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间+番外_第22章(1 / 2)

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

”可能是误会我在嘲笑他,陈启愤怒地用锅铲打我的头。于是,为了保护我自己的脑袋不与锅铲作第一次亲密接触,作为他近身格斗的老师,我只好夺走他的锅铲,然后,顺便将将锅里的做垂死挣扎状地肉片从锅中捞出、装盘。

再然后,拿下围裙白衣黑裤的陈启站在饭厅,双手叉腰,笑眯眯地看着桌上的食物,感慨万分,“虽然卖相难看,但它至少还是能吃的嘛,对吧,吴晳?!”

自大加一点是个臭,我很想教给他这个道理,但是看到明显带着你敢说不好我就扁你喔的眼神,我只好用沉默表示我的不屑,于是,我摇头,我叹息,我偶尔对着天花板翻个白眼。

对此,陈启视而不见,继续自我表扬自我肯定自我爱慕。

最后,因为无人喝彩,陈启开始百无聊赖地玩psp。

最近这他迷上《寂静岭》,却一定要在我陪着的时候才肯玩,理由很可笑:嗯,一个人玩,我害怕。

下午三点十四分,迟到了三个小时又四十四分钟的客人,终于来了。

甚至,还带了礼物——三个几乎武装到牙齿的男人,三个又称为打手的男人。

于是,我开始有点郁闷,因为,以我十年保镖的经验来判断,陈泰肯定不是来吃饭的,他们的主要目的,应该是打架,或者斗殴。

而陈启,我这个一点眼色都没有的雇主,似乎完全没有看见那几支指着他脑袋的枪,亲亲热热忙前忙后的招呼陈泰入坐。

于是,陈泰开始用一种看野生大熊猫的眼神看着陈启。

于是,我知道,该是我上的时候了。

但是,我不想上。

因为,我害怕,即怕疼,又怕死。

可是,不上又不行,我是一个保镖,保镖的职业道德就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牺牲我一个,幸福你全家。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挺身而出,挡在了陈启的面前。

然后,我拉开了我的衣服,请他们欣赏我绝对不发达的胸肌。

再然后,他们都看呆了,好像我胸肌上长出朵喇叭花。

可是,我胸肌上能长出喇叭花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

他们看到的,只是,被陈启强行绑在我身上的c4炸药。

不多不少,二公斤而已,刚好能炸掉一层楼的份量。

于是,陈泰翻脸如翻书,上一秒还你死我活呢,下一秒就变成春风送暖了。而他身后的三个人,甚至不用招

↑返回顶部↑

目录