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凌云堡(1 / 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凌云堡的人都知道,他们少堡主养了一个小姑娘在身边,除了睡觉洗澡,从不离身。

连堡主看不下去,跟连夫人拧眉毛,“一个大男人成天让个小姑娘跟着像什么事?”

连夫人在一堆布料里挑挑拣拣,闻言道:“那你跟你儿子说去。”

“我说了那要能顶用呢……”连堡主嘀咕一句,抬头就看见连祈提着剑从练武场回来,没见着他身后那个下尾巴,还有些讶异,“舞儿呢?”

连祈看了他爹一眼,淡淡道:“您不是不让舞儿跟着我么?”

“我什么时候说了!”连堡主一拍桌子,有些挂不住脸,“咳,你成天使唤人端茶递水的,小姑娘也该学学小姑娘家的事。”

连祈擦拭着剑刃,勾了勾唇,道:“我让舞儿去孟师父那里跟着读书了。”

连堡主抹了把没胡子的下巴,满意地点头,“这才是个事!”

连家夫妇怜舞儿身世,也没拿她当下人,一应吃穿都与连祈相等,是以堡中人都称呼她一声“舞儿小姐”。

舞儿这些年虽在山里长大,也知道报恩的道理,凌云堡诸人对她的好,她都记着,也不恃宠而骄,一直以丫鬟的身份自居。

连家夫妇都是闯荡江湖的人,也不拘这些表面称呼,还是将她当半个女儿养。

连祈年少心性,逗着舞儿唤他“爷”,他往东她不能往西。舞儿老实照做,连祈却由此上了瘾,不愿再改变这种相处模式。每每听舞儿说“爷怎么怎么样”,就油然而生一股满足感。

堡里的老师父们偷偷笑他,毛都没长齐就让人喊爷。

连祈浑不在意,兀自开心。

春日的日光恰到好处,连祈跟个老头子一样,在摇椅上一摇一摇地晒太阳,时不时使唤一下旁边埋头练字的舞儿,美其名曰让她活动筋骨。

“舞儿。”

舞儿一听他叫,就放下笔,拎起茶壶给他添茶。

连祈等她倒完了,才说:“我没说要茶。”

“那爷要什么?”

连祈听完这句就熨帖了,伸手道:“字拿来瞧瞧。”

舞儿犹豫了一下,将写的那一沓递到他手里。

连祈瞧着上面四分五裂的“连礻斤”,心情还特别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叫连斤。”连祈起身,到石桌前蘸了蘸笔,便教便调侃她,“离这么远你是打算把自己塞进来么。”

舞儿看着他工整有力的字迹,有丝羡慕,扒着桌沿道:“爷,再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