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句却全部都是罪臣张嗣修,写的阵烦躁敬修总是说,大哥,不要浪费体力,不妨学我,睡大觉。

我想了下,敬修,为什么我们俩要这样执着的活着?死了岂不是更好?要不今晚我俩起跳了湖或者上吊,怎么样?

敬修哼哼两声,大哥,我宁可饿死我也不要自绝。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是畏罪自尽。说完这句话,他又笑了下,其实,大哥,我怕死。

我也笑了下,我也是。

我觉得我快要死了。每天被敬修抓着起来喝水,吃了些不知所谓的花花草草,敬修说,吃死了就死了,总比肚子空着强。敬修沾沾自喜的说,现在大夏天的,有的是草,饿不死我们的。要是冬天就惨了。

吃草我还真成畜牲了。

林峰说,他们想救个人出去,可是必须得死个人,因为仵作那关不好过。

他们,他们是谁?

他们啊他们是你的朋友。

能确保救个人出去?

不敢,但是我们尽量。反正,试试才知道,何况,何况借张大人的提拔,在下小有权力。

我和敬修,总要死个人罢。我的妻,我的儿都没了,我的理想我的抱负也都没了,这个世间,敬修却全无体验。若是我能死了而保存下张家条血脉,也算我对得起爹爹。忽然想起来年初去朝鲜事,那晚侍奉的女子也不难看,若是我不那么矜持,说不定我张家还在朝鲜开枝散叶了

又想起来小苏。这次救人有她的份没有?她总是不经意的怜悯的眼神看着我,想起来她曾经劝我们隐入山林,莫非她是先知者?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可是人生若再来次,我依旧会这般的过。

跟敬修大概讲解了下我们要逃脱个人。我轻松的说,敬修,若你成功出的去,记得莫要再提张家。不管荣辱,不论是非,你应过自己的生活。

我说,敬修,你出去吧,不想让你看到哥哥的尸体,定很丑,记得我死了之后等仵作验完,你假扮我的尸体。有人自然会接应你。

我把早就写好的遗言放在桌子上,说,敬修,出去吧。

敬修突然过来,抓住我的胳膊,脑袋上轰的下,便失去了意识。倒下前模糊的听到敬修说,大哥,让我第次也是最后次为张家做点事情吧。

再次醒来,好像做了个梦,梦中发生的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我这不好端端的躺在床上么,窗外鸟语花香,只是,我的手和脸都是那么的瘦,我的身子也是那么的无力。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