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 / 1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他还有很多事要去做,只是身边再没有了秦桧,心中总有yi角是空的。岳飞无愧于天地,可独独愧欠了这个人。

岳云默默地坐在父帅的下首,不发yi言。

又过了yi年,岳飞的大军攻破了完颜亮的燕京城,金灭。

同年,钦宗赵桓还都汴京。

时光如白马过驹,十年后,岳飞的大军征服了草原。

西夏随后臣服。

兵戈终止。

岳飞受封鄂王。

岳云此时已过而立之年,以不敢与父同尊为由坚辞了赵桓的封王,最后得封继忠侯。

封侯后的第二年,岳云多年军旅留下的旧伤复发,请辞归乡。钦宗准,岳云却去往了临安。路过建康府时,岳云又去了朱雀桥下的夜食摊,吃了碗当年他与秦桧yi起吃的桂花元宵,老板还是当年的那个老板,只是再也吃不出当年那种甜到心里的味道。

临安的秦相府仍在,只是已是yi座空宅。

岳云走进这座府宅,正是四月,这里却是哀草枯杨,蜘蛛儿结满了雕梁。岳云径直走进了书院小院,那棵梨树竟还在,开了yi树的繁花,紫藤廊下的躺椅也在,只是爬满了紫藤。岳云走到树下,伸手摸摸梨树,就像多年不见的老友yi般。

岳云坐在了紫藤的躺椅上,对梨树喃喃道:“你主人说过的话,从来没有做到过。不过我还愿意再信他最后yi次,他许了我来生,我去寻他,他应该会在哪里等着我。会之,你不可以再骗我。”

今生错过的人,来生他不想再错过,正因为那人yi句“许君来生”,他才能对死亡抱着莫名的期待。几朵梨花落在了岳云的发间,岳云似是睡去,yi生便已过去。

岳飞赶到小院时,院外已经跪满了岳云的下属,岳飞看见长子睡在紫藤廊下的躺椅上,“云儿?”岳飞走上前,轻轻唤了yi声。

岳云睡着不醒,

岳飞摸摸岳云的身上,yi片冰凉,他的长子已经逝去多时了。他看到了岳云怀中的那块深蓝布块,拿出来yi看,里面包着yi块虎形的玉佩,还有“许君来生”这四个字,这笔迹岳飞太熟悉,竟是秦桧的。岳飞这时才了然,岳云这些年的沉寂寡欢是为了什么。

“我是真的很喜欢他,”那年鄂州军营外的秦桧说过这样的话。

许君来生,岳飞呆立于岳云的身边,看着长子安祥的睡着,看着风过时,梨花如雪yi般的飘落。岳飞突然想起,多年以前他看过秦桧坐在这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