绝不走形的身材和四周的妇女形成强烈对比。

  长者一声令下,筵席正式开始,看起来不少人都是海量,没过多久就一片猜拳嬉闹的吵声。我环视四周,见没人注意,悄悄把左手放到桌子下,摸索到岳母的大腿,掀开黑色裙摆,抚摸白嫩的大腿内侧。岳母微露浅笑,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大腿却暗暗用力夹紧我的手掌令我动弹不得,就如昨晚紧紧夹住我的一样。

  此刻大伯母正和岳母眉飞色舞的聊天,岳母不时发出笑声,谁也猜不到桌下我的手掌正和她的大腿展开著肉搏,最终还是我佔了上风,顺著内侧往上直抵。那隆起的是那样饱满诱人,第一次随现在的妻子云云拜见未来岳父岳母就巧遇到她半边。

  当时岳母去取柜子最上层的物件,因为太高在地面上放了个凳子,我讨好的帮忙扶住凳子,不巧就见到裙下风光。岳母那天穿了条非常窄小的三角裤,既小又紧,紧得隆起的从二指宽的内裤边凸现出来,甚至看得到两边捲曲的阴毛,令我心中荡漾了好一阵。从她的隆起程度推测,岳母性慾旺盛,不知比她大12岁的岳父能否有足够体力满足她。从那一刻起,岳母的一举手一投足总是令我联想到她饱满的,以至于当天告别她后在车里和云云时兴奋异常,云云说我超水平发挥。她当然不知道刚才我一边干她一边却将胯下的人幻想成丰满狐媚的岳母……

  我的手指隔著岳母的内裤轻轻揉搓那条细缝,才一会就感到一片潮湿,而岳母实在会演戏,不敢太过抗拒但面上一直掛著微笑。我得寸进尺把手指绕过裤边伸进缝隙内,触到一片湿滑温暖的嫩肉。就在这时专管给宾客添酒的村民过来了,手中提著一大壶散装白酒,我只好恋恋不捨的把手指抽出来,并当著岳母的面放进嘴里很夸张的咂了咂。岳母脸上终于呈现一抹潮红,但很快又消退。

  「老表远道而来,多喝点啊……」村民给我的土碗斟满酒,笑吟吟的说道。我点头称谢,就当著他的面把岳母悄悄放到桌子下整理内裤的手掌拉到我的胯间。岳母只要抗拒马上就会被人发现异样,所以她完全没有反抗,乖乖的摸著逐渐膨胀的。斟酒的人走远后,我把拉链拉开将掏出来,岳母显然吓了一跳,但我随即将西装下摆盖住她的手掌和我的。

  肉肉的手掌抚摸著勃起的,岳母对这根应该不%?br>被这根频频造访,经剧烈摩擦后喷出大量精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连上今天清晨共射了四次,每次都射在她身体内。当然前两次她的手被丝袜绑在旅社木床的扶手上,嘴里塞著内裤。而后两次她的手臂一直缠绕著我的脖子,把我的舌头吸进嘴里贪婪吮吸,直到现在都觉得舌尖有些发麻。一双雪白的美腿更是死死裹住我的后腰,特别是射精的瞬间,感觉腰部都要被她的双腿锁断了,从前半部分的被动姦淫到后面的主动迎合形成强烈对比……

  大伯母前阵子刚做了奶奶,正乐不可支的夸耀自己的孙女如何可爱如何白胖,岳母一边奉承一边套弄我的,在大伯母问到她什么时候做外婆时,岳母擼包皮的速度和力度明显加快。她一定回想起昨晚我在她内射精时,精液喷打在壁的力度以及精液的存储量实在值得我骄傲一番。我在和云云的时候就不可能那么夸张,儘管她们是母女,床上技巧却天壤之别。

  推杯换盏之间,精液再次喷发全部射在岳母温暖的手掌内,岳母相当体贴的将残留在根部的精液从顶部全部挤出来,又异常温柔的套弄了一阵,直到软化才将手抽回,用另一只手抽出纸巾擦拭乾净并藉故离去。我也小心的将垂头丧气的塞回裤子里,待岳母回来后也藉机离开,整理好后才红光满面的回到席间。

  早上6:00,闹鐘将我唤起,我起来后看到表哥也起来了,岳父哥哥姐姐的孩子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一律叫表哥表姐。按照约定,妻子过不多会就该乘夜班车到了,表哥说我不必去接,再睡会吧!我谢绝了好意,洗漱完毕后表哥陪我一起去接云云。

  班车比预定时间晚了20多分鐘,不过没关係,完全可以赶上今早的落梁仪式。把云云接回岳父的大哥家,大伙都起来了。云云一边逐个向长辈问好,一边大声抱怨。本来我和妻子、岳母是准备一起过来的,但云云所在的医院接了个重症患者,病人家属经济条件比较优越给了主治医生不少红包,所以医生让云云晚一天,因为他需要云云这样比较有经验的护士作助手完成手术。就这样,云云做完手术后才乘坐当天夜班车过来,是所有亲属中来得最晚的一个。

  所有人都附和云云的抱怨,因为她一直比较得宠,长辈都疼爱她,不停安慰,好半天才平息下来。安慰的人中我内心肯定是最虚假的,我甚至打算改天备一份厚礼谢谢那个病人,要不是他间接让云云不能和我一道走,我又怎能奇跡般享受岳母丰满性感的呢。这辈子从未在一个女人身上有过插到腿软,射到腰酸背疼的经歷,岳母绝对是第一人。

  早上9:00,仪式开始,繫著红绸带的一根圆木缓缓抬起,被八个精壮汉子抬著绕新址一周,一些我看不明白的活动过后,上梁仪式结束了。接下去又是大摆筵席,今天比昨天规模大多了,场地也设在村子里的打穀场。当然我再不敢像昨天那般放肆了,不单因为云云在我面前,也因为人太多。

  岳母也和我们坐在一起,我模仿昨天的情景把手指伸进嘴里咂了咂,发出很大的响声,云云毕竟是护士,立刻用眼睛一瞪,我一阵坏笑,偷瞟岳母。岳母用手掠了掠头髮,掩饰住那娇羞中夹杂著少许春情的潮红。

  因为仪式的原因,早饭午饭并在一起,当中饭结束时,才12点多。我让云云去睡觉她说在夜班车上睡了一晚上,虽然没睡好,但现在却不觉得困。表哥看我无所事事问我去不去钓鱼,这下可坏了,岳父本来要和亲戚打麻将的,一听到钓鱼立刻来了劲头。岳父是离休干部,生平最大爱好有二,一是钓鱼,二是看足球。而钓鱼又排在第一位,至今依然是市钓鱼协会的中坚份子。

  我本来并未打算去,但看到岳父让岳母一起去我又改变了主意。前天晚上和岳母充满激情的至今依然深深刻在脑海内,包括岳母每一个娇羞的表情,每一阵的叫声,以及每次射精时她身体的痉挛。我是那样痴迷她的,能待在身边都是一种满足。云云说她和母亲稍后就来,让我们先去。

  这是一个相当大的鱼塘,差不多有一个足球场大,鱼塘边到处长满青草倒也颇有田园风光。来到池塘边要往下走10来米斜坡才到水边,因为池塘凹在地表,像个大坑。带路的是岳父的远亲,也是一个钓鱼迷,我们调製好钓竿后开始垂钓。整个鱼塘就我们三人在钓,原因很简单,这个鱼塘是岳父的大哥承包的,而目前是产卵期,不对外人开放。

  遗憾的是,鱼塘前两天刚进行过大规模饲料投递,一点也不饿,钓鱼难度提高了不少,岳父反而兴致更高,眉毛一直上挑著,显得很兴奋。过了一会云云母子俩过来了大声和我们打招呼,我回头一看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只见岳母穿了一件黑色圆领无袖连衣裙,裙子刚遮住大腿,一对圆圆的膝盖和线条匀称的小腿露在外面,白皙小巧的秀足踏一双白色高跟拖鞋。裙子虽然并不算暴露,但裁剪合体,尤其显得腰肢纤细,臀部圆润上翘。胸前耸立著沉甸甸的,我亲手摸过这对结实的,那可是份量十足,绝无虚假。

  俩人都打著一把花伞,戴著墨镜。岳母将长髮高高束在后脑,略微捲曲的头发披在脑后说不出的风韵诱人,一身黑色装束更将肌肤映衬得雪白嫩滑。岳父让我去陪她们母子,不必陪他,我早巴不得他这么说了,起身迎上去接过她们拿来的一些水果和用具。

  我们四周探索了一下,由于地形不规则,花了些时间才找到一处有些凹陷但相对平坦的草地,离岳他们大约20米左右,倒也不算远。我把一大块浴巾铺开,将水果等物一一摆好,和她们母子一块做下来。岳母昨天可能不太好意思过于鹤立鸡群,显得有些朴素。今天却化了妆,弯弯的眉毛细心描过,睫毛似乎也涂过,一双眼睛楚楚动人,眼脸上淡淡抹了青色眼影,说不出的妖嬈嫵媚。

  肉嘟嘟的嘴唇也精心妆饰过,唇线用暗红色描边,中间涂了桃红色的亮彩唇,丰满立体,娇艷欲滴,眼角嘴角淡淡的皱纹平添几许成熟性感的风韵。才看到岳母我就开始有了反应,等岳母脱下凉鞋赤脚坐下时,裙子缩到大腿根部,露出光滑白皙的大腿。一双秀脚涂了玫瑰色指甲油,脚腕上套了根亮晶晶银色脚链,白里透红的柔嫩脚掌泛起的皱褶充满诱惑。此刻,我的终于坚硬如铁,好在大家都是坐著避免了不该出现的尷尬。

  云云昨天坐了一晚上夜班车,其实并未休息好,虽然打著阳伞,但被正午的热气一熏就熬不住了。我劝她还是回去睡个午觉,云云略一迟疑就答应了。起身的一刻岳母似乎有些踌躇,就在她丰满屁股即将离地的时候,我突然伸手在她腰间一按,将她按回在草地上。

  云云和岳父打了个招呼,和我们招招手回去了。她的身影才一消失我们这边气氛立刻就有了异样,岳母用眼角瞟瞟我,脸扭在一边始终不敢和我目光相遇。我早就忍不住那火一般的慾望,把她的秀脚拉到胯间摩擦下体。这个举动让岳母吓得花容失色,张大嘴半天才缓过劲来,伸手指指岳父那边,把小脚挣脱我的魔掌。

  我把她们母女带来的阳伞撑开并排摆放在我们前面,特意抵下头检查了一下,从这里可以勉强透视到岳父他们的身影,但从那边绝对看不清楚这边的状况。本来并未有更大胆更疯狂的举动,但我突然发现我和岳母身处的位置很有意思。岳父他们基本背对我们,朝我们这个方向的道路离几十米就拐个弯转到其他地方了,也就是说我们背后几乎不会有人出现。

  我需要注意的仅仅是岳父他们的动静和右前方是否有人会过来,这个发现令我激动不已。我搂住岳母的娇躯一倒就趴在她上面,抬头一看,阳伞面积虽小,但并排放著无疑形成一道安全屏障。岳母自然是吓得浑身颤抖,我凑到她耳边小声安慰她,绝对不会被发现。

  岳母扭头看看两把阳伞,心情稍平息些,但很快眉头就浮现大片大片愁云。我猜想她一定觉得在岳父面前被女婿轻薄实在太耻辱吧!我确信一旦发现风吹草动只需翻身把岳母的裙摆拉下来盖住春色,就可以有足够时间掩饰过去。当下更是从容,手伸进岳母裙子内抓住内裤就往下扯,岳母反抗著,但碍于不敢动作幅度太大发出响声,被我轻易将内裤褪去。

  岳母小声哀求,我威胁说她再乱动就把刚脱下的内裤戴在头上去和岳父一起钓鱼。岳母脸都吓白了,反抗立刻减弱到可以忽略不计。我不敢脱岳母的裙子,只是将裙摆翻到腹部上,用膝盖分开她的大腿。也不敢弯腰去吻她的,因为要随时观察前方的状况。就这样我紧紧趴在岳母身上,艰难的用一只手去摸她的。

  在这种情况下指望岳母的壁能迅速分泌润滑剂是徒劳的,因为岳母处于极度紧张中,浑身僵硬,两手死死抓住旁边的毛巾被,比第一次被我强暴还要紧张。我不得不放弃对她性器的爱抚,将暴露的强行插进闭合的内。疼痛令岳母张大嘴控制住叫唤,虽然她的有些鬆弛,但乾涩的骤然被我粗大的挤进去还是相当难受的。

  我缓缓摇动屁股,在岳母身体上做著活塞运动,岳母一脸酸苦相泪水从眼眶涌出,或许耻辱大过痛楚吧。缓慢进行了几十下后,里面越来越热,水份也越来越多。随著我的加快,岳母反而放鬆下来,不住在我耳边低语,被发现怎么办?而我也同样用只有我们俩人能听清的耳语一遍又一遍安慰她,事情真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那我娶她并带她远离我们熟悉的城市。

  这些话虽然比较虚假,却取到安慰岳母的作用,我插得越来越用力,更加深入到她体内。岳母终于在我耳边轻声呻吟,双手又开始不由自主搂抱住我的脖子,双腿再次抬起缠在我的腰际极力配合我的。我一边用力撞击她的下体,一边感叹,幂幂之中似乎一切都是天意……

  前天晚上我们同处一室,当我将熟睡的岳母双手绑在床上,并堵住她的口腔时,同样是把肿胀的强行刺入她的。同样是开始乾涩后来逐渐滋润,岳母的鼻音也是从啼哭转为呻吟,最后一刻射精时更是令我如痴如醉,她虽然摇头抗拒,壁却紧紧夹著我的,子宫颈展开吸住,让我射得畅快淋漓。

  我边亲吻岳母边警惕的透过阳伞察看岳父的动静,在这种紧张气氛中,反而耐力特别持久。事实上,前天晚上刚开始几分鐘就差点射了,岳母的具有无穷的吸引力,虽然不如少女紧凑狭窄,却很有韧性。细如我的手指,粗若我的,插进总能被壁的嫩肉包裹得严严实实,过程中还能感受到那堆嫩肉在有节奏的蠕动,就像按摩一样。

  岳母的呻吟越来越媚惑,贴在我耳边的叫声从耳膜直入心肺,激励我更加卖力的在她身上奔驰。我一直不敢把身体弓起来,始终紧紧贴在她身上,岳母的身体微微发福,小腹自然比不上少女般平坦,但薄薄脂肪覆盖的小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