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女书商第70部分阅读(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高乐不

黄杏娘笑道:“说不得,咱们挣命罢了。只是你娶了媳妇。今后凡事都有人帮忙,我却是打走了女儿。今后少一个帮手,比起来我比你更凄惨呢!”

说地黄夫人也笑了。忙道:“一家子骨肉,还分什么嫁呀娶呀,这婆家跟娘家只隔了一道墙,爱去哪儿便去哪儿,我绝不拦地,不信你看忆茗,他们小两口单守在一处过,我不也没说什么不是?”

说地忆茗红了脸,羞道:“妈若是这么说,我们明天就家来住吧。”

黄夫人笑道:“别,你们小夫妻正是难舍难分,我怎么能当碍事的恶婆婆?”

李才家地在旁凑趣道:“一年半载生下个胖小子,小两口就不得不回来求婆婆照顾啦!”说的忆茗越羞地抬不起头。

这边乡下的小孩子早凑成一堆商议着要去闹洞房,又有自告奋勇躲在床底下偷听的,绣元在旁边听见了,慌忙来找豆丁,两个人生怕小姐吃亏,一左一右把住洞房门口,前面又派了观棋把守,恰如门神一般,一个小孩子也没放进去。

若茗进门后独自坐在喜幛中,又羞又喜,只垂了眼帘瞧着地面,大气儿也不敢出一声。向晚时才听见端卿脚步虚浮地踏了进来,早有喜娘递上秤杆,若茗从障面底下瞧见秤杆的尾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却半天不见动静。正在疑惑,忽听端卿道:“叶端卿何德何能,今生得与妹妹相伴,老天待我何等之厚!”

若茗只觉鼻子一酸,忍不住便要落泪,想起正是好日子,忙又忍住,忽觉眼前一亮,盖头已经掀起,珍珠障面摇摆的缝隙中,早已瞧见端卿熟悉、亲切的面容。

端卿乍见美人,恍惚如在里,况又多喝了几杯酒,眼花地难忍,忙揉了揉眼,仔细一看,可不是心心念念想着的那个人吗?如今她一张俏脸笼在红烛光晕里,神情亦喜亦悲,越令人心旌动荡,难以割舍。端卿情不自禁,脱口说道:“今日得与妹妹成亲,叶端卿心满意足,今后定当一心一意对待妹妹,此生绝不相负!”

若茗含泪带笑答道:“此生绝不相负。”

喜娘见他们说情话,忙忙退下,只剩下豆丁与绣元两个守门的一句句听地真真切切,无不捂着嘴偷笑。又听见里头端卿的声音道:“今朝花正好月正圆,如此良辰美景,怎能辜负?”跟着是倒酒地声音,豆丁大着胆子偷眼一看,两人交叠了右臂,正在喝交杯酒,端卿含情脉脉的目光看地豆丁也觉脸上一热,忙低声招呼绣元:“快看,姑爷跟小姐喝交杯酒呢!”

两人正偷瞧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