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丸平放手中,想起她昨夜所说的话不由得毛骨悚然。

“你敢!”他阴郁地瞪着那黄玉药瓶。“你敢为了这种芝麻绿豆的无稽小事死在我面前,你试试看!”

羽仙趁快昏倒之时吞了那颗药丸。

“不!”银浩书悲痛的咆哮。

张顾萍痴痴地傻笑着,眼中充满疯狂的恐怖神情。“你的宝贝未婚妻服毒自杀了,这种女人有什么好?让我安慰你吧!”

银浩书不耐地掌推开她,并且用身体护着虚软的羽仙怒道:“告诉我,你究竟吞了什么毒物?我不会让你死在我面前,永远别想!我定会救活你,等我救回你这条小命,我要揍得你坐不下去,丢掉你全身瓶瓶罐罐的毒药。”

羽仙咯咯地笑出声来,看着他狂吼地检视着自己,羽仙实在不好意思告诉他她吞的只不过是寻常心悸所服的药。

“你吃了什么鬼东西?”他绝望地吼她,觉得心脏都快要停止律动了。

羽仙掬起黄玉药瓶递给他,只是微笑不说句话。

银浩书惊疑地接过那瓶“毒药”嗅了嗅,惊喜地看着怀中的羽仙道:“你没有服毒?”

羽仙打趣地笑道:“怎么,你很希望我死?那我再”

“不许你说!”他紧紧地搂住她,失而复得的喜悦实在太过美好。

羽仙闭上眼享受被爱的喜悦,当她睁眼“”

张顾萍手持匕首,正要往银浩书背上刺下,羽仙本能地推开她,使得正对浩书心脏致命部位的匕首刺入了羽仙的右肩,张顾萍抽回匕首,瞬间鲜血涌流了羽仙全身。

张敬和张顾胜出现在门外,震惊地看着她。

“畜生!你做了这么多还不够吗?”张敬沉痛地大喊道。

此时他们已确定张顾萍确是疯了没错,她手握着染着羽仙鲜血的匕首狂笑着。令人惊讶地,她将匕首送入自己胸中,结束了她短暂的生,众人都被震呆在原地。

“浩书,以这血流的速度来看你若再不替我止血我就要死在你怀里了!”羽仙忍着痛,对抱着她颤抖的银浩书说道。

银浩书惊醒过来,用最快速度替羽仙包扎止血,边仍不住地喃喃说道:“别想!有我在你辈子都别想,我绝对不会让你死,不准你死”

羽仙笑了,在昏迷前最后个念头居然是

原来银浩书和小电电几乎样唠叨啊!

羽仙不满地瞪着正喂她吃饭的银浩书,心想

如果现在有人想知道无是处的人有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