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番外年光正似花梢露(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我家是奉元城内有名的手艺人家,自高祖起就以玉雕手艺为业,曾祖父更是继承家业,渐渐闯出名堂来。|每两个看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注册过的账号。到了祖父这一代,我家开始“则良子业儒”。祖父致仕不久,因病早逝,留下祖母和阿爹相依为命。好在长房的阿翁阿婆善待祖母,这才有了阿爹后来的生活。

而今,阿爹官至宰相,人人都要拱手称他一声“虞相公”。

除了我阿爹外,家里还有五伯和九叔也在朝中为官,于六部任职。大伯在奉元城经营玉石铺子,从他手里出去的玉石,件件都能卖得高价。还有一位十二叔,常年住在宿州,听阿娘说,如今已经成了轻车都尉。

至于我,是这个清贵家中的幺女。

阿爹治家极严,听说是因为好多年前,家里曾出过事,当时出事的二伯已经过世了,后来出事的十二叔又被流放到宿州,拼搏了好多年,才从一个千户拼到了轻车都尉。也因此,阿翁将治家的权力都交给了阿爹。

阿爹说治国先治家,修身齐家才能治国平天下。

我家行的是男女通排的排行方法,几房表兄弟姊妹,到我,已经排了十九。头上一十八位兄长阿姊,无论男女,当初都被阿爹管得服服帖帖的。却唯独我是个例外。

我是阿爹阿娘至今唯一的女儿。

听哥哥们说,我出生时,圣上御驾亲征,下诏命阿爹入宫辅佐太子监国,以至于阿爹没能赶回来陪着阿娘生产。等到我出生的时候,又因为是听雨院里唯一的女娃,阿爹阿娘便格外的疼爱。

我觉得哥哥们这是嫉妒!

因为我要学的东西一点都不比哥哥们少!

阿娘的义父,我的姥爷从大都来奉元城探望我们,得知阿娘成天要我学这学那,捋着山羊胡子说阿娘这是拿我当儿子养。

我不懂阿娘为什么要我学这么多东西。

其他几房的姐妹们从来不需要学那么多,她们只要琴棋书画精通,熟读女训女诫便行,至多再学学怎么打算盘,怎么看账本,好为了日后嫁为人妇的时候能早些掌家。

可阿娘让我学的,却是和哥哥们差不多的四书五经,甚至还有阿娘调配胭脂水粉的本事,甚至是最简单的医术。

那日,我贪玩,误了答应阿娘学制香的时辰,阿娘头一回沉下脸来,转身关上门,再不愿同我说话。

我在门外哭,可怎么哭,阿娘都不愿意开门。

谈舅舅和舅母隔着门劝了好久,也不见阿娘开门。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