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 / 13)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眼睛始终不离桌上的报纸。

诡谲的气氛在场的老客人都感觉到了,想看又不太敢看的偷偷觑着不知下秒会发生什么事的两人。

出乎他们意外,朗月没有发作,她转身就走,第二次拿来孙学点的中冰奶时,也是东西放下就走。

十分钟后,孙学食用完毕,连瞧都未瞧里头的朗月眼,起身离开。

终于走了!朗曦与吴阿姨不知该松口气,还是愤怒这男人的没心没肺!

老间,请给我新客人看着墙上的道:九层塔软蛋卷热狗冰红茶,各份。共多少钱?好半天仍不见朗月出声。老板,多少钱?

旁忙碌的朗曦忙推了推恍神中的朗月,姊,算帐。

你帮我结。朗月将围裙脱下,我等等回来。

姊?朗曦诧异的看着姊姊奔出早餐店,往居住的社区大楼而去。

她去追他了?吴阿姨转过头来问着已知答案的问题。

八成是。朗曦苦笑了下。真是学不乖。

就是啊!吴阿姨叹了口气。

到底要把自己伤成什么样的地步,才会懂得死心呢?

追出去的朗月已经看不见孙学的身影了。

回家的路只有条,迈阔的腿儿由快步走逐渐转为小跑步,直追到了家里,仍未遇着他。

跑得这么快!朗月喘了口气,未多作考虑,直接来到栋,搭乘电梯前往他居住的楼层。

纤指死命按住电铃,音乐声连外头都听得清二楚,没理由他听不见,却迟迟未见他来应门。

孙学!她恼怒的用力拍门踹门,开门!我是朗月,你给我出来,把话说清楚!

她怒喊着,里头的人像铁了心不理她似的,任凭她怎么辄就是不肯出来见她面,倒是对门的小慕被她吵醒了。

顶着头乱发,脂粉末施的她意外的年轻,狠狠的拉开大门,狠狠的对着朗月咆晖,吵死了,现在几点啊?假日耶!不能让我多睡会儿喔?

对不起,我有事找孙学。

找他不会按门铃就好吗?吼什么吼啊,存心把整栋的人都叫起来吗?

我按了,但没人应。

没人应就是不在家啊!

他在!朗月肯定的点头。我看到他回来了。

在家却不应就是不想理你嘛!因吵架而整个人清醒的小慕环胸走出,眼底有着看戏之意,小俩口吵架了?

吵架?若真是吵架说不定还有得救,他们之间比冷战还要糟糕,她可以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