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缘第38部分阅读(1 / 8)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的这个人,几乎和我一样明白这个道理,知道再不能等待下去,她等不起。”

第八十一回流刃如火下

二人静静对视,一阵微风自她们之间掠过,拂带着二人的衣袖展开咧咧做响,许盈容神情一定,朝班兮款款而来,走到和她只有一步之遥的位置停住脚步,她眼睛中印衬着晚霞的五彩光芒,看起来却不觉温暖,反而冷峻之极:“到了现在,结局已经注定,不论赵合德的意志怎样,愿意于否,都不会改变大局。你,也一样。”

班兮沉默不语,她静了片刻,又道:“今日太后已经安排了许多事情,给我下的就是这道命令,不要说我不顾及姐妹情谊,你有今日也是多亏我当时愿意帮你,正如我有今日,也多亏你后来助我。”

“原来你还记得这些。”班兮淡淡一笑。

“怎么会不记得呢?当初若不是我推了你一把,选女之中你又如何能轻易出类拔萃?从前侍寝之时,若不是你向陛下举荐我,我又怎么可能怀上这个孩子。”许盈容徐徐道来,脸上却没一半丝笑容。“正因为记得,我才要让你明白知道,说到计谋筹划,我绝不是你的对手,便连赵合德柳息儿,我也不能比较,可是,与你们不同的,是我有家世背景。自打我入宫起,就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我不要争宠夺爱也不争品阶高低,我要的,只是一个孩子而已,有了孩子,自然就有人能为我谋划,得到你们永远得不到的东西。对如今的汉室而言,美貌贤德都不重要,只有子嗣才是最要紧的。”

班兮道:“难怪你一味躲避。不但一力推荐我,连盼儿,也是你煸动的吧,”许盈容道:“她若是没有贪念,我再怎么煸也只是枉然。不是吗?”二人正说着话,便听院外脚步声响起,不多时,便走进四个太监,他们中地两人将手中的一张小榻放在地上,又自另一人手中的托盘里拿出一盅酒来放在榻上。

班兮木然注视一切,即不说话也不抬头,许盈容在一旁道:“这是太后的命令。恕我无能为力,”班兮这才注视她,道:“若是我不喝呢?”许盈容嘴角一阵抽搐,朝她身后四个太监瞟了一眼。

面对此情此景,班兮倒不由得笑了:“真叫人意想不到呀,清高的许盈容还有这样地手段,怕是合德再世,也只有苦笑而已。”

许盈容紧紧咬牙,还是忍不住说道:“那么你呢?你以为你除了苦笑,还能有什么别的作为?”

班兮还没说话。却听得院外忽然脚步声大作,转眼之间,已经有数个侍卫冲进院落,在小院里站做两排。许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