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 / 10)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为何你不气愤,你不杀他泄愤?!”娜雅指着陈老爷质问着曲老。

“就算让他偿命,对我孩儿半点好处都没有我只想知道,为何你独独选中了陌横?”

娜雅诡异的笑了笑,那捂住半边面部的手,正从指缝中涌出血来

“因为我恨你们曲家的人。再就是,那小孩和蛐蛐小时候太像了,我想这真是上天助我,让我找到这么好个续放符咒之人”

僧人无奈的叹道:“你又可曾知道,蛐蛐正是曲家的人,是雪蝶的儿子。”

娜雅瞬间呆住了,怔在那,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怎么,救了仇人的孩子很后悔吗?殳言心念,只觉自己对那老太婆师傅了解太少了

“好!好!”娜雅的笑声出人意料的越发猖狂,却也越发空洞,“那我可算是箭双雕了!看来真是天助我也!你们曲家,从此再无男丁,以后也再不会有曲府的人了!”

“你为何如此恨我们曲府?!”曲百纳再也忍不住,插口问道。

“哼你问他!”娜雅瞪着僧人。

僧人却低头颂起经来。

“出家了,就可以什么都不必理会了吗,就可以忘掉以前的事情吗?”娜雅愤愤地说道,“你不说,那我便告诉他们”娜雅向前走了两步,“若不是当时他带着长生药去救曲府的少奶奶,就不会耽误了蟒,害他枉死”

僧人什么都没有说,低声颂着经

“既然蟒已经死了,为何你回来还要给他吃那长生药!?”娜雅走到僧人面前,靠近了,逼问着

僧人缓缓睁开双目,道:“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样救不了他”

什么!死了,便不能吃那长生药吗殳言和蝗同时怔住了隐隐的,殳言那握住赤刀的手抖了起来

“你真是想救蟒?你是想救那女人!”娜雅掌扇向僧人,看着血丝从他的嘴角游了出来

“不是。”僧人冷言道,没有再多的话语

“你用蟒试药!”

“没有。”

娜雅仰天大笑对着众人哭道:“你们知道吗,死人若是吃了那长生之药,非但不能起死回生,更会变成行尸走肉蟒虽然做了十年的虫偶,却仍与六岁的孩童无异,但死后的他居然差点要了这和尚的命,更差点杀了我我是他亲姐姐啊到头来,不仅要亲眼看着他死,还要在他死后,再亲手杀了他他才六岁,他才六岁”

言语见,娜雅揪住了僧人的衣领,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滑落,那颗赤裸在外的眼珠居然也流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